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7 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

中共党员不得入境,特朗普政府将如何落实?


资料照:北京军事博物馆展示的中共党旗与一只握枪的手的雕塑。

“看到《纽约时报》这文章了吗?家人也不行!”

“看到了。那你爸妈以后没法过来看你了?”

“你可别去举报我。。。你家有党员吗?”

“没有,感谢家人都没啥‘出息’。”

《纽约时报》上周三报道,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消息一出,美国研究生院毕业后已在华盛顿工作4年的中国公民张默琪(化名)和朋友之间有了这样的对话。

“不过应该也不用太紧张吧。好像说特朗普本人签署的可能性并不大,” 张默琪跟朋友说。

“特朗普签不签”成议论焦点

美国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 (Heritage Foundation) 的外交政策专家詹姆斯·卡拉法诺(James Carafano) 也这么看。他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不会发生。”

卡拉法诺表示,该禁令一下涉及九千多万党员和他们的家属。据美国政府预估,约有2.7亿中国人落入此范畴。“这实际运作起来将极为困难,问题重重,” 卡拉法诺说,“而且也会造成各种本意之外的后果,比如这可能也把那些有助于中美接触的人拒之门外。”

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马利德 (Richard McGregor) 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也表示,这样的禁令差不多是“给美中双边关系画上句号”。

由于禁令范围之广,若真正落实,两国间的学术交流、生意谈判、亲属探访都将严重受阻,甚至双方政要的面对面会谈也将成问题。

由此,卡拉法诺认为,美国政府不会真的实施如此力度的禁令。

但纽约的执业律师高光俊对此看法正相反,他觉得特朗普总统签署该法案“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他说,美中两个国家现在正走上完全对立的道路。不仅共和党的特朗普政府已完全对中共政权失去信心,民主党也对中共多年来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最近各种针对中共官员的制裁法案连续出台,并快速通过,都展现出两党在中国议题上的高度一致。

“特朗普总统一定会签署这样的法律,”高光俊说。

中共党员“无害论”可信吗?

前美国财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名下基金会所属的智库马可波罗(Macro Polo)有一组数据吸引不少目光。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共党内,“1600万党员在1978年之前入党,6100万党员在1978~2012年间入党,余下1500万党员在习时代入党。” 该智库的研究员马特·希恩(Matt Sheehan)表示,尽管按入党时期分类不能真正从细节上区分党员间的区别,但他仍按这一比例大致推断,“党员中绝大部分人和中共现行政策没多大关系或毫无关系。” 他呼吁美国政府要在中共官员与普通党员之间作出区分。推特上也有不少人表示,在这个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国家里,很多人入党就是图个眼前利益,而非信仰共产主义,也有不少党员对党持批判态度。

对此,电子报Sinocism作者及创办人利明彰(Bill Bishop)有不同观点。虽然他表示,全面禁止所有党员入境的做法“太具煽动性”,也会“损害美国自身利益,甚至适得其反”,但他对党员无害论并不买账。

“所谓党员身份毫无意义,所谓大部分党员是无害的不信仰共产主义的人,这类论点我没耐心去听。” 他说,“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共产党可不是这么回事。”

他提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武汉封城期间说过的一句话:“为了信仰上去也好,是因为党的约束上去也好,没有讨价还价,肯定是上去。”

利明彰认为,张文宏这段话是个提醒——在非常时刻,党员不分级别高低和信仰真假,都可以被党强制召唤上去做事。“‘党旗飘在一线’在疫情动员期间显然有作用,” 他说。

他也提醒大家注意中共入党誓词:“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

他说:“我当然知道这只是说辞。1992年我在中国文学出版社做翻译时就认识到了。社里的党员每两周就要有一次集体学习活动,但他们都是打牌、睡觉、读报纸而已。当年目睹那情状,就想,’没人真信党,形式罢了’。结果28年后,我们面对着这样的’习近平新时代’。”

他接着说:“我并不是说所有党员都是坏人…我的点在于,如今的每个党员身后,是一个已被习近平大幅度强化过、精心设计过的体系,所以仅仅把它看成是一个和其他外国政党无二的团体是不行的。”

