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3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政治学家莫瑞谈美国(2):民众愤怒与社会分层变化


2016年的选举结果显示出一个分裂的美国。调查显示,白人选票58%投给了唐纳德·川普,只有37%投给希拉里·克林顿。88%的黑人支持克林顿,川普只得到8%。妇女选票54%给了克林顿,42%给了川普。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查尔斯·莫瑞是研究社会变迁的权威。他在2012年出版的著作《分崩离析》中,探讨了美国社会在全球化大环境下出现的深刻的变化。美国之音记者在选举前对莫瑞博士进行了深入的专访。这个专访分七个部分播出。

问:我其实遇到过不少这样的男子,尤其是在我参与社区工作的时候。这种变化如何才能转变为政治力量,特别对2016年的选举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我们发现欧洲的情况也一样。我们看到了英国脱欧。川普在美国坐大。你是怎样看待这些变化的?如果你是失业男子,你是否就应该倒霉?政府是否应该提供更多的帮助?更多的政府介入,更多的社会福利?

答:我认为2016年美国政治产生的效应并不主要源于复杂的政策议题,而是民众感觉管理这个国家的精英们瞧不起他们。他们不尊重我。他们认为我蠢。他们不在乎我。他们自己却在发大财,住豪宅,买豪车。我对此感到愤怒。我的工钱过去三十年中没有提升,他们的工资却扶摇直上。我对此愤怒,发疯。他们还让很多低技能的移民进入这个国家,抢我们的饭碗,要价却不高。我对此也感到愤怒。所以我认为,对上层社会现在存在着强烈的愤恨,这助长了川普的崛起。如果不是川普本人,也会有其他人崛起。但川普在很多方面并非这股运动的最佳领袖,因为他与愤怒的工薪阶层毫无共通之处。但我认为这些人愿意接受任何武器,接纳任何愿意与他们站在一起、并为他们的失望、怨恨和不满而摇旗呐喊的人。

问:我记得戴维.布鲁克斯在《天堂里的布波族》一书中罗列了许多男人。这些人很富有,但不属于布波族。第一个就是唐纳德.川普。川普是如何给这些人带来希望的?

答:按照戴维.布鲁克斯的定义,川普不属于布波族。也就是说,川普并不在意布波族很在乎的想法。川普对教育并不感兴趣,不喜欢谈论思想,也不喜欢阅读。新的上流阶层很多人一般都十分喜欢的东西,川普都不感兴趣。对新的上流阶层而言,川普的很多习性过于粗俗。川普家里的家具过于奢华,镀金过多,吊灯过大。他的座机涂有川普的名字,而你如果属于新的上流阶层,又拥有私人飞机,你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印在飞机上。对上流阶层而言,唐纳德.川普是个外人;对工薪阶层而言,川普同样是外人。

问:我今年到25、26个州进行了采访,试图弄清美国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我在华尔街采访了一些现在是银行家的从前的政客。他们对工人阶层的苦难无动于衷,这让我很吃惊。

问:这些人现在年入数百万美元。我对他们说,你开始是个政客,现却在华尔街发财。你是否认为选民的愤怒正是对你而发?他们说,这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无法改变。你对此怎么看?

答:一个人如果从前是政客,然后转到华尔街发财,又认为这很正常,那他就是对那些终日劳作、挣钱又不多的普通民众公开表达一种轻蔑。他在说,对你们这类人而言,有一套规则;对我这样的人而言,还有另一套规则,让我们发财。我的发财手段,不是提供一种民众愿意购买的服务,而是疏通政治脉络,通过高端的金融手段发财,普通美国人是不明白这其中的运作的。我能理解美国的工薪阶层为什么厌恶政客向商人的转化,厌恶这些人的谈吐。这是非常自然的反应。尽管我不认识,可就是瞧不起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中共若有20大,你估计20大后谁是中国最高领导人?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