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5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影响力令西方纠结


中国安保人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站岗(2016年3月4日)

“纠结”如今是中国网民的一个常用语。这个词语被赋予了诸多传统词典所没有的含义,其中包括“剪不断理还乱”、“纠缠不清”、“相互盘缠”、“一言难尽”、“令人困惑”、“惹人心烦”、“心烦意乱”、“欲拒还迎”、“喜忧掺半”、“哭笑不得”、“爱恨交织”、“善恶难辨”、“首鼠两端”、“投鼠忌器”、“左右为难”等等。

随着坚持一党专制的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借助西方国家的资金、技术和市场发展成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又将西方国家视为图谋推翻其专制独裁统治的“外部敌对势力”的大本营,西方国家对当今中国的看法或感觉可谓纠结。

在中国国内外很多观察家看来,如何应对中国借助其庞大的经济力量将独裁专制的影响力推广到国际社会、推广到西方国家,眼下依然是西方国家尚不知如何解决是好的难题。

协助北京政权

中共政权掌控的当今中国如今发展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军事大国,毫无疑问是大大得益于西方国家的积极协助。

中共领袖毛泽东祸害中国大陆17年、尤其是毛泽东在他一生最后的10年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中国遭遇了中共政权所说的“浩劫”。浩劫之后,在中国大陆百业凋敝,百废待兴之际,以美国和日本为首的西方国家给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援助。

日本外务省12月20日星期三解密了一批外交文献记录,其中一些文件显示了1970年代末日本和美国如何协商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说:

“12月20日日本外务省公布的外交文书显示,在1979年中国采取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日本美国政府探索政府与民间通力合作、使中国经济依存与美日两国以便使中国将来不会成为威胁。自那时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增强其外交和军事方面的存在感的同时,日美两国当时的担忧正在成为现实。

“刚刚公布的外交文书显示,访问美国的园田直外相1979年4月6日与美国国务卿万斯会谈,表示日美两国先前围绕中国相互争权益,最后导致太平洋战争,两国应当汲取教训‘协力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

“园田直外相具体指出,可以在运输、石油与金属铀等资源开发、通讯和电力等领域援助中国;在日美政府合作帮助中国之外,园田直表示也应当使日美双方民间团体参与支援中国经济现代化。他说,‘美国也设立日中经济协会那样的机构,两国今后可以就此事进行商讨。’”

西方国家的难题

自中共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始终如一地坚持一党独裁。即使是在所谓的“改革开放”最火红的时候,即使是在高唱“要与国际接轨”的时候,中共政权也没有忘记要防止所谓的“和平演变”,坚决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

与此同时,大多数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认为,西方国家的政界和商界当初向中共政权提供援助,是基于一种真心实意、半信半疑、或虚情假意的信念,这就是,随着中国经济现代化的推进、随着中国融入国际经济体系,中国将政治将走向自由化和民主化。

然而,随着中共掌控的中国借助国际经济体系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政权如今变得财大气粗,中国政治不但没有走向自由化和民主化,反而是走向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反面,并且创下了以大规模打击维权律师来宣扬法治进步、将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关押至死/致死的世界记录。

不仅如此,中共政权还把它在中国国内实行的那种牵制言论、打压自由的做法输出到西方国家。

原先的真心实意、半信半疑、或虚情假意的信念由此已经被确凿无疑的事实证明是有意或无意的自欺欺人。

如今,西方国家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发表中共政权不喜欢看到的文章或专著,中共当局就会拒绝给他们发放进入中国的签证,使他们不能再去中国进行实地调查和研究,使他们需要实证性调查的研究难以为继,从而阻碍甚至打断他们的学术发展。

与此同时,中共政权发挥其传统的秘密活动的特长,秘密调遣其线人在西方国家华人社区,在西方大学校园四处活动,将华人和留学生的言行随时报告中国驻外使领馆甚至直接报告北京,使生活在西方国家的华人和中国留学生人人自危,不得不实行自我言论审查,以免被中共政权列入黑名单。这种局面使华人社区和中国留学生即使是生活在西方国家,也像生活在中共统治区一样。

此外,中共政权还通过调遣它所掌控的当地华人对其所在国的政界人士提供政治现金的方式来直接影响甚至干预西方国家的政治运作。

澳大利亚难题 世界性难题

由于诸多一言难尽的原因,中共政权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运作特别明显,并在那里激起了特别明显的反弹。

美国《纽约时报》12月20日报道说,“(澳大利亚)公众对任何被指控为与中国影响有关的人表示强烈谴责,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新法案,这些法案将会加强间谍法,禁止外国的政治捐款,把干预澳大利亚民主的做法定为犯罪行为。”

在此之前,中国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包括通过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批评澳大利亚官员和媒体有关中国在澳大利亚谋求可疑的影响力的说法是反华歇斯底里。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由此产生的经济和文化影响是一个微妙的话题。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煤炭和其他出口产品的巨大胃口已带动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中国留学生每年给澳大利亚的大学系统注入的钱高达180亿美元。”

然而,除了中国至关重要的经济利益关系之外,澳大利亚还面临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就是,“有关中国试图收买澳大利亚政客、影响该国选举的指控,让澳大利亚陷入混乱,引发了人们越来越认真彻底审视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影响澳大利亚的努力,也让人担心,一场为杜绝中国影响力而进行的运动有成为麦卡锡式政治迫害的风险。”

《纽约时报》在这里所报道的澳大利亚所面临的更为棘手的问题翻译成一般中国人更容易明白的话就是,中共政权通过秘密作业在澳大利亚谋取跟澳大利亚所信奉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相冲突的影响力是明显的,但由于中共是秘密作业,澳大利亚有关当局和公众阻止中共继续进行损害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作业十分困难;假如把所有跟中共控制的中国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人视为潜在的中共代理人,就必然造成冤案,从而给澳大利亚政府制造了敌人,给中共政府制造朋友或盟友;假如对中共的秘密作业听之任之,中共的恐吓性影响力就会继续扩大。

如何在不伤及无辜的情况下制止乃至扭转中共专制独裁的恐吓性影响力扩大,不但是澳大利亚所面临的难题,而且也是全世界所有的自由民主国家目前无解的难题。

这种难题也属于中国网民说的“纠结”。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华为“木马屠城”? 台湾禁入8大敏感行业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2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