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0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纽约华人集会抗议市长废除特殊高中考试制度


纽约华人集会抗议市长废除特殊高中考试制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15 0:00

纽约华人集会抗议市长废除特殊高中考试制度

纽约市至少有三个亚裔聚居的学区委员会反对市长白思豪废除特殊高中入学考试的计划。星期四,一些华人家长和孩子举行抗议集会,要求保留这一考试制度。

星期四,纽约市皇后区第26学区委员会举行会议,就反对市长白思豪和州议会废除特殊高中入学考试议案的决议进行表决。

举行会议的大楼外,数十名以华裔家长和他们的孩子为主的抗议者集会,督促在里面开会的学区委员投下赞成票。

主持集会的纽约市第24学区委员黄友兴说:“我们家长全部一窝蜂出来,第一,要他们支持这个决议,投赞成票,送到市长和教育局长那里去。”

亚裔学生人数占绝对优势

纽约有8所特殊高中,数十年来通过一项专门考试择优录取新生。上月特殊高中揭榜,亚裔学生占录取新生的一半以上,而占学生总数三分之二的非洲裔和拉美裔学生却仅占其中的4.1%和6.3%。

市长白思豪认为这种局面极不公平,决心废除造成这一结果的特殊高中考试。他在州众议会的盟友已提出分三年废除这一制度的议案,而白思豪本人在议案未通过的情况下做出决定,从新学年开始,将20%的纽约特殊高中名额给予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非洲裔和拉美裔学生。

亚裔民意代表无一被咨询

与会的民意代表认为,特殊高中考试制度行之有年,无人认为其有文化或种族偏见;他批评市长在未咨询任何一位亚裔民意代表的情况下就做出决定。

纽约市皇后区第23选区市议员郭登琪(Barry Grodenchik)说:“我不理解的是他们怎么能做出一个计划而不咨询国会议员孟昭文,我的同事、市议员顾亚明、陈倩雯,州众议会议员牛毓琳、金兑锡?纽约市亚裔人口不断增长,大约占15%,我跟他们密切合作,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中无一就这一计划被咨询。”

1000户迁出严重影响房地产

组织这一活动的四个孩子的家长胡小媛说,如果州议会通过了市长的计划——所有公立初中成绩最好的7%学生自动进入特殊高中——那么那些原本可以进入特殊高中的该学区的数百学生将无处可去,因为本地高中早已超负荷130%在运作。他们的唯一选择就是搬出去。她预计这个以亚裔为主的社区将会有上千户迁出去,结果将严重影响华人毕生辛苦积蓄的房地产。她说:

“算一下三个初中都搬的话就会是1000户人家会搬家。1000户人家搬家,你想想这个房产影响将会是如何?这群人里有很多地产的人,他们可以告诉你们答案。甚至有人打电话给我,小孩只有3个月她就问我要不要搬到长岛去。”

70年代非洲裔曾是多数

有华人社区活跃人士认为,市长的计划仅凭单一数据,但有许多数据说明他是错的。纽约市亚裔民主党俱乐部会长赵靖桉(Kenneth Chiu)说:

“是的,三分之二的学生是非洲裔和拉美裔,我们并不反对他们,他们应该享有平等机会,享有其他任何人都有的机会。问题的关键的是特殊高中项目,1970年代时,布鲁克林科学高中有60%的学生是非洲裔,整个特殊高中里有30%是拉美裔。市长需要看一下历史,考虑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今天会走到这一步?”

跟妈妈来参加集会的7年级生江承睿说,录取特殊高中的标准不应该按种族比率而是学习成绩。他说:“因为我们都住在纽约,不是黑人或者白人或者中国人可以这样子分学校,是要看你多聪明,你多努力学习,然后才可以选你去哪个学校,不是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已被茱莉亚音乐学院作曲系录取的7年级学生陈悠天说,她觉得市长的计划会影响她的未来:“如果以后不去好的学校那就不可以拿好的工作,如果没有好的工作的话你的生命就不好了,然后你就会不开心。”

要有自己的声音必须积极投票

已经考入特殊高中史代文森的一名学生和他的家长也来与会。这名叫乔音的家长说:“原本我不怎么感兴趣那些社区的事情、选举的事情,但是今年我觉得我们需要大家站起来,为了我们自己的社区,为了我们的孩子。”

纽约华美同源会理事林小莲在集会上手举一张选民登记表,呼吁华人必须积极投票:“如果你希望市长、任何一位公共官员倾听我们的声音,如果你希望我们的社区有自己的声音,你就必须登记并参加投票。”

集会进行一小时后,在大楼里开会的学区委员投票通过了反对市长白思豪和州议会废除纽约市特殊高中入学考试议案的决议。据悉,纽约市亚裔聚居的第24学区和第30学区也都通过了类似决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