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3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话中有话:法官表演司法独立


华盛顿州司法部长在记者会上鲍勃·弗格森谈上诉法庭拒绝解除对川普总统旅行禁令的禁止令(2017年2月9日)

表演艺术长久以来在许多文明古国被认为是一种下贱的行当,只有下贱的人、社会地位跟贩夫走卒乃至乞丐类似的人、上不了正道的人才会从事那种行当。即使是在表演艺术可以赚大钱、演员社会地位如日中天的今天,这种传统观念依然难以扭转。

这就是为什么提起“法官表演司法独立”,许多人会不禁皱眉——司法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说法官“表演”司法独立岂不是过于轻浮,过于不严肃了吗?

司法就是表演

然而,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现代法治(代议制民主)创始国英国,司法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蓄意的表演。因为司法是一种建构,一种规范,只有被社会大众看到(即只有清晰无误地表演出来、而且是以吸引眼球的方式表演出来)才能发挥建构和规范的功能,才能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长治久安)。

在英国,法官和律师上庭至今要戴假发以示庄重,则更是明显的表演。虽然表演只是表面文章,但在这表面文章之下,是现代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一个司法原则,这就是,公平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不用说,这里的“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就是表演,即表现和演示,以便建构规范,使公众可以模仿和遵循,使社会秩序得以维持和改良。

美国的司法制度承袭英国,因此,在当前美国司法当局与川普总统行政当局围绕川普发布的有关移民和难民的旅行禁令的司法纷争中,美国法官刻意表演他们的独立性,表演美国的司法独立也就是题中之义,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理所当然了。

美国法官的表演

美国法官最新的引人注目的司法独立表演是2月9日美国东部时间晚上,在听取了川普行政当局和华盛顿州/明尼苏达州的法律陈述并对原告被告双方做出质询之后,由三名法官组成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做出一致裁决,维持下级法院的禁止令,禁止川普行政当局执行其有关移民和难民的行政令。

三位上诉庭的法官写出的29页的判决书当中的关键词句是:

“政府没有指出证据显示:任何一个来自行政令所提出那些国家的外国人在美国实施了恐怖主义袭击。政府非但没有展示证据说明该行政令的必要性,反而采取一种立场,认定我们绝对不可审核其决定。

“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在这里,三位法官对川普行政当局使用如此斩钉截铁的措辞,尤其是他们如此使用人称代词“我们”,清晰地向美国公众乃至国际社会展示了他们表演美国司法独立的意图。

事关宪政民主

美国媒体在报道这一新闻发展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突出其戏剧性。

彭博社记者埃里克·拉森、卡迪凯·梅罗特拉、鲍勃·沃里斯和大卫·沃雷科斯在他们联合采写的报道中又对这里的戏剧性有所添加:

“这些法官在他们的判决书中写道,行政当局(所声称的那种法院不可审核其决定)的观念‘与我们的宪政民主制的基本构架背道而驰。’三位法官当中的两位分别是由两位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另一位则是由一位共和党总统任命的。上诉庭以不签名的判决书的形式公布了他们的法律意见,从而使川普无法把他们单独挑出来。川普近来在法院审理这一案件的过程中反复发出推特,对司法体系进行批评。”

顺便说一句,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川普总统通过推特和公开讲话,反复对法官和司法体系进行了激烈的批评。他表示,司法系统假如不按照他的意图恢复旅行禁令,要是美国再出现恐怖主义袭击,阻碍行政当局施行旅行禁令的法官和司法体系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要承担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罪责。

截至目前,法官们对川普总统的这种批评和威胁保持了沉默。分析人士认为,法官们选择保持沉默是因为他们拥有终身职位,而美国的宪政民主司法制度设立这种法官终身制的目的就是要确保他们不需要担心总统的喜好或民意的压力,从而得以在最大程度上根据他们的良心和知识解释法律、运用法律、维护法治。

另一位法官的表演

可以说,面对来自川普总统的激烈攻击,美国法官们能够安然保持沉默,是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设计为他们提供的一种奢侈。然而,在众多的法官有一个无法享受这种奢侈的例外。这位例外的法官就是川普总统在2月1日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尼尔·戈萨奇。

2月9日傍晚,美国的大新闻是上诉庭维持华盛顿州联邦法官罗巴特就川普的旅行禁令发出的禁止令,当天上午和整个白天的重头新闻则是川普总统在当天早上接近7点时发出的一则推特:

“理查德·布卢门撒尔参议员从来没有在越南打过仗,但他却在好多年里说在那里战斗过(大谎),现在又在乱说戈萨奇法官对他说的话啦?”

川普总统在这里所说的布卢门撒尔参议员乱说的话,是指该参议员在跟戈萨奇法官举行晤谈之后对外表示,该法官认为川普总统近来法官和司法系统反复发出的攻击“令人沮丧”和“令人心寒”。

布卢门撒尔参议员对外公开表示获得川普总统提名的戈萨奇法官如此评价川普总统已经是前一天的美国大新闻,川普总统在9日清早发出的上述推特更是给这热辣新闻火上浇油或锦上添花。

美国媒体随即进行的调查显示,多个可靠的消息来源,包括来自戈萨奇法官左右的消息来源证实,布卢门撒尔这次不但是没有撒谎,实话实说,而且是戈萨奇法官本人明确要求他对外如此说,并且对他说,“你可以对外重复这话,就说这是我说的”(You can repeat that. You can quote me)。

这些消息的出炉使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2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陷入困境。斯派塞的窘态又成为娱乐性新闻。

但就戈萨奇法官而言,他的这种言行显然是一种表演,一种人格独立、司法独立的表演。

在许多人看来,假如没有这种表演,他就显得像是川普行政当局的哈巴狗,会使他的法官名声受到不可修复的伤害,无论是他是否能当上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没有这种表演,川普总统的名声也会受损,因为公众会认为他挑选的最高法院法官是一条好哈巴狗,但不是一个合格的法官。

用亲川普总统的福克斯新闻媒体评论家霍华德·库尔茨的话说就是:

“尼尔·戈萨奇发出了一个信号,一个清晰无误的信号,这就是,他将会是一个独立的大法官,即使在裁断涉及挑选他担任大法官的总统的案件的时候也必将如此。他希望把这种信息传达出去。”

司法是一种表演,也是一种信息传达。截至目前,通常对批评性意见会迅疾反击的川普总统没有对戈萨奇的批评做出反应。

对眼下这种戏剧性的局面,美联社记者卡尔文·伍德沃德2月10日从华盛顿发出的一篇报道有这样的描述:

“最高法院法官被提名人通常不会反咬提名他们的人。眼下,唐纳德·川普总统很是郁闷,难以接受他被反咬这一事实。”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