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在缅甸和平进程中扮演的复杂角色(2)


云南省沧源县的房地产,相当一部分高档住宅楼被缅甸佤联军的官员所购买。(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3月5日)

佤联军与果敢军

佤联军是缅甸民地武中军队人数最多的武装,也是与中国关系最紧密的组织。中国很多企业在佤邦进行投资,佤邦境内流通人民币,使用中国运营商的手机服务,通行普通话,电视台播放《新闻联播》翻版的《佤邦新闻》。记者于2015年在佤邦辖区对面、中国境内的沧源佤族自治县采访时,曾被当地人告知,沧源县的房地产相当一部分高档住宅楼被佤联军的官员所购买,佤联军的官兵可以自由进出边境口岸,佤联军的高级干部享受自由到昆明就医的待遇。

佤联军并不寻求独立,也没有加入中国的愿望,而是希望佤邦从现在所属的掸邦中分离出来,成立“佤邦自治邦”(佤邦的称谓中虽然带有“邦”,但现在的行政地位只是掸邦的一个特区)。由于佤邦自身的实力,佤联军一直以缅北民地武“带头大哥”的形象示人。

中国支持佤联军在民地武中的领袖地位,也支持其留在缅甸联邦中争取更大自治权的诉求,不希望佤联军与缅甸政府军之间发生摩擦。佤邦境内的黄赌毒泛滥,但中国似乎对这一现象以及引发的跨境犯罪事件足够容忍。缅甸内部一些人士一直指责中国向佤联军贩卖武器,但孙韵的报告指出,佤联军自己有两个生产轻型武器的军工厂,其中的一些技术人员确实来自中国,但很难发现他们是由中国官方出面组织的证据,一些受到采访的中国技术人员表示,佤联军付给的优厚报酬是他们来这里工作的主要原因。

最让中国感到头疼的缅北民地武是果敢军。一方面,不同于其他民地武,果敢军的构成是与中国主体民族相同的汉族,中国国内的舆论和一些智库组织都从血脉关系的角度,呼吁中国政府支持果敢军与缅甸政府军的斗争。中国的一些个人或私企在果敢发生冲突期间,总是不顾政府的阻止,自愿捐款出力,通过各种渠道,将物资送到果敢军手中。

果敢自1989年成为掸邦第一特区以来,经历过数次家族之间的权力争斗,果敢军的领导人彭家声终于在2009年“88事件”后被缅军赶出果敢,残余的果敢军被政府军收编。经过5年多的逃亡,彭家声于2015年1月复出,在克钦军和佤联军的帮助下,打出“光复果敢”的旗帜,与政府军展开争夺果敢的战斗。他通过互联网发表了一篇《告世界华人同胞书》,获得了大量中国网民的同情和支持。

根据孙韵的报告,彭家声光复果敢的行动起初让中国政府极为生气,认为他再度挑起争端是为了私人利益,而不顾中国的国家利益。彭选择在春节前夕开战,将6万多难民推给中国,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目的是希望中国给缅甸军方施加压力,自己则可以趁机控制果敢。

中国政府对彭家声的态度在缅甸政府军炮轰边境、造成中国境内公民死伤后发生了转变,中方认定缅甸军方和登盛政府不在意损害中缅关系,于是便开启了较为强硬的应对措施。中国不仅在边境集结军力,进行军事演习,还在国内媒体上表达对缅方侵犯主权的不满。中国允许彭家声的部队通过中国境内,迂回应对缅军的封堵,还允许果敢军在中国的银行开设账号,接受中国境内支持者的资金捐助。中国特使在其后调解缅甸和平进程的会议上,表达了希望缅甸政府接纳果敢军作为谈判对象、参与缅甸和平大会的态度。

影响中国立场的因素

中国的官方立场一直是“劝和促谈”,这个立场从缅甸前一届政府时期就已经确立,至今并没有变化。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和印度洋战略都需要缅甸和中缅边境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而自从民盟政府当政以来,出于中国对缅甸经济和对民地武影响力的考虑,昂山素季也采取了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外交方针。缅甸经济与和平问题是两国高层互访时的重要议题,中国政府还专门捐助给缅甸300万美元,以促进缅甸和平谈判的实现。

然而,中国的智库组织和缅甸问题专家们并不认为缅甸全国范围内的和平是一件可以在短期内实现的事情。首先,中国专家认为,大缅族主义是缅甸民族冲突的根源,而和平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需要制订具体的框架,从而使得中央政府与地方少数民族组织真正在国家和地方层面上分享政治和经济权利。但是,这种框架目前还看不到。

