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24年2月24日 星期六

马斯克想把推特打造成“美国微信” 怀疑与担忧接踵而至


图片显示推特标志与马斯克的推特账号
图片显示推特标志与马斯克的推特账号

特斯拉总裁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日前表示,对推特的收购将加快他打造一款微信式“超级应用程序”的步伐。但微信式的手机应用能否在中国以外的地方成功,以及马斯克对审查与监控无处不在的微信的赞赏,让外界对他的“超级应用程序”计划感到怀疑与担忧。

“这将不是件容易的事,”数字金融媒体CoinDesk的国际内容执行主任艾米丽·帕克(Emily Parker)告诉美国之音。“就算在中国如此强大的微信,在西方都还没能获得同样的成功。”

在10月4日的一条推文中,马斯克写道:“买下推特是创造万能应用程序‘X’的加速剂。”

“万能应用程序”(Everything App)或“超级应用程序(Super App)”一般指包含多种功能和服务的手机应用程序。中国民众日常生活离不开的微信就是一款“超级应用程序”。除了基础的通讯功能外,微信用户可以使用该应用程序进行金融支付、阅读新闻、缴费、储存证件、信用卡、健康码等,或是通过微信前往第三方平台叫车、订餐、订票、订酒店、购物等。

“美国微信”有市场吗?

美国等西方国家尚未出现微信式的“超级应用程序”,这也是为什么马斯克认为他的万能应用程序‘X’有成功的可能性。

在今年4月与推特达成购买协议后,马斯克至少两次公开表示,想要创造一款西方的微信。他说这款“超级应用程序”可以由推特改建而成,也可以从零开始重新打造。

“如果你在中国,你几乎生活在微信上。它什么都能做,”马斯克在今年5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并没有像这样的东西。这样的应用程序可以非常有用。”

在6月和推特员工的一场会议上,马斯克再次赞扬微信:“你在中国基本上生活在微信上,因为它对日常生活是如此地有帮助、有用。我想如果我们能通过推特达到那样,或是接近那样,就算是成功了。”

曾负责微信全球市场扩张的前腾讯高管凯文·西莫塔(Kevin Shimota)日前发文,为马斯克打造“超级应用程序”建言献策。

西莫塔认为,马斯克应在推特中增加购物功能,以及配套的线上与线下支付功能,例如嵌入美国各个购物平台通用的贝宝(Paypal)支付系统。

他还认为,推特可以像微信一样,成为西方民众办理政府业务的通道。

“想象使用推特的入口来支付你的停车票、交通罚款、在交管所注册你的车辆,或是当你因为尾灯不亮而被和蔼可亲的警察拦下的时候,用推特出示你的驾照,”西莫塔写道。

西莫塔对未来推特的设想和现在的微信非常类似。但在各类手机应用软件都相对成熟的美国等西方国家,观察人士并不看好微信模式能成功。

“微信在中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网络效应,以及一个应用程序内包含了如此之多的功能,”CoinDesk的帕克表示。“在美国,已经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支付和发送讯息的选择了。”

帕克曾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Policy Planning)团队的一员,专攻网络自由和数字外交等。她曾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专栏,聚焦中国的互联网。

“微信诞生的时候,中国的信用卡使用还不广泛,这对微信的手机支付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她告诉美国之音。“现在的问题是:马斯克可以说服人们在同一个应用程序里进行通讯和付款吗?”

马斯克不是第一个想创造“超级应用程序”的西方科技创业者。过去几年里,脸书母公司Meta总裁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已经不断在他公司旗下的社交媒体脸书和Instagram上增加新的功能,包括游戏、约会、购物、播客等。美国流行的“阅后即焚”照片软件SnapChat也在往“超级软件”的方向发展

赞扬中国当局引担忧

不同于他的同行,马斯克是如今少数不断公开向中国政府和政策示好的西方科技领导人之一。

在金融时报周五(10月7日)发表的报道中,马斯克对记者表示,一种温和版本的“一国两制”是解决中国与台湾冲突的最佳方式。

“我的建议。。。会是为台湾创造出一个能让人合理接受的特别行政区,也许不会让所有人都开心。那是可能的,我认为,事实上,他们应该可以达成一种比香港更宽松的安排,”他说。

马斯克因此在推特上得到了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的称赞。胡锡进认为马斯克是“西方少数敢公开发声的人”。

8月,马斯克在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旗下的杂志上发文,赞扬了中国对能源革新事业的贡献,呼吁“更多志同道合的中国伙伴和我们一起,投身于清洁能源、人工智能、人机协同乃至太空领域的探索,共同创造值得期待的明天。”

去年,马斯克在中国政府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视频讲话。这一同样由中国网信办参与主办的峰会推行中国的“网络主权”互联网治理模式,被许多网络自由倡议者视为对民主国家网络秩序的威胁。

中国是马斯克领导的特斯拉公司的最大市场。去年年底,特斯拉在新疆乌鲁木齐的门店正式揭幕。国际社会一直以来强烈批评中国在新疆的人权侵犯行为。

旅居德国的美国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在一则推文中表示,马斯克对微信的“痴迷”、对专制政府论点的认同、对言论平台推特的购买应当引起人们的担忧。

事实上,早在马斯克今年4月成为推特最大持股人的时候,观察人士就已经担心,在中国的商业利益是否会导致他在推特上审查不利于中国当局的内容。他对监控无处不在的微信的赞赏并没有打消人们的疑虑。

但另一方面,马斯克也公开质疑过推特的审查行为,并承诺恢复前总统特朗普的账号。

“马斯克自诩为言论自由的坚定信徒,”CoinDesk的帕克告诉美国之音,“所以人们会不断观察他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

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依然有着些许不确定性。6月,已经与推特达成购买协议的马斯克曾威胁退出协议,指控推特没有如实向他透露其网站上虚假账号的数量。推特就此将马斯克告上法庭,要求他履行购买协议。案件原本定于10月开庭。

本月初,马斯克突然宣布同意收购,避免了案件开庭。但美联社等媒体报道称,专家目前担心,马斯克无法从投资者那里获得足够的资金以完成对推特的购买。

美联社还报道,审理法官10月6日表示,马斯克和推特必须在10月28日前完成购买,否则案件将在11月照常开庭。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