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5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报告:中国政府利用高校对外学术交流谋取太空优势


为美国太空军发射的第一颗通信卫星2020年3月26日发射升空(美国空军照片)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最近委托完成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中国政府正积极策划、组织和利用中国高校对外学术交流的机会窃取美国的太空技术,美国应考虑全面限制美国大学和其他学术机构与中国大学的相关接触。

2016年6月,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聚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出席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第59届会议。

许多代表利用会议间隙来到离会场不远的维也纳大学法学院,出席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与北京理工大学空间法研究所联合主办的一场太空规则研讨会。

时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的赫尔兹菲尔德教授2014年11月接受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聘书(北京理工大学网站)
时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的赫尔兹菲尔德教授2014年11月接受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聘书(北京理工大学网站)

现任太空政策研究所所长亨利·赫尔兹菲尔德(Henry Hertzfeld)回忆当时研讨会情景时对两间大学的那项合作表示欣慰。

赫尔兹菲尔德:“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出席了我们的分组讨论。我们就各种相关议题进行了非常好的讨论,并呈现了相关的学术研究。”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委托完成一份中国太空发展研究报告(USCC报告封面截图)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委托完成一份中国太空发展研究报告(USCC报告封面截图)

不过,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最近委托完成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乔治华盛顿大学与北京理工大学合作主办会议以及2013年9月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被视为中国政府利用中外学术机构合作的机会窃取太空技术或推进北京太空政策的一次尝试。

报告建议国会订立新法,禁止包括大学和国家研究所在内的机构展开任何支持中国太空项目的此类活动。

赫尔兹菲尔德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这份报告的有关描述和立法建议提出了强烈批评。

赫尔兹菲尔德:“这篇文章本身极为偏见。首先,我们的合作协议不牵涉金钱交易。我们可以共同主办会议,过去也这样做过。我们不会推进任何国家希望实施的太空准则。我们可能会讨论这些事情,但不会表达我们的立场或推进任何一方的主张。”

赫尔兹菲尔德说,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从事太空政策和相关法律方面的研究,不涉及太空技术研究,不会帮助北京获得相关技术。

北京理工大学在描述2016年那次研讨会时表示,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是美国白宫和国会重要的空间法和空间政策智库之一,与这间研究所一起主办会议及其学术成果“对于联合国外空委相关领域的磋商工作可能会起到很好的协调和推动作用,也有助于提升我校空间法学科的国际影响力。”

传统基金会军事专家成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传统基金会军事专家成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太空与中国问题专家成斌看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那份委托研究报告与乔治华盛顿大学赫尔兹菲尔德教授的立场都有道理,因为这恰好说明了美国在遇到中国试图窃取太空技术时面对的巨大挑战。

成斌:“双方都有道理,因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方式如此全面和无处不在,以至于不单单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及其太空政策研究所,而且麻省理工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等所有这些机构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并非每个(中国)学生都是间谍,但是其中一些学生可能是间谍,其中一些人被迫成了情报收集员。”

上星期,美国司法部指控阿肯色大学电机系高密度电子中心主任、华裔教授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 在申请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 经费时,隐瞒了自己与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的关系,包括自己作为中国千人计划学者之一的身份。

此外,联邦调查局也开始在美国高校中调查为中国收集情报的学者,或参与“千人计划”而没有据实报告的学术机构和研究人员。

成斌说,他不赞成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委托完研究报告作者们所建议的全面禁止美国大学就太空问题与中国学术机构接触,但他认为,这份报告应该会大大帮助美国大学认识与中国大学进行学术交流时可能存在的风险。

成斌:“我们任何时候与中国人互动时都有从他们那里获得信息的可能性,但同时也有失去信息的实在风险。这是我们的一项根本性挑战:如何与中国这样一个富有攻击性的情报收集实体进行互动,同时将我们的风险降低。”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赫尔兹菲尔德教授说,他明白美国国会和政府颁布的相关技术出口禁令不仅涉及企业,也涉及美国的高校。他说,自从2016年太空政策研究所与北京理工大学空间法研究所联合主办太空问题研讨会以来,政治环境出现了很大的不同,两间研究所迄今为止没有再联合主办任何学术会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