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1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江苏老访民17年上访维权案或“出现转机”


资料照:天津一家中级人民法院

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期间,访民维权活动被迫中断,或者活动范围和形式极大受限。随着各地疫情缓解,各种维权动态也不断传出。维权网3月30日报道,江苏省徐州地区维权人士吴继新冤案“终有进展”。

江苏老访民17年上访维权案或出现转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22 0:00

吴继新,1956年生人,江苏省徐州市的泉山区庞庄人。2003年,他在当地邳州市燕子埠镇承包一个水泥厂,并与镇政府签订5年承包合同,后因所谓手续问题与当地政府发生纠纷,无法生产,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政府则状告吴继新违约,法院判决吴继新败诉赔偿。接下来吴继新上访17年,期间多次被刑拘、劳教,甚至还遭判刑两年。

维权网说,疫情缓解后吴继新到当地信访局了解信访处理情况时被告知,“徐州市领导非常重视其诉求,已由市政府副秘书长兼信访局局长,责令徐州市中级法院重新调查其承包合同纠纷案件”。

有关案件的这个“不错”进展,吴继新对美国之音说:“现在只能说,案件妥协成功还是不成功,案子的结果还处在两可之间。虽然到这一步了,邳州市找我谈的一个还都没有,见面的也都没有。现在只是说,全都是未知数,不能说成功了。问题不是钱还没有拿到,而是还没有批到联络日程当中,还没有一个党政官员还跟我谈,案件处理具体怎么操作,怎么办? 他们(当局)怎么做,是继续造假,还是不造假,这些都是未知数。不过,这说明他们向前进步了,进了一大步。十几年第一次达到这个标准。”

吴继新说,从17年的上访中感到,体制内一些官员也对他的遭遇给予同情和理解,因此不排除党内许多人也是有良知的,只是出于种种原因爱莫能助。吴继新说,他的冤案如果最终有了结果,也只是一个妥协的例子。据报,只要经济赔偿,他将不去追究某些官员的责任。

另外,报道显示,吴继新常年上访过程中,除就自身案件维权外,还先后参加了一系列高端维权行动,支持“人权平等、公平选举,公示财产”。

2015年全国大抓捕人权及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律师案”过程中,他还参与向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呼吁,要求依法对执行709案件的有关责任人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切实尊重和保障“709事件”中被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基本人权。

对于这些目标,吴继新对美国之音说:“现在不一定能够达到,现在也达不到这个要求。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能是委曲求全。去年北京市公安局专案组找我谈话不就说了吗,你完全想翻案是不可能的。”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民众维权采取妥协,是策略性操作,就像鲁迅先生所说,拆房先拆窗户,要比一下子拆房顶容易些。另外,访民维权和更高层次的人权活动,其意义不尽相同。

胡佳还说,某些维权案件得到解决,也可能出于中共官场内部的一些微妙情况:“中国是一个有宪法,没有宪政,有法律,缺法治的国家。我不能说,中国无法制,而是缺法治的状态。中国从法律的角度是有章可循的,许多官员在法律有规定的时候违法也是顶着雷的。有时上级给他压任务,或者前任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后面的人或者下级是知道的,他们认为,这个问题如果不处理的话,将成为我要背的锅。”

有分析表示,吴继新这位老访民的案件能否最终得到部分解决,吴继新本人在等,社会舆论看,这是一个典型的现在进行时的中国法制建设问题。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