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2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一带一路” 但习近平仍将执意推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4月26日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欢迎宴会上发表讲话后举起酒杯。

因为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严重打击,中国大幅度减少了“一带一路”针对国际基础设施的资金投入,这是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报道得出的结论。不过,《一带一路:当中国力量遭遇世界》一书的作者傅立门指出,中国政府可能借助疫情对该项目实施转型,因此必须警惕“一带一路”卷土重来。

从贷款基建到输出科技

波士顿大学全球政策发展中心12月成立的中国海外开发性金融数据库显示,2019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海外贷款仅为40亿美元,远远低于2016年的750亿美元。

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王小龙今年6月表示,20%的“一带一路”项目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30-40%的项目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不过,牛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傅立门指出,“一带一路”绝不仅仅是贷款和基础设施建设。他说:“我们看到,中国对外贷款数额大幅下跌,中国停止在海外发起道路、港口、桥梁和发电厂等传统领域的项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带一路因为新冠疫情而结束了,因为一带一路的理念原本就不只限于基建,它的范围其实大得多。一带一路是一个政治运动,包含国内和国外的组成部分,它其实旨在重现中国的帝国辉煌,让中国回到世界政治和经济体系的中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1日表示,中国“一带一路”不会因为疫情止步,并表示健康丝绸之路、数字丝绸之路、绿色丝绸之路将成为新的合作亮点。

傅立门补充说:“2021年,我们会看到一带一路的转型,从2010年代的以经济贷款和金钱支出为重点,转变为以高科技为主,而且这个转型依然可以让中国实现其大部分目标。”

疫苗牵引一带一路

中国据称已与超过40个国家保持疫苗合作,而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也参加了“一带一路”,包括印度尼西亚、 孟加拉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土耳其, 阿联酋、巴林、秘鲁、约旦、埃及、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秘鲁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多次明确表示,“中国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愿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此外,中国总理李克强8月也曾承诺向湄公河沿岸国家优先提供疫苗。多数非洲国家和湄公河沿岸国家也都是“一带一路”的参与者。

傅立门表示,在疫情期间,“一带一路”的重点就是“疫苗外交”,而且相比美国,中国在这方面具有优势。他说:“中国可以把已经生产的数亿剂疫苗作为礼物捐赠出去,加强其外交关系,树立全球卫生系统领导者的形象。美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给自己国家的人接种,以达到群体免疫,中国却可以到处做宣传,而且可以让2020年的事情翻篇。”

中国目前有两款新冠灭活疫苗已经展开了大规模接种,已经有数十万人接受注射。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款疫苗都还没有完成临床三期试验,也还没有证明试验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从来没有其他国家在常规药物试验程序之外,以如此之大的规模给人们注射未经检验的疫苗。此外,中国在2004年到2018年间,陆续有过多起疫苗丑闻,疫苗安全问题和系统性腐败依然堪忧。

绿色一带一路

11月底,中国官媒中新社发表题为“后疫情时代,如何重塑‘一带一路’?”的文章,强调该项目必须进行绿色转型。

近几年来,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开展了大量清洁能源和绿色项目,包括位于南非的中南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位于马尔代夫的可持续固体废物处理系统、哈萨克斯坦札纳塔斯风电项目融资协议、南非的德阿风电项目以及巴西美丽山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等等。

波士顿大学全球政策发展中心研究员凯文·加拉格尔指出,“我们现在看到一些中国海外投资转向风能和太阳能的迹象,中国也很容易成为领导者,因为它在本国的绿色能源投资就位居世界前列。中国正在成功利用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让一些本国企业更加国际化。”

德国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学院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内,中国有九年都是全球绿色能源投资最多的国家。相比之下,美国2017年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随之消失的还有为绿色气候基金承诺提供的30亿美元资金。

傅立门提醒说,美国在绿色能源政策上的后撤,可能为中国进一步占领国际市场提供了便利。他说:“中国想要从中获利,不仅是在国内进行能源转型,而且也要占领国际绿色科技市场,中国从西方公司盗窃了很多技术,也自己发明了一些,他们试图在欧洲等地打败美国,占据行业主导地位。”

不过,中国目前仍然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2018年达到了13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1/4以上。按照数据服务商路孚特2019年的统计,全世界目前正在建设的燃煤电厂中,高达70%依靠来自中国的资金。自2013年以来,一带一路项目承诺的火电资金高达500亿美元,装机容量近2700万千瓦。国际能源署也指出,中国要达到今年提出的“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将遇到极大挑战。此外,想要疫情后尽快实现经济复苏,传统做法是使用更多的化石燃料,这也会成为减排的障碍。

数字丝绸之路

中国早在2019年就提出了数字“一带一路”的概念,而疫情之后,中国官方多次就此进行重点宣传。比如,中国官媒《光明日报》6月发表题为“全球抗疫的大环境下推进共建数字‘一带一路’”的报道,为数字“一带一路”造势。紧接着,《人民日报》同月发表题为“数字‘一带一路’成全球经济新引擎”的文章,称中国正大力推进数字“一带一路”的建设,并且“可为疫后世界经济复苏提供经验和思路”。

