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3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专访梅惠琳:华盛顿应坚持对台“战略模糊”政策


资料照片:参加2020年“金色眼镜蛇”演习的美国军人在泰国东部海滩登陆(2020年2月28日)
资料照片:参加2020年“金色眼镜蛇”演习的美国军人在泰国东部海滩登陆(2020年2月28日)

美国总统拜登5月23日在访问日本时明确表示,如果台湾受到中国的攻击,美国将动用军事力量保卫台湾。尽管拜登总统本人和美国国务院事后都一如既往地表示,美国的对台政策并未改变,但分析人士越来越倾向认为,这并不是拜登的口误,而是一种新的策略,标志美国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在对台湾的立场上正在从几十年来坚持的“战略模糊”转向“战略清晰”。

美国对台政策是否应从“战略模糊”转向“战略清晰”,成为美国政界和学界热烈讨论的话题。知名中国军事战略专家、斯坦福大学弗里曼·史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Freeman Spogli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专门研究中国军队和安全政策的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是认为美国应坚持“战略模糊”政策的学者之一。

中国军事和安全政策问题专家梅慧琳(Oriana Skylar Mastro)
中国军事和安全政策问题专家梅慧琳(Oriana Skylar Mastro)

她日前在纽约时报发表了标题为《美国真的能保护台湾吗?》的评论文章,指出拜登政府摒弃长期以来的“战略模糊”政策是危险的。她也警告说,认为明确美国会出兵保卫台湾即可吓阻中国发动武力攻台是严重的战略误判。梅惠琳也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美国之音就此专访了梅惠琳。梅惠琳表示,台海两岸的军力已严重失衡,过早地表明战略意图可能会导致解放军先发制人地打击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和航母战斗群,从而使华盛顿出兵保卫台湾的承诺落空。

所谓“战略模糊”是指华盛顿几十年来一直避免就是否武力保卫台湾做出任何战略上的承诺,希望这种模糊姿态能够阻止两岸采取打破现状的行动。

5月30日,在美国参议员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到访台湾之际,中国解放军出动30架次军机侵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为今年1月以来规模最大。解放军明确表示,“在台岛周边海空域组织多兵种联合战备警巡,这是针对美台勾连采取的必要行动。”有专家警告说,美国应做好与中国发生正面军事冲突的准备。

梅惠琳表示,解放军将从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糟糕表现中汲取教训,而美国真正能够吓阻北京武力攻台的唯一途径是提升自身在亚太地区的实力,从而对北京形成有效的威慑力。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不仅需要鲜明地反对中国对台湾的恫吓,也要进行精明的外交,展示美国对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承诺来缓和北京的焦虑。

以下是本次专访内容的节选。

记者:越来越多的外交政策专家和学者以及前任和现任政府官员都主张,美国应该抛弃长期以来在台湾问题上坚持的“战略模糊”政策。但似乎您不赞成这一主张,为什么您不支持“战略清晰”?

梅惠琳:战略清晰没有好处,反而有很多缺点。主张战略清晰的人并不了解中国的核心算盘是什么。我认为他们的看法是,如果中国相信美国会为台湾出战,那么中国就不敢对台湾动武,就会被吓住。没错,但那是30年前的中国,而不是今天的中国了。在目前的某些情况下,即使美国参参战,中国也能打赢。因此,仅仅是美国宣布会武力介入,它对改变中国是否使用武力(攻台)的影响都不大。事实上,根据我的研究,大多数中国战略家在做出这类关于使用武力风险的决定时,都会把美国的军事干预计算在内。另一方面,(战略清晰)也有很多弊端,那就是如果中国百分之百地确信,如果中国领导层确信美国会参战,那么就没有理由在冲突的初始阶段对美国置之不理。

底线是,美国在该地区有一些严重的弱点。如果中国在初期对美国的军事基地发动猛烈攻击,甚至可能是对台湾发动攻击之前,那么美国实际上是无法保卫台湾的。因此,我认为应该要让中国(对美国的战略意图)抱持一些不确定性,以便美国在冲突的早期阶段能够拥有一些腾挪的时间和空间。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判断,我们还是不要攻击美国了,因为美国可能并不打算卷入。这可能是现在美国能够成功保卫台湾的唯一情况。

资料照片:2021年月19日美国航空母舰卡尔文森号、导弹巡洋舰尚普兰湖号和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查菲号与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在太平洋航行。
资料照片:2021年月19日美国航空母舰卡尔文森号、导弹巡洋舰尚普兰湖号和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查菲号与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在太平洋航行。

记者:如此说来,中国是不可能被吓阻住的,因为北京已经决意要武力进攻台湾?

梅惠琳:我们是可以威慑住中国使其不敢入侵台湾的。但中国的计算不是基于我们是否参战的决心,而是基于美国的作战能力。因此,如果美国对其在该地区的兵力态势做出重大改变,从而有能力阻止中国以武力夺取台湾,那么中国领导人可能就不愿意铤而走险了。

记者:乌克兰战争将如何改变中国领导人对武力攻台的决策?

