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8 2024年6月23日 星期日

与盟友时近时远 分析:新西兰为保经贸要自行与中国打交道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左)太平洋岛国论坛的记者会上讲话。她身后是新西兰外长马胡塔。(2022年7月13日)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左)太平洋岛国论坛的记者会上讲话。她身后是新西兰外长马胡塔。(2022年7月13日)

为期四天的太平洋岛国论坛7月14日于斐济闭幕。该论坛为了避免受到美中两国地缘竞争的影响,婉拒两国参与面对面的峰会,不过,中国在南太平洋高调扩张政经影响力的作为,还是受到论坛成员国的讨论。其中,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上周出访澳大利亚时做出最新表态,呼吁区域国家“不要夸大中国威胁”,被视为一改过去的强硬姿态,对中国改采温和路线。观察人士说,新西兰的经济高度仰赖中国市场,导致其对中国强硬的空间有限,因此,与各方保持良好关系才能保障新西兰的最大利益。

早在太平洋岛国论坛召开前,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7月7日于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演讲时表示,随着印太地区冲突升温,区域各国应将外交视为最有力的工具,而非继续孤立那些仍有往来的国家。她说,即使中国变得更独断,惠灵顿和北京在某些领域仍保有合作关系,因此,她呼吁各国不要夸大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所谓“威胁”。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左)在悉尼访问期间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出席记者会。(2022年7月8日)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左)在悉尼访问期间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出席记者会。(2022年7月8日)

部分分析人士解读,阿德恩的最新表态,代表她的中国路线已由强硬转为温和。

在此之前,因为中国在南太平洋高调扩张影响力,仿佛企图划定势力范围,不仅引起美国、澳大利亚的反制,就连过去与“五眼联盟”的抗中路线保持一定距离的新西兰,也一展强硬态度。

例如,阿德恩6月底出席北约峰会时,公开斥责中国“越发咄咄逼人,更恣意挑战国际规则和规范。”7月初,她在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演说时,再度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野心表达担忧,不过,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以“不实指控”驳斥阿德恩后,她的态度似乎又放软。

阿德恩时而批评中国,时而为中国缓颊,立场摇摆不定。对此,观察人士认为,在日益紧张的区域情势下,新西兰不能让西方盟友失望,也不愿触怒中国,只能在进退间维持平衡。

他们说,所罗门群岛4月与中国签下安全协议,允许中国派遣武装部队和停靠军舰,这对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来说无疑投下一枚震撼弹。相较于美、澳,新西兰对华政策温和,一向避免激怒中国,但是中所两国签署的安全协议冲击到区域战略平衡,已触及新西兰底线,因此阿德恩罕见地摆出强硬姿态。

中所安全协议被指背离太平洋岛国论坛精神

位于新西兰的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杨杰生(Jason Young)
位于新西兰的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杨杰生(Jason Young)

位于新西兰的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杨杰生(Jason You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大国崛起时,都会试图将军事力量投射到攸关自身利益的区域,虽然言之过早,一旦中国的军力出现在南太平洋,必然引来新西兰的关注,并将其视为危及区域稳定的一股力量。

杨杰生说:“(新西兰)人非常关注(中国的举动),因为我们不想看到东北亚的刚硬平衡(hard balancing)出现在南太平洋。”

新西兰奥塔戈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政治系副教授柯胡(Nicholas Khoo)7月6日也于《外交官(The Diplomat)》杂志撰文指出,澳大利亚、新西兰、所罗门群岛等18个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早于2000年发表《比克塔瓦宣言》(Biketawa Declaration)时,就已建构出共同应对安全危机的框架,并强调成员国间合作应对威胁的重要性。但中所两国的安全协议不仅违背《比克塔瓦宣言》精神,也引来阿德恩公开质疑,所罗门群岛为何要指望中国这个区域外大国来解决其安全问题。

位于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智库“民主计划”国际事务分析师米勒(Geoffrey Miller)
位于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智库“民主计划”国际事务分析师米勒(Geoffrey Miller)

位于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智库“民主计划”(Democracy Project)国际事务分析师米勒(Geoffrey Miller)同意,中所两国签定的安全协议已经踩到“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互相支持”的这条红线,而阿德恩强硬表态,就是要将中国排除在南太平洋区域之外。

米勒告诉美国之音:“传统上,新西兰不选边站,而是尝试同时与中国及西方都保持友好。但这样的外交政策到了今年变得很难持续,尤其中国开始在太平洋地区扩张,希望与所罗门群岛之类的国家签署协定,这让新西兰承受许多来自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压力,也必须与美澳站在一起。”

值得关注的是,太平洋岛国论坛领袖峰会7月11日召开前,成员国之一的基里巴斯竟闪电宣布退出,疑似受到中国的操弄。两名中国驻斐济大使馆武官还假扮成记者,混进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发表视讯演说时的论坛会场。