目前,中国正在迅速占领发展中国家的数字技术建设,比如华为和中兴正密切参与在第三国市场开发5G网络技术,其中还包括28个欧洲国家的5G建设合同。2020年,华为与肯尼亚签署智慧城市和数据中心合同,与巴基斯坦签订云数据中心建设合同,在泰国推出东南亚首个5G测试平台。另一个数字领域巨头阿里巴巴也在中国以外拥有22个海外数据中心。

对于基础设施欠发达的非洲和亚洲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而言,中国为他们提供了加入高速数字世界的机会。因为中国公司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提供较高质量的产品,占领市场份额,从而拥有更多可用于研究和开发的资金,这些都将冲击西方科技公司的竞争力。

另一方面,中国在输出网络和数字技术的同时,也在输出自己版本的互联网治理规范,这意味着中国的网络监控系统和随之而来的人权侵犯也可能在其他国家复制。

傅立门说:“中国正在打造一个数字独裁工具包,可以让独裁者监视他们的政治对手,并且维护其政权。中国的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出口到了海外,这个技术一开始是用新疆的维吾尔人测试。还有智能城市技术,这个号称是用来减少犯罪的。这些技术让西方国家担忧,却对发展中国家的独裁者充满了吸引力。”

习近平要比肩“汉武帝”的决心

《一带一路:当中国力量遭遇世界》一书统计了“一带一路”在其成员国的表现,发现该项目在相当一部分国家都取得了成功,而且这些国家并不认为相关项目是西方世界长期以来批评的“债务陷阱”。相反,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认为,从中国获取的大量贷款和其他援助可以巩固他们的政权,带来有效的政治影响,而代价不过是帮助宣传中国的形象。

傅立门进一步指出,即使“一带一路”目前效果不佳,或者在未来遇到阻力,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都会强行将项目延续下去。他说:“‘一带一路’和习近平的政治遗产及个人性格密不可分,这不仅是一个基建项目,而且是他想写进历史书里的口号。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一带一路’不是可以选择的。就算你觉得这个项目的动机是错的,你也别无选择,必须执行,因为这是一个忠诚度测试。”

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概念,与其在2012年11月提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 “中国梦”一脉相承。《一带一路:当中国力量遭遇世界》一书指出,中国在宣传这个项目时,往往将其比喻为“新丝绸之路”,暗指习近平可与汉武帝比肩。

傅立门说:“习近平想要人们记住自己是汉武帝第二。他改写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然后教给中国学生一套新的 ‘历史事实’,这样他就可以说‘一带一路’和古代的丝绸之路很接近。这是习近平把自己写进历史的方式,不容许任何批评。如果习近平想要放弃一带一路,那么新冠疫情会是最好的契机。但是现在整个中共都在强调‘一带一路’,这意味着只要习近平大权在握,‘一带一路’就不会消失。”

11月以来,习近平在出席的多个外交活动上强调“一带一路”的重要性,比如11月10日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17日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二次会晤、20日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以及21日至22日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五次峰会。

转型后的“一带一路”更加危险

尽管“一带一路”目前在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冲击之下岌岌可危,但是中国政府积极采取的转型措施很可能让这个项目死灰复燃,甚至带来更多的威胁,尤其是中国的数字技术输出能够使其在全球搜集情报和信息,并且帮助其他独裁政权监控其管制之下的民众。

傅立门说:“中国开始意识到,可以不花那么多钱而达到同样的效果。比如出口高科技产品来赚钱,而不是冒风险提供贷款。综合疫苗、绿色科技以及数字技术,还有独裁工具,我觉得中国正在建立一个可怕的全球扩张策略,它的外壳就是‘一带一路’。就算这个策略只吸引几个国家,它也会损害到美国的国际地位,并且可能让一些对美国不利的国家变得更强大。”

傅立门还指出,美国要遏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就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发展中国家会赞同美国对该项目的定义,或者自觉退出该项目。他说:“这些国家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他们不想让美国来教育他们。所以解决的方案不是希望这个世界变得不一样,希望各个国家都像我们一样看到中国的威胁,而是去设身处地为这些国家考虑,了解他们为什么想和中国合作,然后改变我们的对外投资、外交、对外援助以及公共卫生政策,然后我们才能提供给他们和中国不一样的项目,而且是更好的项目。”

波士顿大学的学者加拉格尔则认为,美中之间在外国投资上也有合作的空间。美国拥有丰富的对外投资经验,也了解其中的风险,两国合作可以帮助世界经济更好地从疫情中恢复。他强调,“我不是说美国和中国在每个领域都要合作,但是在公共产品方面,两国有共同的利益,因为我们是经济实力最强的两个国家。因为如果气候变化、疫情还有经济危机继续恶化,会损害到美国人、中国人以及全世界人们的利益。”

中国对外贷款合同检索

本数据集收录了约100个中国国有实体与非洲、亚洲、东欧,拉丁美洲和大洋洲24个发展中国家政府借贷者之间的贷款合约。为了进行基准分析,数据集也提供了另外28个(商业、双边和多边)债权人的约142个贷款合同。这些基准合约来自喀麦隆。喀麦隆是政府公布了与各类国际债权人的所有债务合约的极少数国家之一。这个数据集体现了每一个贷款合约的金融特征(如本金、利息、货币、到期、分期偿还时间表、抵押,担保)和非金融特征(如偿还优先、保密条款、违约、终止和取消权利、适用法律,主权豁免)。

这些合同是通过威廉与玛丽大学的研究室AidData负责的多年数据收集项目获得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