对此,高光俊表示,有些人来了美国,就说我比你更讨厌共产主义;而一回中国,又和共产党同流合污。“我也要告诉这些所谓不信仰共产主义而又要加入共产主义的人,实际上他们的行动本身也在间接地支持共产党这个独裁政权。” 他认为,这种所谓不是真信仰,但为了利益不得不信仰的思维是给自己找借口,这种思维的盛行“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大部分)共产党都垮台了,而只剩中国共产党可以坐大的原因”。

禁令操作问题多?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党员,” 张默琪与朋友的对话中,也有人这么抱怨。

按中共《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或不参加组织活动,将视为自动退党。但由于缺乏正式程序,很多人不确定自己在书面上还是不是党员。也有网友反映,尝试向党组织申请退党后,组织仅表示知情,便没有后文。

高光俊认为,美国政府在草拟法案中,肯定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执行规定。比如,愿意退出共产党的人,可以在领事馆里写一个声明并签字。他认为美国政府还是会考虑具体情况的,会把严重违反人权的中共官员和普通党员作些执行上的区分。他补充说,和所有法律一样,执行到何种程度取决于行政部门和接下来的政治形势,还有待观察。

对于签证、移民或入籍申请上很多人隐瞒党员身份的问题,高光俊表示, 首先,美国签证官有义务调查申请人是不是党员;另外,很多美国签证官长期生活在中国,对中国非常了解,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逃不过签证官的鉴别。“比如你是政府部门的干部,是法官或检察官,你不是共产党(员),怎么可能在那个环境里工作?”

高光俊也指出,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机构派驻到美国来的人员估计是这一法案的重点打击对象。他说,能得到这类机会的人员也大都是党员。而且现在美国开始把几家中共官媒定义为“外国使团”,它们都需向美国国务院登记人员详细信息,调查起来其实没那么难。

“是时候用硬语言和中共对话了”

“这有些疯狂,是的。这有些极端,是的,” Sinocism电子报读者“Ty”如此描述这个正在草拟中的禁令,“但我非常喜欢这个主意。”

他认为,美国政府这一举动对习近平来说是一场“公关噩梦”,因为这么一来,相比入党带来的便利,入党带来的不便之处瞬间涨高。而很多人本就图个眼前利益和便利而入党,而非出于对党的热爱。吸引年轻一代入党也会因此变得越来越难。所以,中共领导层得有点大动作才能避免流失大量党员。

有趣的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北京分社社长尹哉媛(Eunice Yoon)在推特上表示,就在《纽约时报》爆出此消息后,谷歌上“退党”这一搜索词的热度瞬间升高。

但卡拉法诺对此表示:“美国的政策该以推进美国利益为出发点。一群人退党,这对美国有什么实际好处吗?掌控中国政府的又不是这些人。” 他认为,针对性地制裁参与政策谋划的中共官员更有助于推进美国利益。

中国问题分析师葛里尔(Tanner Greer)在自己的博客“学者舞台”(The Scholar’s Stage)上发文表示,“旅行禁令是我们对付中共的为数不多的有效筹码之一”。但他也强调,以牙还牙、同等力度的针对性制裁更有效。他举例说,当有一名美国记者被中国驱逐时,正确的报复方式不该是驱逐一个影响力不对等的新华社驻美记者,而该让某位中共高层的家属打道回府。他觉得,这样一大片全部受旅行限制,反而效果不好,打不到痛处。

另外,电子报Sinocism读者德鲁·昆茨(Drew Kunz)留言说,全面针对所有党员的禁令会让中共趁机煽动其惯用的“敌我矛盾”、一致对外的叙事,强化国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观念。

但另一位读者龙瑞则表示,“敌我矛盾”意识其实中国自古就有,所谓“华夷之辨”,这不是外界可以轻易改变的。他说:“我们已做过把中国纳入’国际大家庭’的尝试,但看看现在这局面…因为贪心无穷,他们会不断利用“善意”。老共吃硬不吃软。是时候用他们听得懂的硬语言和他们对话了。”

卡拉法诺也认同释放强硬信号的重要性:“特朗普政府时不时摆出一些尚未成型的想法,以此向对方释放威胁信号——我们有这个选项,如果把我们逼急了,我们可能就会这么做。” 他说,“这也挺重要的。美国在维护国家利益上是极度严肃认真的…现在是中国共产党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