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8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在缅甸和平进程中扮演的复杂角色(1)


缅甸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与中国之间的国门。中国景颇族百姓通常绕开国门,从小路为克钦独立军运送物资。图为记者在拉咱一侧所摄。(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3月17日)

3月14日,正值缅北战事持续发酵之际,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报道,中国外交特使孙国祥邀请缅北四支民地武的代表在云南昆明会谈。与会的德昂军代表告诉记者,孙国祥在会上敦促这四支组成“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的武装组织停止军事行动,并与缅甸政府的“民族和解和平中心”(National Reconciliation and Peace Center)进行对话。

孙国祥向与会代表介绍了他最近与昂山素季、缅甸军队总司令敏昂莱、以及另一支民地武组织佤邦军会面的情况。四支民地武代表则请求孙国祥转告缅甸政府,他们将按照不久前在佤邦首府邦康召开峰会时发表的联合声明,要求废除2015年上届政府与部分民地武签署的《全国停火协议》,由佤邦牵头与现政府对话,以期达成一份新的停火协议。

自从去年11月缅北冲突进入一个新阶段以来,孙国祥一直以一个协调人的角色,奔走于缅甸各利益方之间,这基本上符合中国政府对于缅甸和平进程的官方立场。然而,一些国际观察家和缅甸国内人士一直指责中国暗中支持这些与缅甸政府军作战的民地武组织,使得缅甸和平进程迟迟得不到真正的推进。

那么,中国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缅北民地武又与中国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缅北民地武与中国的关系

缅甸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主要分布于缅甸东部与泰国接壤的地区以及缅甸北部与中国接壤的地区。2015年,9支民地武与当时的政府签署了《全国停火协议》,这些组织大多是在泰缅边境地区的,而7支没有签字的民地武则大多分布于中缅边境,即缅北地区。这种局面足以让持“中国支持缅北民地武”观点的人自认为找到了佐证,而实际上,除了缅北具有复杂地形地貌而有利于民地武生存这个原因之外,中国与缅北民地武组织的关系还有更为复杂的历史渊源。

1960年,中缅两国进行边境划定协商时,为了求得政治上的承认和友好的邻邦关系,中国基本上接受了缅方提出的、按照1941年英国与中华民国政府签订的界线,这与中国政府对中印边境界定的态度完全不同。然而,中缅边境上的跨境少数民族始终对世代寄居的土地被割裂而感到无奈,比如,佤族生活的阿佤山地区三分之一留在中国,三分之二被划入缅甸。这些在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因为很少受到缅甸中央政府的管理、甚而很多人根本拿不到缅甸公民身份而感到不满。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在东南亚地区实行了“输出革命”的外交政策,曾经支持缅甸共产党的武装从事反抗缅甸政府的活动。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中国决定停止对缅共的资助,缅共武装随之解体,分裂成四支武装。这四支武装先后与缅甸政府签署了停战协议,被允许在各自领地享有一定的自治权,并保留武装,从而形成了由果敢军控制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佤联军控制的“掸邦第二特区”,勐拉军控制的“掸邦第四特区”,和克钦新民主军(NDA)控制的“克钦邦第一特区”。这四个特区都分布在中缅边境地区,分别与云南省镇康县南伞镇、沧源县、西双版纳、以及腾冲接壤。

缅共武装解体后,以意识形态为主的阶级斗争宣告结束,以上四支武装力量的形成基本上以民族认同来划分。其中果敢军是缅甸华人,祖先是明末清初逃入缅甸的南明军队残余;佤联军和克钦新民主军分别以佤族和克钦族(中国称“景颇族”)为主,属于跨境民族;勐拉军主要以文革期间加入缅共的广东、海南知识青年为主。可见,这些武装都与中国有着难以分割的血脉联系。

中国与缅北主要民地武的关系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的缅甸问题专家孙韵近日在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USIP)的刊物上发表了一份特别报告,《中国与缅甸的和平进程》,详细论述了中国的官方立场、中国与缅北几支主要民地武之间的关系、中国中央政府与云南地方政府态度上的差异、中国在缅甸的利益集团、以及中国在缅甸和平进程中的现实考量。

在中国与缅北民地武之间的关系方面,报告着重分析了中国对克钦独立军(KIA)、佤联军和果敢军的态度,这不仅因为这三支武装自身的实力,还因为他们与中国境内更深的民族联系。

克钦独立军是缅北民地武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他们与从缅共分离出来的克钦新民主军不一样。虽然同是以克钦族为主的武装力量,但克钦独立军早年并不屑于与缅共的部队合作,只是由于近年来他们所控制的地区不断受到缅甸政府军的挤压,生存空间不断缩小,所以才与另外几支武装组成了北方联盟,共同对抗缅甸政府军。

克钦独立军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并不算亲近。二战期间,克钦独立旅曾与英军、美军、中国远征军并肩作战,他们的基督教信仰也使得他们与西方、尤其是与美国的关系更近。记者曾于2015年进入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Laiza)进行采访,就是通过美国基督教会与云南景颇族教会的帮助才得以成行的。此外,克钦军曾经带头抵制了中国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项目,遭受损失的中国国企对其颇有微词。克钦军内部的强硬派人士曾经将寻求独立作为政治诉求,但目前主政的领导人则偏向在缅甸联邦中求得更大的自治权。

中国与克钦军保持着相对密切的沟通,不仅因为克钦军是缅甸多支民地武的联合组织 —— “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UNFC)的发起者和领导者,还由于克钦军得到了中国境内景颇族同胞的强力支持,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不希望因处理不好与克钦军的关系而带来边境地区的社会动荡。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