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6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话中有话:是混乱还是战略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离开白宫前往佛罗里达渡周末(2017年2月3日)

川普总统上台不到两个星期,一个接一个的大动作接连出台令人眼花缭乱。大片的美国媒体开始用“混乱(chaos)”来描述和判断川普行政的举措或其后果。例如,

“唐纳德·川普的白宫一片混乱 他就喜欢这样”(《华盛顿邮报》,1月31日)

“即将到来的混乱:川普的国家安全班子要往何处去”(《外交政策》杂志,1月30日)

“观点:为什么川普主掌白宫的混乱对工商界是坏事”(《市场观察》网站, 2月2日)

“川普频频突发推特令美国几十年来的盟国混乱”(彭博社,2月2日)

“专栏文章:一个混乱的候选人如何成为一个灾难性的总统”(《芝加哥论坛报》,1月31日)

从工商管理角度看混乱

《纽约时报》2月2日在其“常识”栏目下发表记者詹姆斯·斯图尔特的报道,题目是“混乱的个案研究:管理专家如何给川普主掌的白宫评分”。报道首先以讲故事的手法给读者介绍川普混乱这个话题的来龙,罗列川普混乱的种种表现:

“对一个大力宣扬其管理技能和以‘组织天才’作为其竞选招牌的人来说(CNN新闻节目主持人安德森·库珀语),川普入主白宫的开头可谓颠簸剧烈。他是第一位从公司主管套间直接进入椭圆形办公室的人。

“‘混乱’似乎是近来人们观察白宫时常常不禁想到的词。另一种说法是‘起伏动荡’。(一个例外是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他说,他喜欢用的说法是‘充满行动’。)

“上台不到两个星期,川普就在美国的边境制造出乱局,疏远了美国长期的盟友,大谈贸易战令市场起伏跌宕,引发了所有前任总统所见到的一些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

“就连保守的《华尔街日报》社论版也叹息他的难民政策‘拟定仓促,解释乏力,以至于在美国各个国际机场造成困惑和恐惧,立即遭受法律挫折,并在国内和国际间引发政治怒火。’

“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的领军人物、议长保罗·瑞安虽然发表一项声明赞扬川普的有关移民的行政命令,但后来也跟他拉开距离,说是‘这行政命令的推出导致一些困惑混乱,令人遗憾。’

“所有的总统上任伊始都难免因生疏而手忙脚乱。但川普有言在先,说是他可以顺畅地过渡,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真能管事的总管,而不是一个职业政客,他麾下的行政当局会运转平稳顺利,有如一台保养良好的机器。

“于是,像我这个星期所作的那样,请一些著名的管理专家纯粹从组织行为和管理成效的角度对川普上台的头两个星期做一番评估, 看来就不能算是操之过急了。

“各位专家的判定是一致的:截至目前,川普行政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典型的的反面教材,显示美国联邦政府行政部门这样的一个复杂组织不能这样管。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林德莱德·格里尔说,‘这都太基本了,我们所有的学生所上的工商管理硕士初阶课程讲的就是这种事;’从外部的各种迹象来看,‘川普迫切需要补这门课。’”

《纽约时报》记者斯图尔特接下来陈列了一连串的工商管理和组织行为学的专家评价他们眼中的川普违反基本管理原则的混乱执政言行,其中包括川普在宣布重要决策之前不跟他的内阁班子成员打招呼,更缺乏跟他们磋商,令他们猝不及防,不知如何应对。

例如,在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依然在商讨拟议中的限制移民的行政命令的时候,川普就签署了这样的一纸行政命令。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也没有事先得到征询磋商,而只是在那行政命令生效前的几个小时才看到那政令。

斯图尔特的报道说,这些学术界的一流专家们认为,这样的做法很成问题,因为身为总统或公司主管在制定重要决策时不跟下属磋商而是独断专行,会导致下属认为事不关己,因而不会为其决策进行全力的辩护,也不会全力推行其决策。

更为严重的是,“川普在决策制定过程中不但不鼓励和权衡不同的观点,反而看似认为有不同意见就是不忠。在国务院职业官员相互传送一份电文草稿对移民禁令提出异议之后,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的回应是,‘这些人要么执行计划,要么可以走人。’”

在斯图尔特所引述的专家看来,辩论和异议对达成深思熟虑的方案至关重要,而川普的白宫当局对表达异议的官员表示轻蔑或威胁的做法则会令持有不同意见的人不愿开口直抒自己的意见,结果是总统只能听到麾下的人说他想听的话。

