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3 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费城应对阿片危机战役优先处置重灾区


费城应对阿片危机战役优先处置重灾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2 0:00

费城应对阿片危机战役优先处置重灾区

川普总统的阿片危机委员会要求得到更多的联邦资金来抗击阿片成瘾以及美国因过量服用阿片导致的死亡事件。每天有超过175名美国人因此丧生,川普政府已经宣布阿片危机是“公共卫生紧急状况”。美国之音记者走访了费城一个存在严重阿片泛滥的社区。

在费城的肯辛顿区,市议员玛丽亚·桑切斯正努力让她的社区摆脱处方阿片和海洛因。

她说:“当一个社区有1千2百名医生写处方,那就是个问题。这是不断恶化的问题,现在海洛因又在肆虐,真是雪上加霜。”

肯辛顿长期以来一直是海洛因泛滥的重灾区。现在又出现了所谓的“疼痛诊所”,一些医生违法多开阿片药物,这些药物在黑市上出售。那里是阿片上瘾者前来购买使用药物的地方。

帕特里克·特雷诺尔是药物执法局的官员。他表示这里的阿片使用者能够找到一些美国最便宜和最纯的海洛因。

他说:“有大量的单独行动的毒品贩子,他们都在争夺同一个顾客的钱,这就是令海洛因的纯度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

瘾君子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肯辛顿。一些人没多少钱,瘾又很重,所以就留在这个地区。没有透露自己姓氏的萨拉就是其中一位。

萨拉是海洛因使用者。她说:“一些东西总是让我回到这里。我的思想就是让我回到这里。我不想,而且我大声哭泣。有很多负罪感,就像你觉得让你负罪的什么东西,你又不能应对这种负罪,所以你只好自暴自弃了。”

药物执法局费城主管、特别探员加里·塔格尔说:“费城就是一个很大问题的缩影。”

塔格尔领导着药物执法局的费城分局。他说,除了海洛因毒贩之外,他们还逮捕了多开阿片药物的欺诈医生。

他说:“这些是各种各样的欺诈者,医生和药剂师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赚钱。他们就是我们要绳之以法的对象,不仅没收他们的执照,还要把他们投入监狱。”

费城卫生专员托马斯·法利医生说:“今年我们记录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200人。这个问题没有减轻,反而更严重了。”

像不愿意告诉记者全名的安东尼这样流落街头的阿片成瘾者,正在努力寻求帮助。

他说:“你去药物戒除中心,那里百分之70的人都没有药物成瘾问题,他们就是想要住处,找个地方住下,就是想找地方过冬。因此真正需要药物戒除治疗的人只能待在街上。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去戒除治疗地点寻求帮助。”

记者问安东尼:“他们没有帮你,你得不到帮助。”

他回答说:“那里没有床位。他们总是说,没有床位,明天再来,没有床位”。

萨拉说:“如果我要转变,就必须有非常密集的治疗。但是如果你到了这个程度,他们不会真的提供帮助。你只能得到最少的治疗。他们真的不喜欢有毒瘾的人”。

市议员桑切斯说:“当人们放纵自己的时候,他们只想继续嗑药,获得快感。对这些人来说,他们每天要注射毒品10次,12次,15次。因此当他们不断放纵毒瘾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回到这里的。很多时候他们并没有准备好接受治疗。如果他们准备好要接受治疗,他们需要和他们的家人在一起。”

如果肯辛顿社区不能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这个社区的吸毒者走的是一条危险的道路,会导致更多的药物过量和更多的死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