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6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进程在华盛顿引发争议


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进程在华盛顿引发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46 0:00

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进程在华盛顿引发争议

从与乌克兰达成所谓的附加协议,到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出美国军队,特朗普总统按照自己的方式执行美国的外交政策。但是,他有关叙利亚的决定在华盛顿引发了广泛的反对。而在乌克兰的问题上,批评人士说,特朗普总统绕过美国职业外交官,以维护自己的利益,打击潜在的竞选对手。

尽管受到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坚持把美军撤出叙利亚和土耳其边界地区的决定。美军和其长期的库尔德盟友一道在这一地区并肩作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他们呆了将近10年。让别人去为这片血迹斑斑的沙地而战吧。”

美国驻叙利亚的高级官员似乎想在这个问题上与特朗普总统保持距离。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参议员鲍勃·梅内德斯说:“最近的撤军有征求你的意见么?”

美国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詹姆斯·杰弗里说:“没有征求过我本人的意见。”

在国会山的其他地方,另外一些外交官就特朗普政府推迟向乌克兰提供已获批准的军事援助一事作证。

一位外交官所写的声明中描述了白宫如何绕过正常的外交渠道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对方调查民主党人和拜登父子以换取军事援助。

民主党议员谴责了白宫这一做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说:“为了这样一个明显的政治原因,为了服务于总统的连任竞选,而停止重要的军事援助,这严重违背了总统保卫我们国家安全的职责。”

随着弹劾调查的继续,特朗普总统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行动可能威胁到他的总统任期。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谢农·鲍·奥布莱恩说:“我们有机构,我们已经把任务交给了政府,他们的工作就是调查这些。如果特朗普总统希望调查拜登父子在那里的活动,就应该通过外交渠道。”

恐怖主义问题专家麦克·牛顿说,这些正常的外交渠道使美国有别于那些由专制领导人制定政策的国家。

牛顿说:“相互制衡,机构之间相互制约,由真正有经验的、聪明的政策制定者来全力应对选择和结果以及外交影响,或许还有军事上的最佳行动。”

专家们说,如果绕过这一程序,美国在世界各地的信誉就会受损。

大西洋理事会马克·西马科夫斯基说:“如果国务院、五角大楼、情报机构以及国会对总统的决定有疑问,那么美国外交政策的连续性以及我们是否有一个真正的战略就会受到严重质疑。”

特朗普总统是在承诺打破美国传统外交政策的情况下当选的,他的支持者没有任何要抛弃他的迹象。

但弹劾调查和对他的叙利亚政策的强烈抗议表明,他的做法是有限度的。

评论 (17)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