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9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美国会通过国防授权法,启动威慑中国新计划


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海军10月19日在南中国海举行今年第五次的联合演习。(美国第七舰队网站)

美国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本周分别在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分析人士说,新的威慑计划为如何有效威慑中国、加强美国在亚洲的防御姿态提供了重要一步。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五(12月11日)以84票赞成、1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周二已在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

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内容涵盖军人薪资、装备采购和外交事务等各个方面。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星期四在法案投票前说:“法案将让我们的部队做好威慑中国的准备,并在印太地区展现强有力的姿态。”

威慑中国新计划 凸显美国战略重心开始转向

作为威慑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防授权法将启动一项新的 “太平洋威慑计划”(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并在2021财年为这个项目拨款22亿美元,以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威慑和防御姿态以及深化与盟友的合作。这项新计划效仿2014年设立的、旨在协助北约盟友应对俄罗斯的“欧洲威慑计划”。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在法案摘要中说:“‘太平洋威慑计划’将向中国和任何潜在对手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发出强有力的信号,那就是,美国深切致力于捍卫我们在那个地区的利益。”

美国企业研究所国防政策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认为,这项威慑计划可能是近年来有关亚洲的最重要的一项立法,表明美国战略重心转向的开始。

他对美国之音说:“20亿美元不能完全转移美国的重心,但这是开始。我们已经看到,参众两院在这个问题上具有两党基础,他们切实希望将美国的重心更多转向亚洲。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长期信号。”

国防授权法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主要是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地区,优先开展以下活动:现代化和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和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的提前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以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与合作。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吉姆·英霍夫(Jim Inhofe)和资深成员、民主党参议员杰克·里德(Jack Reed)今年早些时候曾撰文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北京留下一个结论:你们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

他们表示,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认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重要性在于该计划标志着美国在威慑中国的军事部署和备战方式上的转变。

他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太平洋威慑计划’认识到,中国的军事力量变得更加致命,而美国原有的基于生产作战平台和武器,而不是任务推动的防务计划,需要做出改变。新策略将以威慑中国的任务作为驱动力,进行新的军事装备采购和能力建设。这将使得美国以一个更加动态的方式,管理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比如更加强调减少美国后勤的薄弱环节,确保美国基地选项的安全性,改善作战观念,让美军与盟友并肩作战。”

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长在明年2月告诉国会实现“太平洋威慑计划”目标所需资源,并于此后每年提交年度报告。在法案随附的报告中,议员们敦促五角大楼将“太平洋威慑计划”列为优先事项,他们预计2022财年对该计划的预算将会翻倍,达到55亿美元。

何天睦说:“‘太平洋威慑计划’在重新定位军事挑战,如何更有效威慑中国和增强美国在亚洲姿态方面提供了重要一步,但这只是一步。当选总统拜登毫无疑问会提出他自己的威慑和对抗中国的框架,这个框架也许会和国会在国防授权法案中阐述的看法有所不同,虽然目前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扎克·库珀认为,拜登政府在制定国家安全和外交战略上确有很大空间,但是他们会对新的威慑计划表示欢迎。他说:“我认为拜登团队执政以后,在中国议题上也会相对强硬,不过他们不会被国会的法案或特朗普政府的行动所束缚。但我确实认为,他们的很多观点总体上来说与法案中的很多内容相当契合。”

国防授权法涉及中国条款近40条

除了“太平洋威慑计划”,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反映中国所构成的全面挑战。议员们说,这些条款旨在威慑中国的“恶意行为”,确保美国的战略竞争优势地位,保护美国免遭渗透。

例如,法案要求总统制定一项“全政府战略”(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向中国施以代价,以遏阻中国的工业间谍活动和大规模窃取个人信息的行为;要求国防部确立保护国防敏感知识产权、技术及其他信息的政策和程序,限制国防工业雇员和前雇员直接为中国企业工作;限制国防部向设有孔子学院的美国高校提供拨款;要求确定在美运营的中国军工企业的清单;禁止向香港警方出口防务装备;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新的国防授权法还要求美国国防部在海外永久性部署新武器装备和部队前,需考虑东道国使用华为和中兴等“有风险”的5G或6G网络、服务和设备所含有的风险,以及为缓解这些风险需要采取的措施。法案还要求五角大楼在试图将驻韩美军人数减少至2万8500人以下时,需提前90天知会国会。

此外,国防授权法还将支持台湾列为威慑中国的手段,支持继续向台湾出售所需武器,维持台湾必要的自我防卫能力,并与台湾构建医疗安全伙伴关系。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星期五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后,还需特朗普总统签署才能正式生效。特朗普因为不满法案中的一些条款而表示会否决该法案。由于国会两院投赞成票的人数都超过三分之二,即便特朗普否决,他们也可将其推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