分析人士说,这类突发状况证实了中国急于在此区扩展影响力,也间接坐实了阿德恩的担忧。

内外因素交杂 新西兰与西方阵营时近时远

“民主计划”智库的米勒表示,俄乌开战后,西方与中俄阵营间一分为二,泾渭分明。阿德恩不仅受邀出席北约峰会,今年出访的国家,例如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美国、英国、比利时等国,清一色都属于西方阵营。

分析人士说,新西兰一向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会跟随西方盟友一昧批判中国,例如在人权议题上,新西兰曾抗拒过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五眼联盟”国家,拒绝对香港和新疆人权议题发表联合声明,因此饱受西方人士的批评,甚至被贬为“西方阵营脆弱的一环”。

对此,新西兰外交部长马胡塔(Nanaia Mahuta)曾解释,新西兰对于“五眼联盟”扩大共享情报以外的职权感到不自在,该国希望自行制定与中国打交道的路线。

但今年以来,新西兰的外交政策转向美国,加入了由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以及“蓝色太平洋伙伴”。前者被视为美国抗中的经贸平台,后者旨在促进各伙伴国与太平洋岛国的经济和外交关系,以抗衡中国在此区的影响力。

米勒认为,此一发展证明,新西兰更乐于亲近西方,也间接反映对中国路线的转变。

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杨杰生则认为,中所两国安全协议争议浮上台面之前,中共一系列违反人权的纪录,尤其在新疆与香港议题上,已经让新西兰人民对于中国的负面观感急遽攀升,基于民意撑腰,阿德恩政府的对华政策也不若过去温和,转而适时强硬起来。

亚洲新西兰基金会(Asia New Zealand Foundation)6月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新西兰对中国的好感度降到历史最低,仅有13%的受访者视中国为朋友,高达58%的人视中国为威胁。

杨杰生说:“新西兰的公众舆论已经发生了变化,因为新西兰人民对许多问题的了解越来越多。尤其是今年,中国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支持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担忧。他们也看到,中国媒体和官员如何谈论澳大利亚或北约,以及中国对日本的立场等,一个接着一个议题的堆叠,慢慢地改变了新西兰的公众舆论。是的,公众舆论肯定会影响政府决策,因为政府知道,新西兰人是人权与国际法的拥护者。”

进退间 新西兰不放弃稳定中国关系

尽管新西兰政府逐渐靠拢西方,也不吝于展现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但观察人士相信,新西兰对华政策的本质并未改变,仍然寻求一个稳定且可以对话的外交关系。

澳大利亚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
澳大利亚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

现住在台北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以书面形式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阿德恩虽在马德里与伦敦的演说两度对中国强硬,但是7月初的最新表态又软化,这反映出新西兰的弹性路线:适时表态顶撞中国,但也会找机会修补关系。

宋文笛说:“新西兰在价值观问题上该批评的依然有批评,但是又跟(西方)军事伙伴们并不完全同步,则被批评的国家(如中国)可以相信,新西兰之所以批评它是纯粹‘对事不对人’,而非‘亡我之心不死’。”

“民主计划”智库的米勒也说,中国与西方的矛盾日益加深,即使新西兰被迫选边站,但其自主的外交政策仍不变,亦即再怎么为难,也要努力与各国保持良好关系。

米勒强调,新西兰有能力为区域紧张情势降温,犹如以色列和土耳其,前者是美国最紧密的盟友,后者是北约的重要成员国,但两国都能在乌、俄间发挥调解作用。新西兰已是西方阵营的一员,但仍有实力居中缓和紧张情势,以免太平洋区域的冲突加剧。

资料照: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访问北京期间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欢迎仪式上。(2019年4月1日)
资料照: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访问北京期间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欢迎仪式上。(2019年4月1日)

分析:高度仰赖中国市场 新西兰很难硬起来

不过,分析人士说,新西兰的经贸高度仰赖中国市场,导致新西兰即便对华偶有强硬,仍得适时缓颊。杨杰生说,澳大利亚因与中国发生政治纷争惨遭报复,导致大麦和葡萄酒等产品出口中国市场受到冲击,让新西兰因此心生警惕。

杨杰生说,尽管总理阿德恩多次呼吁企业提高在中国经商的风险意识,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但新西兰政府无法强制企业跟中国脱钩。相反地,基于中国公司愿意高价收购新西兰商品的诱因,新西兰企业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也由商业利益主导。

米勒也说,中国每年占新西兰出口的33%,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短期内,中国的贸易地位难以撼动。

米勒还说,欧盟刚与新西兰签定自由贸易协定,但诱因不足,只允许新西兰出口少量的肉类、奶制品等初级产品到欧盟。至于美国,它不仅无意提供类似协定,更执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都让新西兰大感不满。

米勒说:“新西兰被要求加入西方阵营,在政治上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但据我所见,西方国家在经济替代方案的回馈上确实做得不够。如果他们想要新西兰站队西方,就必须提供更好的条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