梅惠琳:我认为乌克兰战争实际上并没有改变什么。如果有的话,它只是强化了中国领导现有的看法。例如,俄罗斯军队在这次战争中的表现并不出色,特别是他们在后勤和指挥控制方面存在问题,但习近平已经在2013年发现了中国在这些方面存在的问题,并努力在这些方面进行改进。 我认为,实际上中国之所以还没有试图通过武力夺取台湾,是因为他们认识到在指挥控制以及后勤方面的问题尚未解决。近年来,他们开发了新的系统,他们目前正试图在发动攻击前进行演练。

中国无法从乌克兰战争探究美国保卫台湾的能力,也无法得知美国出兵保卫台湾的决心。美国非常清楚,它不会为乌克兰而战,同时拜登总统更清楚,我们在乌克兰的立场与我们在台湾的立场无关。当然,中国的军队是一支专业化的部队。他们会吸取教训,了解哪些是他们的弱点或他们没有想到的漏洞。如果有的话,他们会对其进行改进,使自己在未来处于更强大的地位从而取得成功。因此,我认为乌克兰战争并没有改变中国的盘算。他们现在不去拿下台湾,更多的是为了强调,世界已经被乌克兰分心,中国再对台湾下手,没有任何好处。这种逻辑对北京来说,在政治上和行动上都没有什么意义。

记者:一些军事领域和外交领域的专家都主张美国向台湾提供更为先进的武器,甚至包括进攻性武器,从而提升台湾整体的作战能力。您认为,这是一个有效防止中国入侵台湾的策略吗?

梅惠琳:这要看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武器。我认为我们必须坦诚,如果中国军队现在达到了可以击败美国的地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无论如何是无法保卫自己的。我的意思是说,台湾与中国的军事力量对比极为悬殊。我们的出路是台湾能够挡住中国攻击足够长的时间,让美国军队能够得以赶来驰援。几天的时间或许是极其重要的。所以这取决于(提供更先进武器)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如果逻辑是台湾拥有了进攻性武器,那么它就可以惩罚中国了,那是行不通的。如果是这种逻辑的话,台湾能让中国感到的痛将是微不足道的。但如果是通过给台湾提供先进水雷这类区域拒止的方案,那么即使中国有强烈的意愿,它也会被台湾的这种能力所拖累。这种思路是对路的,因为它能为美国赢得时间,以便在该地区投入更多的力量,为重大行动做好准备。

台湾国防部发布的美制F-16V战机在台中参加军演的图片。(2021年7月2日)
台湾国防部发布的美制F-16V战机在台中参加军演的图片。(2021年7月2日)

记者:拜登总统已经不止一次表示,美国会以武力保卫台湾,但事后很快由白宫或国务院出面澄清,即美国的对台政策没有改变。您认为,这是拜登总统的口误,还是作为一种策略而有意为之?如果这是一种策略,它的效果如何?

梅惠琳:我的感觉是这是故意为之,因为这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但作为一项战略,我不认为它有很大的意义。我能理解他们(拜登政府官员)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们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警告中国,美国将会参战来加强威慑力,但同时也予以否认,即美国正在改变现状或采取更为积极的行动。但最终发生的情况是,人们的看法是美国在这一领域是有点冒险和不可预测的。我们需要表明,当涉及到台湾问题时,我们的政策是冷静的和可预测的,美国并不寻求利用台湾作为与中国进行一场重大战争的理由。现在更多的是关于大国竞争的问题,美国一方面支持维持现状,但同时不接受中国对台湾的侵犯。

因此,我认为实际上最好是非常直接而不是这种飘忽不定的方式,一会儿说这是个口误,一会儿又说这不是一个口误。归根结底,美国要专注于提升自己在亚太地区的实力,用实力来说话。除非你说你的讲话对象根本不是中国,也许是台湾,也许是美国的其他盟友和伙伴。但在我看来,这些表态的作用只是挑衅中国,给中国借口说它的侵犯是正当的,因为他们是在回应美国做出的改变。

记者: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曾经说,美国不希望看到下一个“乌克兰危机”在亚太地区发生。他在这里指的就是中国对台湾的武力入侵。乌克兰危机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对台海形势的判断?

梅惠琳:我的看法是,乌克兰危机让每个人都看到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打造一只拥有两栖攻击能力的军队不是毫无理由的。它就是为了夺取台湾。除非作出重大改变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否则我们将看到亚洲将爆发一场战争,而这场战争对世界的影响将要比我们现在在乌克兰看到的情况要大得多。

记者:知名国际关系学者、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其主要责任在于北约和美国。他表示,西方不应该尝试戳“北极熊”的眼睛去惹恼它。而是应该搞绥靖政策。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北京也认为台海紧张局势的升级是美国造成的,例如向台湾提供武器,支持和鼓励台湾有意义的参与国际组织,以及美台之间官方互动的深化等等。您如何评价拜登政府目前的台海策略?

梅惠琳: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不同意米尔斯海默教授的这种看法,不仅是对乌克兰战争的评估,而且是他的那种分析方法。中国是一个大国,它的利益与美国的利益有冲突。所以我们有一个选择。美国要么保护自己的利益,威慑中国,让中国不高兴;要么美国迁就中国想要的一切,去实现自己的利益,那么中国就会高兴。但我们不可能二者兼得,既让中国高兴,又将其震慑住。中国的整个战略旨在确保它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情,而不被其他国家所阻挡。所以在我看来,并不是说会爆发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因为美国不必要地去戳中国的“眼睛”,而是美国在告诫中国,你不能为所欲为。你的行为让自二战以来建立的国际秩序和准则被置于危险之中,而美国愿意去捍卫这些秩序与准则。

我认为拜登政府在传递信息方面做得很好,表示美国不愿意迁就中国的某些立场。另一方面,我认为拜登政府在强化美国在许多问题上的立场方面做得不够。例如,在我们对行为规范有分歧的领域,美国在确保其他国家与美国保持一致方面做得不足;亦或是美国在世界部分地区,特别是在习近平取得很大突破的发展中世界,美国还没有采取足够行动,让总统能够展开积极外交。因此,我认为在执行方面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但拜登政府的做法是在正确的轨道上。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