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5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国安战略解读(1):“有原则的现实主义”


美国总统川普发表讲话,阐述新国家安全战略。(2017年12月18日)

美国川普政府12月18日正式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不仅把中国与俄罗斯看作是美国在军事、经济和信息领域的战略竞争者,而且认为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都是美国的威胁。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认为,这份战略有其政策的连续性,但过于强调世界的竞争性以及美中之间的竞争而不是合作是一个错误。

美国的外交政策专家对川普政府星期一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做出了的反应。

哈斯:战略体系川普‘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会长哈斯(Richard Haas)认为,这份战略是川普“美国优先”战略的体现。

川普总统12月18日公布了他的国家战略安全战略,这是为未来军事和外交政策、国防开支、贸易谈判和国际合作列下的蓝图。

这项安全战略基于四大支柱

  1. 保护国土安全

改革移民制度并加强边界控制

从源头打击跨国恐怖组织和犯罪集团

维护关键基础设施和数字网络安全

部署一套导弹防御体系

2. 促进繁荣

对“经济侵略”予以报复

取消对开采页岩油和其它国内资源的限制,从而拥抱“能源主导权”。

加强美国的能源自足,包括开发核能和其它能源

打击对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

3. 以实力维持和平

重建美国军事实力

让美国的盟国增加国防开支

保障在印太、欧洲和中东等关键地区维持对美国有利的力量平衡

4. 推进美国影响力

外交和发展努力将聚焦保护美国的利益、为美国人找到经济机会并挑战竞争对手

推动自由市场经济、私人部门增长、政治稳定与和平

脱离对基于赠款的援助的依赖,转向对私人资本有吸引力的方式

他说:“这份国家安全战略试图严肃的证明,美国应该采取它所说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它试图以‘美国优先’的原则来做到这一点。你可以把它称为川普内外政策的核心宗旨,这包括相对封闭的移民与难民政策,对自由贸易的反对以及更紧的拥抱美国主权。”

试图区别于以往政府

在他看来,在整个战略中可以看到川普政府试图把它与他之前的美国政府加以区分的努力。例如,它对改造中东或是其他地区没有任何兴趣,对气候变化也没有任何兴趣。他还认为,这份文件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表述也与以往美国政府有所不同,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力和利益,并试图削弱美国的安全与繁荣,认为这种竞争需要美国重新思考过去30年来的有关政策。

哈德利:有很多连续性

小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Stephen Hadley)认为,这份战略很不错。

他对媒体表示:“它里面有很多连续性,因为美国的利益基本上没有改变,美国的朋友与盟友也没有改变,而我们面临的威胁也有很多连续性,与我们过去十年所面临的是一样的。当你看到这样一份战略文件,它告诉你的是这届政府强调的领域是什么。”

哈德利认为,这份文件中有关大国竞争、意识形态之争以及美国的民主与自由原则受到损害等表述基本是准确的,给美国现在的处境算是泼了一点冷水。

前副国防部长:与以往不同的是强调了国家之间的相互竞争

曾经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负责政策问题的国防部副部长沃姆斯(Christine Wormuth)认为,这份文件强调了国土安全、经济繁荣以及实力等支柱,与小布什总统2002年的国安战略以及奥巴马总统2010年的国安战略是一样的。在她看来,这份战略有百分之80的政策连续性。她说,与以往战略以更为积极的调子看待美国的盟友所不同的是,这份战略不仅强调了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这些战略竞争者之间的竞争,而且也强调了每个国家之间的相互竞争,而这是与以往的战略特别不同的地方。

芮效俭:过于强调世界的竞争性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认为,这份战略不应当让大家感到意外。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不令人意外的是,这份战略突出强调这是一个竞争性的世界。在我看来,它在这方面走得太远了。但这与他们以前的说法是一致的。”

芮效俭大使认为,这种过于强调竞争而不是合作的看法是一种扭曲的世界观。他说,没有人否认国际社会竞争的一面,但是国际社会合作的方面更为重要,在合作破裂的时候就会出现冲突。

包道格:‘美国优先’的体现,但缺乏政策细节

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负责学术研究的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也表示,与以前的国家安全战略相比,这份战略报告更少的谈论合作与协调,更多的谈论单方面的美国倡议与反应。他认为,这个战略主要是针对美国国内民众的,尤其是川普总统的支持者。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这个战略是试图说,美国要对那些在经济和战略上占美国便宜的国家更为强硬,这些国家就是中国和俄罗斯。这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以及‘美国优先’整体手法的一部分。”

曾经担任过老布什总统的特别助理兼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的包道格认为,在很多方面这份战略与以往的很相似,即没有什么政策细节,也没有说明如何从对中国的所谓掠夺式贸易行为感到不满到解决这个问题。他预计就像以往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一样,它们会存在一天的时间,成为新闻头条,然后就消失了。

卡奇阿尼斯:战略缺乏战略性,凸显目标的矛盾

尼克松总统建立的“国家利益中心”国防事务主任、《国家利益》杂志的执行编辑卡奇阿尼斯(Harry Kazianis)认为,这份战略根本没有什么战略性可言,而是凸显了川普政府政策的矛盾性。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很多人会得出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川普政府的整体策略是遏制朝鲜或是使它来到谈判桌上来。如果这是我们外交政策上最大的一个目标,与此同时你基本上把中国与俄罗斯称为你最大的战略敌人,而你又需要这两个国家帮你使朝鲜回到谈判桌,这个战略可能会惹恼他们。我从川普政府看到很多的是相互矛盾的目标。”

芮效俭:对国际经济关系的理解有缺陷

曾经担任过助理国务卿的芮效俭大使认为,这份战略也没有把美中之间通过经济、贸易和投资而联系在一起的事实考虑进来。

他说:“它倾向于把经济关系看作是强迫其他政府的工具,但是如果你看一下国际秩序,你会发现,只有在伊朗和朝鲜,经济制裁得到有效的使用来试图实现你的目标。但这是世界贸易很微小的一部分。因此,从经济关系的强迫性的一面来谈论经济关系是理解国际经济关系为促进世界各国的繁荣所做贡献上的一个缺陷。”

这位大使还认为,这份战略报告没有显示它理解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印太地区,大多数或者是所有美国的盟友与中国的双边贸易超过了它们与美国的双边贸易。

芮效俭认为,这份战略不会消失,但是他们会发现它是不可行的,因此在执行过程中会做出调整。

哈斯:最大的问题是战略与政策之间的脱钩

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哈斯认为,战略本身并不是问题,有关俄罗斯与中国的表述与认识也有相当的深度,但问题出在具体的做法上。

他说:“这个国家安全战略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份文件本身,而是国安战略与川普政府之间经常出现的政策脱钩。”

他认为,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巴黎气候协议、川普政府的税改方案等都体现了这种脱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