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2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国安战略解读(2):中国被称为“战略竞争者” 将如何影响美中关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欢迎到访的美国总统川普

川普总统星期一(12月18日)公布了他上台后的第一个国家战略,在这个被称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战略中,中国被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与此同时,川普政府也把中国看作是解决朝鲜问题的核心。川普政府将如何平衡“竞争者”中国与“合作者”中国?

美国称中国为战略竞争者并非第一次

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报告中,很大一部分涉及到了中国。他称中国是“战略竞争者”。 他在报告中说,“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力与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他还说,俄罗斯和中国决心让经济不自由、不公平,他们发展军队、控制信息并压制社会,扩大影响力。

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称中国为 “战略竞争者”。 2000年,小布什总统上台之初放弃了克林顿政府时期中国是“战略伙伴”的提法,将中国定位为 “战略竞争对手”。 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对华战略定位也从“战略竞争对手”再次转向“战略伙伴”。

哈德利:这是一个正确的框架

但是,分析人士说,川普把中国称为 “战略竞争者”是“正确的框架”。曾担任小布什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Hadley)在回答有关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者后将如何影响美中朝鲜问题上的合作时说:

“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将会被定义为既是合作又是竞争的关系。我觉得这个战略中有一点的表述很清楚,我认为这是正确的。那就是不要因为我们需要加强合作就不愿意竞争了。在那些既对中国有利,也对美国有利的领域,我们要加强合作,同时我们也要处理中国行为带来的竞争。”

他是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举行的如何解读川普的国安报告时说这番话的。

哈德利说,如果他是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他也会这样建议。他说,川普的国安报告要传递的一个讯息是,我们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同时在对两国都有利的领域进行合作。

在国安报告中,朝鲜被称为流氓政权,是美国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而同时川普政府把中国作为解决朝鲜问题的核心力量。

沃姆斯:我感到相当满意

奥巴马政府的国防部副部长克莉丝汀.沃姆斯(Christine Wormuth)在同一个电话会议上说,这样的描述并不令她觉得不舒服。

“在奥巴马政府初期,美中关系更倾向合作的一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在2013到2014年的时候,就更加向竞争倾斜了, 因为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做法,并袭击我们的网络基础设施、盗取我们的知识产权,我觉得这个国安报告把那个方面放在了前沿。考虑到中国现在的所作所为,我实际上对这样的描述感到很满意(comfortable) ”。

她说,她认为在美中两国利益契合的地方,川普政府是敞开大门的。她说,她看到了川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对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延续。

哈斯:在经贸领域,美国对中国将会更强硬和对抗

美国智库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在另一场有关国安战略的电话会上说,美中关系从来都不是单一层面的关系,战略竞争与战略伙伴的元素同时存在。把中国称为“战略竞争者”,川普政府倾向认为中国是有问题的一方,但是美中关系很复杂。

他说,在经贸关系和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挑战美国的利益,但是,川普政府又希望中国能在解决朝鲜问题上扮演核心角色。

他说:“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复杂的关系。我想,你们会看到美中关系中的合作和竞争的层面。不过,考虑到所有的方面,我认为我们很有可能进入一个阶段,特别是贸易层面,美国对华的态度将会更加强硬,也更加对抗。”

他是在被问到这份战略是否预示着川普政府对中国战略出现重大改变时说这番话的。

芮效俭:经贸对抗会导致两败俱伤

但是,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美中经贸关系会经历一段紧张时期,而双方在经贸问题上的对抗只会导致两败俱伤。他认为,在很多方面,这个战略所提出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因为它会损害美国的利益。

芮效俭还说,他认为这个报告“不可行”,外界不用过分解读,并作出过分的反应。

包道格:国安战略对美中关系的影响类似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这份战略会对美中关系带来的影响会类似奥巴马总统的向亚太再平衡战略。

他说:“它给中国每一个人的感觉是,美国准备遏制中国。但是在向亚洲再平衡的战略上,奥巴马从来没有以行动来跟进,只是空谈。所以你得到负面的政治反应,除了让事情更难做以外没有什么后果。这种情况看起来与这份报告一样。它会使中国人愤怒与不满,因此会限制那些不希望引发公众愤怒的政府官员的灵活性。”

包道格还认为,这份把中国看作是战略竞争者的战略也会影响到美国的亚太战略。

卡奇阿尼斯:将影响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

前身为尼克松中心的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卡齐亚尼斯(Harry Kazianis)认为,川普政府在最需要中国与俄罗斯在朝鲜问题上合作的时候出台这样一份战略很令人费解。他说,这无疑会对美中关系带来很大的冲击,尤其会影响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

他说:“川普政府试图在联合国安理会和以其他形式来推动北京来支持对朝鲜实施石油禁运,也有关于进行海上禁运的讨论。中国人一直很坦率的表示,他们不支持这些措施。所以如果川普政府认为他们有希望在这些问题上得到中国的帮助,我认为这些东西现在基本上不会被考虑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