混乱即战略乎

《纽约时报》记者斯图尔特的报道通篇是从工商管理学和组织行为学的角度来观察和探讨川普的所谓混乱:

“一些为川普做辩护的人一直说,川普总统靠着混乱而兴旺发达,过去的经验已经证明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有效的管理做法。但是,我所咨询的每一位专家都说,没有任何实证的资料数据或研究结果支持那种观念,即混乱是有效的管理工具。”

然而,在俄罗斯裔的美国作家阿纳斯塔西娅·埃岱尔看来,迄今为止川普拿到政权的路数不但有效,而且有一种不祥的奇效。

1月31日,埃岱尔在网络新闻杂志《石英》发表文章,题目是“想明白川普和(他的战略策划师史蒂夫·)班农会干什么吗?看看1917年的俄罗斯革命吧”。文章说:

“弗拉基米尔·列宁在布尔什维克1917年发动革命之前的三天写道,造反夺权要想获得成功,关键是要夺取电话和电报控制权。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每一个苏联时代长大的孩子都在小学四年级学到了这句格言。

“我万万没想到,到了二十一世纪我居然要再度反思列宁的这一忠告。苏联已经灰飞烟灭,我如今生活在美国。然而,在俄罗斯革命100周年纪念日之后的一个月,美国人迎来了他们的第45位总统唐纳德·川普。这个人跟共和党内最极端的人结盟,滔滔不绝地向美国媒体发送假新闻和阴谋论。假如说川普还没有夺取当代的电话电报,他肯定也是成功地扰乱了它们的信号。

“川普的胜利和他的内阁班子任命是否是真地相当于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的夺权行动?假如我们把川普的‘运动战’视为共和党内一个极端派冲破党内的反对把他拱上台,上述的类比就难说是牵强附会。

“列宁和川普有诸多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其中包括外国干涉为他们崛起夺权所发挥的明显作用。尽管人们一直没能拿到确凿的证据,但列宁的迅速崛起和夺权长久以来被认为是跟德国的暗中协助有关。搞乱俄罗斯符合当时的德国的重要利益,因为俄罗斯在当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是德国的主要敌国。列宁直到1917年4月流亡瑞士。列宁和他的同党后来被准许乘坐一列特别的‘密封列车’通过德国领地最终抵达彼德堡,并在那里跟其他布尔什维克汇合,一道策划了第二次无产阶级革命。许多著名史学家认为,德国人也为传播布尔什维克宣传的《真理报》提供了数目可观的资助。

“在100年后的美国,美国诸多情报部门和国会共和与民主两党的成员也得出一个共识,这就是,图谋开倒车和反民主的俄罗斯政府干预了美国2016年的选举,利用网络战来使选情向亲普京的候选人倾斜。西方国家解除对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的制裁,这种前景在几个月前还不可想象,如今已经成为可能。在这后工业化的世界上,集权主义也可以全球化了。”

政变正在进行中?

川普及其亲密顾问利用混乱或制造混乱从而乱中夺权,这种观点在当今美国似乎并非孤立。2月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网站发表一篇来论,标题是,“唐纳德·川普和史蒂夫·班农的政变正在炮制中”。

顺便说一句,川普总统认为CNN是特别喜欢散布有关他的假消息的美国主流媒体之一。他先前多次明确表示对CNN特别反感。

发表在CNN网站上的这篇来论的作者是纽约大学历史学和意大利研究教授鲁斯·本-吉亚特。她的文章说:

“川普总统上任还不到两个星期,但你已经有了头脑爆炸的感觉了吗?假如有了那种感觉,那就是正中唐纳德·川普和我们的影子统治者史蒂夫·班农的下怀。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推出行政命令,发出威胁性的言辞,这一切虽然完全符合川普在竞选期间的做出的许诺,但却让很多政治观点各不相同的美国人感觉穷于应对,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感到忧心忡忡。

“川普迄今为止所发出的最引人注目的行政命令,即禁止一些人口大多数是穆斯林的国家的人入境美国,在政府机构和个人当中引起困惑和混乱。其困惑混乱部分是来自政令宣布得非常突然,让执法人员和公众不知所措。

“欢迎亲尝这种这震动性举措。这种举措的目的恰恰是打乱政治体制和公民社会,在公众和政界造成眩晕和方向感错乱,这样就有利于领袖巩固其权力。

“那些至今依然拒绝认真看待川普的人会提起他上任初始的杂乱无章。然而,这种闪电战式的杂乱无章是蓄意的。星期六(1月28日),他的顾问凯利安·康威发推说,‘习惯起来吧。美国总统是一个有行动、有影响的人…震动体制。他这才是刚刚开始呢。’

