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0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政治学家莫瑞谈美国(5):社会生活与宗教


2016年的选举结果显示出一个分裂的美国。调查显示,白人选票58%投给了唐纳德·川普,只有37%投给希拉里·克林顿。88%的黑人支持克林顿,川普只得到8%。妇女选票54%给了克林顿,42%给了川普。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查尔斯·莫瑞是研究社会变迁的权威。他在2012年出版的著作《分崩离析》中,探讨了美国社会在全球化大环境下出现的深刻的变化。美国之音记者在选举前对莫瑞博士进行了深入的专访。这个专访分七个部分播出。

问:说起这些,我记得很多年前阅读你的大作《节节败退》。如果我没记错,你在书中指责福利体制、福利社会损害了少数族裔和贫困社区的利益,特别是非洲裔美国社区的利益。这么多年过来了,这些人即使数量没有增加,也还是支持民主党。你为什么这样认为?

答:共和党人从来没有发出他们能够发出的明确的令人信服的信息。应该发出强有力的信息,即你最需要的,是有更多的能力去管理自己的生活。民主党给你的,是阻止你采取措施,改善你和孩子的生活。他们提出了有效的说法。你能想起有任何一位共和党人传递了这样有效的信息吗?位居高层的共和党人,几乎没有任何人传递了这样有效的信息。

问:我采访过很多共和党领袖。他们的利益都与上层社会相连,与下层社会无关。我认为,如果审视他们的所作所为,当选的方式,你会自然想到他们不太在乎那些社区。你谈到过美国公民生活的丧失,我觉得那应该开始于60年代。我当时在中国,很年轻。如果你去观察一下1930年代与1940年代,看看那时候的非洲裔美国人的社区,你就能发现公民生活非常活跃,而且在上升。但是如果看看1965年之后实行的社会政策和那以后的社区,就能发现公民生活大幅度下降。数年前我倒南卡罗莱纳的贫穷社区去过一趟,发现那里完全没有公民生活。甚至连教堂也没有。我非常吃惊。你认为美国社区的公民生活为什么会如此滑坡?

答:这与婚姻肯定有关。当一个社区的主体不再是有孩子的已婚夫妇时,公民生活就会消失,或者至少变弱。回想一下,人们为了孩子未来能生活在一个好的环境之中,会采取所有措施改善所在的社区。这些活动还取决于婚姻,特别是对男子而言。因为有孩子的已婚男人,会执教棒球队,会出席家长会。夫人们可会驱使他们出席家长会,他们也会去。这些男人参加教会活动,参加当地的公民俱乐部。单亲父亲、未婚父亲,就不会这样做。家庭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部分是由于福利体系,低收入妇女就可以不靠男人养孩子。这是很大的变化。这个时候又出现了性革命,诞生了避孕药。性生活比过去空前活跃。性革命意味着,如果你是男人,你用不着结婚就可以享受性爱。一场完美风暴随之降临。你既有福利体系,又有性革命,两者结合就让婚姻对男人的吸引力极大降低,在某种程度上对女性的吸引力也有所降低,因为女性不再那么需要依靠男人了。所以说,婚姻一旦减少,公民文化肯定四分五裂。

问:宗教。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90%说他们信教。现在不到70%。我不能说这是一种滑坡,但是宗教活动却有下降。这与公民活动的减少有什么关联?

答:宗教参与的下降对公民文化会带来很大的依赖性的影响,因为社会学家们说,社会资本很多来自宗教。罗伯特.帕特南撰写的名著《独自打保龄球》估算,慈善活动几乎一半具有宗教的性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宗教活动下降是社会资本减少的原因。宗教活动为什么下降呢? 部分原因是文化因素,但也与家庭结构的改变有关。宗教活动很多是为了给孩子做个榜样。即使父母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虔诚,他们还是会参加教会,礼拜天都会去教堂。父母去教堂,孩子就会上主日学。父母觉得主日学道德观念很强,对孩子有好处。话又说回来,这还是和婚姻有关,已婚父母更容易这样做,带孩子的未婚父母这样做就不那么容易。

问: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作为学者,可能会是政治不正确运动的教父。我记得我的教授丹尼尔.贝尔过去评论过,说那很了不起。

答:丹尼尔.贝尔从不掩饰自己。

问:他是我的老师。

答:你很幸运。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习近平说要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中共没有利益集团吗?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