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16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亲共学者吹捧专制体制抗疫优势 被痛斥为“低级红”


中国湖北武汉居民在清明节祭奠已故的亲人。(2020年4月4日)

亲共的“旅美社会学家”、“武统学者”李毅日前在对比中美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成效时,为了炫耀专制体制的抗疫优势,笑称中国疫情“死了4千人等于一个没死”。此番言论一出便在网民中激起强烈反弹。分析人士说,李毅对中共政权的吹捧实则“低级红”,只会招致人们对专制的反感和蔑视。

亲共学者吹捧专制体制抗疫优势 被痛斥为“低级红”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31 0:00

吹捧专制体制的优势

李毅10月16日在深圳湾论坛上发表演讲,对中美新冠病毒疫情应对成效进行了比较。部分视频的内容近日在网络被晒出后“炸锅”。

为了说明中共专制体制的优越,李毅在演讲中笑称“新冠这个东西是最不利欧美的,最有利于朝鲜和中国的,所以咱还死了4千人。但是你死4千人和美国死22万人相比,你等于一个人都没死嘛。”,“咱们等于,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感染,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死亡,14亿人死了4千人,那根本就等于没人得病,没人死嘛”。

李毅在评论这场给中国和全球造成前所未有的灾难时还表示,全球经济现在只有中国一枝独秀,中国超过美国的时间提前了。他说,“这不是美国在整中国,是我们把美国逼得活不下去了”。

《新京报》11月23日发表媒体人熊志题为《“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这样被“归零”》的文章,批评李毅“匪夷所思”的言论,“在他自以为的幽默和自信的映衬下,完全看不到任何对生命的尊重”,“无异于漠视他们的存在”。《新京报》是2003年由南方日报和光明报合办的知名都市报,现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

尽管有一些网民支持李毅,但更多人对他展开围剿,痛批他以“著名爱国人士与学者”自居,漠视生命,称他为“人渣”、“冷血”、“毫无人性”。

指责舆论“恶意诽谤”

对于《新京报》的批评,李毅11月24日在毛左网站“乌有之乡”发文称,他的这段话“从上下文看,非常清楚,是赞颂中国抗疫斗争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批判美国的抗疫斗争有重大失误”。

李毅指责“国内外敌对势力,从打击著名爱国人士的邪恶目的出发,故意断章取义,把‘和美国比’这四个字的前提删掉,无中生有,造谣污蔑,恶毒攻击,恶意诽谤。这些坏人是诽谤罪的罪犯,是犯罪分子,本应绳之以法”。

同时,李毅还以“世界知名学者”和“台海问题学者”的身份连发了3条YouTube视频怒斥《新京报》和熊志。他说:“你太胆大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是谁的土地,你以为新中国是你家的,这还有党,还有政府,还有军队,你以为你是谁?放老实一点,你搞清楚这是什么地盘,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天空,看看这是什么大地,这是毛泽东、共产党打出来的天下,不是你新京报的天下。”

李毅还表示,自己只看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党媒”,不知《新京报》为何物,一定是资本力量。他称,资本力量在中国有两大代表:一是以华为任正非为首,二则是阿里巴巴马云。不过,马云遇到麻烦,原因是他“听党和政府领导不够”。

作家、网民集体反对

因用日记记录武汉疫情封城期间大事小情的武汉作家方方,近日入选英国BBC2020年“巾帼百名”。方方11月25日在一篇微博贴文中对李毅视频略有评论。她写道,“他说起疫情时的哈哈大笑和关于‘零死亡’的欢谈,让我想起一个词:狰狞。这几个月,看到了多少狰狞面孔”。

资料照:记录武汉疫情封城期间的武汉作家方方
资料照:记录武汉疫情封城期间的武汉作家方方

第二天方方又在微博上转发《李毅就是太极雷雷和马保国合体诞生的畸形变种》一文。该文斥责李毅“惟一自信能保护他的,也就是拉起一面爱国的旗帜了。殊不知,恰是这种蛆虫,在丢中国人的脸。套种话语模式说,这才是真正给敌对势力递刀子”。

这篇由“将爷”撰写的檄文还直斥李毅反智,“完全堪称庚子后疫情时代炸出的最烂蛆虫”,“以嘲笑异邦死亡人数”,“进而弱化同胞为这场抗疫付出的包括几千人死亡的巨大代价,这就是典型的‘高级黑’、‘低级红’了”。

著名文史学者、网络主播袁腾飞11月26日发视频斥责李毅,称现在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百鸟噤声,猪头成精”。“居然如此的张狂,满嘴的嚣张气焰”。

袁腾飞还批评说,“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世道,这种厚颜无耻之人越来越多”,并劝告网友对这种东西“别搭理”。他还呼吁不需要用是非善恶的观点去判断,“你就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就知道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为什么这样的东西他能够猖獗”。