“就像康威所暗示的那样,川普上任头几天的所作所为可以看作是一出更大的戏剧的前奏,这一前奏反映出川普和班农的思维方式。我们观察他们的言行,难以排除他们要实行某种政变的意图。

“很多人或许会对我使用‘政变’一词皱眉,因为这个词令人想到在一些遥远的国家,军人团伙动用暴力和突袭手段来夺取权力。美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川普通过合法的途径获得了权力,但本星期已经有很多迹象显示,川普的圈内人意图对现有的政制进行震动或打击,并利用由此而来的混乱和流动空间建成一个政府中的政府,只是听命于首席执行官。”

来自福克斯新闻的观点

川普总统星期三(2月1日)在华盛顿出席一次公开活动的时候再度指责CNN对他“非常敌视”,他不看CNN,因此也就不太看得到CNN的一位他所喜欢的评论员出镜评论。与此同时,他又表示,保守派的福克斯新闻“一直对我很好”。

2月2日,福克斯新闻网站发表专栏撰稿人卡尔·托马斯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川普上任没几天,左翼的叙事就一目了然”。这篇文章认为,美国主流媒体对川普上任之初的种种举措,尤其是对暂时中止移民和难民入境美国以便对他们进行更为严格的甄别的政令的强烈批评和抨击纯粹是胡扯:

“川普上任没几天,左翼的叙事就一目了然。首先,他们说是川普是一个‘不合法的’总统,因为他没有赢得多数选民票,尽管他们也声言有‘选民欺诈’。

“然后,左翼再尝试谩骂,说他不适合当总统,道德败坏,手段高压,法西斯,不一而足。他的支持者的则对他不离不弃,竞选期间左翼对他使用类似战术时,他们也没有动摇。

“如今,左翼的叙事又发展为‘种族主义’。这是一个左翼动辄祭出的万能词,可以出于任何理由挂在任何人身上。在媒体盟军的鼓励下,民主党人将暂停7个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国家的移民进入美国的做法称作‘种族主义’,并称之为旅行‘禁令’。然而,最近的《今日美国报》则报道说,国土安全部在星期天(1月29日)夜间表示,‘根据川普发布的政令而被拘留的109个旅行者的案例在经过进一步的甄别之后已经全部解决。’在经过进一步的甄别之后,国土安全部也‘放行了392个永久居民,使他们得以进入美国。’

“这种做法不应当令人感到意外。这是川普在竞选期间发出的承诺。

“既然是主要媒体没有指出,我们就应当指出,过去的6位总统一直是限制或完全禁止他们认为是来自世界危险地区的人移民美国,因为他们根据1952年的移民和国籍法有权这样做。这些总统也包括奥巴马总统,…

“我在埃博拉疫情发生期间进行国际旅行,美国移民部门的官员就会例行公事,询问我是否去过埃博拉病毒流传的地区。假如我去过,你就可以打赌,我会被挑出来受到进一步的讯问和甄别,甚至被检疫隔离。我进行国际旅行,就必须在美国海关和移民表格上列出我所去过的国家。假如我所填写的表格显示出我经常去那些恐怖主义肆虐的地方,我就会被询问我那些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壁垒分明的对立

综上所述,川普总统上任两个星期,主流媒体和保守派媒体已经摆开势不两立的架势。这里所谓的势不两立是指双方不但对相同的基本事实做出完全不同的解读,甚至对什么是基本事实也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保守派政论家派基·努南2月2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写道:“战斗各方壁垒分明,谁也没有兴趣聆听对方的观点。”努南虽然在原则上并不反对川普总统的一些政策,但是显然对其推行方式颇有微词。她专栏题目的是:“在川普的华盛顿无处安定”。努南形象地描述说:“川普先生让所有的电路都超负荷,让一切都通了电,火花四射,处处电击。”

在谈到关于移民的行政令时,努南写道:“行政令的公开支持者争辩说,政令使得保护美国安全的努力更加有力和有重点,而且他早就保证要这样做;这不是禁令而暂缓令,而且针对的范围也是有限的。但是,如果不是突如其来或毫无协调的话,做这件事本来不必付出这些代价。你应该帮助你在政府和国会的盟友了解、理解并帮助你,为你辩护。可是他们却被忽视了。”

曾经担任里根总统撰稿人的努南说:“总统和他的幕僚们误以为攻击就是果敢。他们意在突破,却导致破坏。超负荷的电路让他们自己也被灼伤。你制造混乱的话,人们不会尊重你。谨慎不是软弱。小心是美德,不是坏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