其次,缅甸军方与联邦政府在认知上存在较大分歧。军方将民地武视作分离分子,视为对国家统一的威胁,如果民盟政府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代价与民地武妥协,军方将不顾一切地加以反对。而民盟政府的一些官员则认为,军方是利用民地武的存在作为借口来维护其在缅甸政治经济生活中所享有的特权,所以,政府方面所采取的任何妥协举动都不会被军方所接受。

再有,缅甸少数民族与缅族之间、军方与民盟政府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互信,缅甸的和平进程和国家构建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将会遇到各种反复,任何达成的协议都不可避免地被单方面或双方有意无意地打破。

鉴于以上这三方面的认知,中国将会采取具有弹性的应对措施,一方面,中国可以借帮助缅甸和平进程拉近与缅甸政府的关系,另一方面,中国也不会“抛弃”民地武,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被消灭,甚至,如果中国对他们施压过大的话,他们会反过来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最重要的是,北京不会假设它必须在内比都中央政府和民地武之间选边站,相反,它会与双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以服务于不同的目的”,孙韵表示。

地方政府和私人利益团体

孙韵的报告中还分析了另外两个影响中国在缅甸和平进程中所起作用的因素。其中之一是云南的地方政府,无论是省一级还是更低级别的政府,都与中央政府在认知上或利益相关上存在着差异。2009年果敢事件发生后,中国中央政府被云南对边境地区管理不力、信息垄断、腐败猖獗的现象感到震惊,因而开始加强与缅甸民地武组织的直接沟通(设立外交特使,拓展民间对话渠道),并采取了定期轮换边境官员和武警,派遣解放军驻守关键口岸和哨卡等措施。

云南省是习近平反腐运动中下马高级官员最多的省份,尽管这一结果不一定直接影响云南地方政府与缅甸民地武之间的关系,但至少威慑了地方官员、使其不敢明目张胆地违背中央政策。

另一个因素是中国的私营企业和同情缅北民地武的个人,尤其是云南当地的私企,他们在缅甸进行的很多投资都是在民地武控制的地区,主要涉及矿业和林木砍伐,因而与民地武保持着私人关系。这些企业和个人会不顾中央的政策,在缅北发生冲突时,向民地武提供资助,帮助他们暂时撤退进入中国境内避难等。

孙韵的报告特别提到了正在接受“欺诈罪”调查的安徽钰诚集团,该集团推出了以e租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涉嫌以超高年化收益率为诱饵非法骗取90多万投资者高达500亿人民币的资金。钰诚集团董事长丁宁于2015年受到彭家声《告世界华人同胞书》的感动,一次性向果敢军捐助了1000万元人民币,并由此与另外6支缅北民地武建立了关系。很快,集团将业务重心迅速向缅甸转移,在佤邦建立了一个“钰诚东南亚自贸区”和“东南亚联合银行”,只这两项投资就达到500亿人民币。

钰诚集团对外宣传投资佤邦是支持政府的“一带一路”倡议,要将佤邦建设成中国对东南亚施加影响的枢纽。而实际上,根据中国媒体《财经》的调查采访,钰诚利用佤邦作为窗口,进行洗钱活动,资金的最终目的地是泰国和新加坡,具体的资金额度尚未查明。不过,钰诚被证实曾经帮助佤联军购置先进武器,而这一行动曾被缅甸人士看作是中国政府支持民地武的行为,因为钰诚曾对外宣称其所有对佤邦的投资都获得了“政府有关部门”的批准,中央电视台还曾经拿钰诚作为“金融创新”的典型大肆褒奖。

总之,中国支持缅甸的和平进程,但不一定相信其目标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够实现。 因此,对中国来说,首要的任务是为不同的可能性做好准备,并最大限度地提高其应对的灵活性。中国没有选边站的理由,对于中国直接支持民地武的指控大多很难找到确凿的证据,尽管来自地方政府和私人领域的同情和支持会混淆外界对中国政府政策的认知。

3月6日的果敢枪战及之后一连串缅北武装冲突发生之后,缅甸21世纪彬龙和平会议再次被延后。“北方联盟”会不会听从中方的意见而停止军事行动,缅甸民盟政府、缅甸政府军、缅北民地武等各方力量如何博弈,中国在打开缅甸和平进程死局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些都有待我们的进一步关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