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防堵中国解放军渗透窃密 美国率先行动全面出击


资料照:美国陆军和中国军人在江苏省南京参加联合救灾演练后的仪式。(2018年11月17日)

最近美国政府在全美各地对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研究人员严加审查。分析人士认为,大量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得到解放军和中国政府资助,在隐瞒他们军事背景的情况下到海外深造,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构成潜在安全风险。美国是率先采取针对性行动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应该即刻采取应对措施。

2018年,澳大利亚智库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周安澜(Alex Joske)发表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国解放军资助大量军事院校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到西方大学深造,以这种被中国军方称为“异国采花、中华酿蜜”的做法,提升中国的军事科技,对西方战略优势构成威胁。

周安澜的报告说,这些解放军研究人员的主要目的地为五眼联盟国家,其中前往美国的人数最多,一些人在寻求有关超音速导弹和导航技术领域的科研合作时刻意掩盖他们的军方背景,全然不同于一般的公开军事科研交流。

周安澜:美国政府率先采取行动

美国司法部本月起诉四名在美国交流访问的中国科研学者,指控他们隐瞒军方背景,涉嫌签证欺诈。其中一份起诉书就引用了周安澜的报告,作为执法人员展开调查的背景依据之一。

被起诉的四人中,三人持J-1访问学者签证入境美国,分别在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做医学方面的访问学者,他们被控在申请签证时隐瞒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大学的真实关系及现役军人身份,另外一人持F-1学生签证在印第安纳大学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专业读研究生,他被控隐瞒了在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大学的就读经历。

联邦检察官在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中说,这些案件并非孤立事件,而是涉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大学或其关联机构实施的一个项目,以掩盖真实雇佣关系的虚假伪装或虚假陈述将军方科学家派遣到美国。”

周安澜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是第一个就中国军方人员渗透问题采取针对性行动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应考虑采取类似的应对措施。他说:“任何国家都不应容忍通过虚假陈述入境的人,而且他们还隐瞒与中国军方或其他军方的现役关系。这些明显是非法行为,不管一个国家对中国的政治立场或政治考量是什么,这些行为都是不应当被容忍的。”

美国司法部表示,联邦调查局最近已在超过25个美国城市对涉嫌未披露与中国军方联系的签证持有人进行了问询。在此之前,特朗普总统发布公告,禁止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或从事博士后研究,该禁令也适用于已在美国的这类中国学生和学者,美国国务院有权吊销他们的签证。白宫表示,禁令是为了阻止中国当局以非传统手段获得敏感技术以支持中国军事现代化。

章家敦:解放军人员是中共情搜活动的一部分

美国时事评论员章家敦(Gordon Chang)认为,不能仅仅将这些事件看作是中国军方的行动,而是要将其视为中共广泛情报搜集活动的一部分。他说,这些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研究人员“很可能是来学习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几乎肯定会搜集信息,搜集各类事物的信息。”

美国当局目前对四名中国研究人员的控罪是签证欺诈,但是联邦检察官说,其中至少有一起案件的证据显示,涉案的中国军方科学家“按中国军方上级指令,复制或窃取美国研究机构的信息。”

根据法庭文件,名为王鑫(音,Xin Wang)的中国科研人员告诉美国执法人员,他是中国解放军现役军人,受雇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医大学,他在中国的上级指示他了解和记录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实验室的布局,回国后复制该实验室。法庭文件还说,王鑫在5月20日左右告知他在美国的教授,中国空军军医大学将他召回,但他仍然有兴趣在中国与美国教授远程合作,表示已在中国的实验室复制了一些研究。王鑫6月7日在试图返回中国时被逮捕。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周安澜对美国之音说:“这看来确实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其程度可能是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中国军方研究人员前往海外。我们知道,在2007年到2017年间,至少有2500名中国军方科学家以类似方式被派遣到海外。”

高校和研究机构与中国合作的风险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在星期四公布一份报告,他们在一个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开学术数据库中,鉴定了254篇论文,这些论文是由115家美国大学和政府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与七所和中国解放军有关联的中国重点大学和研究所人员共同撰写。报告指出,这种大量合作可能助长中国作为美国军事对手的实力,呼吁研究机构重新思考与中国合作的风险。

周安澜认为,高校和研究机构在应对这个问题上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这些机构应当通过自身现有的有关利益冲突、学术欺诈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机制,来审慎考量与中国研究人员的合作及其可能存在的风险。

周安澜说:“大学有责任在选择外国科研人员和与中国的合作项目时更为谨慎,因为其中的风险不仅仅是中国军事方面的。与中国某些机构在监控、人脸识别和生物识别技术方面的合作还有很多安全和道德风险。”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另一个案件中,美国司法部以签证欺诈、虚假陈述、阴谋和充当外国政府代理人四项罪名指控中共军官叶燕青(音,Yanqing Ye)。叶于2017年10月到2019年4月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物理、化学和生物工程系。根据起诉书,叶在申请签证时隐瞒了其在国防科技大学的中尉身份,并且在波士顿大学期间听从上级指令进入美国军事网站,研究美国军事项目,搜集美国军事院校两位研究机器人和计算机的科学家的信息,并将美国的文件和信息传输回中国。叶在被起诉时,已返回中国,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其发出了通缉令。

北京称,美国对中国在美有关人员“妖魔化、标签化”,利用间谍问题对中国“进行污蔑抹黑”。

美国官员表示,美国欢迎中国的学者和学生,但是中共利用这种善意对美国社会进行渗透。蓬佩奥国务卿上个星期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的演讲中表示,美国不会再容忍北京的做法。他说:“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了双臂,换来的却是中共利用我们自由与开放的社会。”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上个月表示,中共对美国构成极为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美国正在处理2000多起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案件,平均每10小时便启动一项调查。

就在四名中国军方研究人员被起诉之际,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两名中国黑客,指控他们与隶属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合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规模的计算机入侵活动,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包括新冠病毒的相关研究。与此同时,一名新加坡公民承认利用他在美国设立的一个咨询公司招募美国公民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情报。

美国还以“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为由,下令关闭了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