网友普遍对袁腾飞怒骂李毅呐喊称快。有网友说,“袁老师骂得好,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就是因为这个荒唐的新时代才能让李毅这种人屑上蹿下跳”。“打着爱国主义的幌子胡说八道还理直气壮的威胁恐吓,谁给他胆子这么猖狂?......果然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一点没错”。还有网友称“袁老师不愧是有智慧的文化人,骂起来就是有意思,回味无穷”,李毅“自称学者误导大众,应该受到所有学者们的无情鞭挞,以正三观”。

一位网友在网上留言说:“在中国,这种没有人性的‘爱国者’何止只有李毅一个?且不说这4千人的数字始终不被世界所认可。就是只有4千人死亡,难道这些人不是一条条的生命?如果死人的事发生在李毅家人身上,他还会如此幽默吗?好一个‘赞颂中国抗疫斗争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批判美国的抗疫斗争有重大失误’,难道4千个中国人的命不是命?是谁一直在掩盖武汉所发生的疫情”?

不过,也有许多网友为李毅鼓气,留言“支持李教授”、“像李毅致敬”等等。

李毅VS“反李毅三家村”

11月26日,李毅又发视频回应《新京报》和作家方方。李毅一改之前对《新京报》的敌意,称他本人、深圳湾论坛主办方及管主办方的深圳党政有关部门,都希望将与《新京报》的纠纷尽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早点过去算了。

李毅在回应方方时,称她是“优秀的八流作家”,并说方方的获奖但被查禁的小说《软埋》虽然艺术性很高,但是“彻底反动”,否定中共夺取政权所依赖的“土地革命”。李毅还称,方方的《武汉日记》将武汉“宏伟的、伟大的、雄壮的抗疫斗争”,描写得“凄凄惨惨戚戚”,为“全世界的反华势力”提供否定中国的口实。

11月28日,李毅在回应袁腾飞的视频时,称袁腾飞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分子”,指责他前些年用“最下流的、最卑鄙无耻的、最无人性的、最不可饶恕的那种恶毒语言,恶毒地攻击我们国家、我们这个执政党、我们这个军队的伟大创始人和缔造者毛泽东主席”,是靠“攻击毛主席”出名的 。李毅甚至警告袁腾飞“回头是岸”,否则“14亿中国人怎么可能放过他?”

11月28日当晚,李毅再发一个“李毅告别《新京报》、方方、袁腾飞”的视频,称希望围绕他深圳湾论坛演讲的争议尽快了结,但他指责后者组织了一个“反李毅三家村”,在全球掀起反李毅滔天巨浪。

李毅在这个视频中搞清楚了《新京报》归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但质疑该报与方方和袁腾飞搞“反李毅三家村”,党报是否还姓党?

学者:极左人物大行其道

原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资深评论人士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表示,李毅的言论令人鄙夷。他说:“你说这种垃圾有什么值得评论的。他说的那些话,当局就会喜欢吗,未必喜欢。在那儿胡扯,自以为得意。就是一个依附于体制的垃圾,混饭和混碗饭吃,也就是这样的小丑。也没有多少代表性。”

中国知名自由主义独立学者荣剑人为,更有效的对付方式就是袁腾飞对他的斥骂。他说:“我相信,从左派来看,从大外宣的角度来看,他们也觉得这种人如果在台面上到处这样讲的话,有损于宣传的格调。袁腾飞这么骂他,还是非常精确地指出了像李毅这种人的水平、性质。没法跟他去正常地讨论,去说理。你跟这种人根本讲不进道理。”

荣剑表示,近年国内像李毅这样的极左人物大行其道,跟整个社会大环境有关系,即极端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的舆论导向。在这种氛围下,出现这些人并不奇怪。

荣剑说:“近10年里,不断出现些突破大家承受底线的这么一些人物,比如说像司马南这些人。后来出现像周小平那些人......不断地把文化的水平线往下拉,没有任何学养、知识上的优势,只是因为非常出格的观点,或得到某些官员的认可,突然走红。那这些人也迅速被淘汰了。还有一些像所谓的教授,像张维为,像陈平呀,人民大学的金灿荣教授,讲话都非常极端。但不管怎么样,李毅还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个案。”

61年生人的李毅虽然“头顶”著名旅美学者、世界顶尖学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原研究员及教授、福州大学台湾研究所(民建经济研究院)原所长等头衔,经常参加各种论坛,但他在网上受到关注,还是因去年被台湾驱逐出境的事件。经常鼓吹“武统台湾”的李毅2019年4月持观光签证到台湾,拟参加和统会论坛,结果因违反入境规定被驱逐出境。该事件使他名气大涨。

今年当武统言论在中国大陆网上盛行之际,李毅乘势发表了数篇武统台湾的文章,以激烈的言辞批评上海东亚研究所所长、对台研究权威学者章念驰提出的“创造一个两岸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中国新概念”。他质问“章念驰想干什么?谁给了章念驰这么大胆子”,甚至提出应该“清理台海研究队伍”。李毅的谈话遭到前厦大台研所所长陈孔立教授的批驳。陈孔立今年7月撰文回应李毅称:“我要告诉李毅,是共产党给章念驰的胆子!你懂得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