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1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北京封杀泛民议员 香港代议政治和三权分立体制恐名存实亡


香港四名民主派议员提交辞呈后向媒体挥手致意。(2020年11月12日)

中国人大越过香港法律程序迳行DQ(disqualify,即取消资格或解职)四名现任立法会议员,引发十多位民主派议员集体请辞抗议。

北京封杀泛民议员 香港代议政治和三权分立体制恐名存实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44 0:00

对此,部分港台学者表示,在北京的封杀下,民主派人士留在立法会的意义已不大,因此,透过辞职表态可再次凸显香港代议政治“名存实亡”的事实。他们也说,香港民主运动在“街头抗争路线”和“议会抗争路线”双双受挫后,未来如何持续争取国际的关注,也就是“国际抗争路线”将是关键。

中国人大常委会周三(11月11日)以“危害国家安全”等理由,取消四名香港泛民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和梁继昌—的资格,并由香港特区政府宣布立即予以解职。

专家:北京赶尽杀绝

台湾大学社会系教授何明修指出,这代表在香港、即便是温和的反对派人士,北京也要赶尽杀绝。因此,民主派留在立法会的意义已不大。

何明修向美国之音表示:“作为一个议会里的反对派,你不能反对,那留着干什么?”

早在7月底,香港特区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由、做出立法会改选延后一年之决定时,泛民议员就曾讨论过议会路线和去留的两难问题,因为,他们并不认同“任期延任一年”的合法性。在当时民意正反支持度相当的前提下,大多数泛民派议员作出了接受自10月1日延任一年的决定。

但何明修说,这段期间,不断有风声传出,特区政府要用法律来修理杯葛议会的民主派议员。因此,他说,当北京人大把手伸进香港立法会、作出DQ议员的决议后,这代表民主派人士就算能留任到明年9月,也无法在体制内阻饶议事或发出反对的声音。

他说,“如果到了这个阶段还觉得,议会路线是不可或缺的,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太天真了一点。”

建制派全面把持立法会

香港立法会共有70个席次,其中35席经地方选区直接选出,另外35席则由如商会等功能界别间接选出。基于此一“半吊子的代议选制”,香港立法会一向由亲中的建制派把持,约占40席以上。

因此,只占20席次上下的泛民派议员就算全体请辞,也无法瘫痪立法会的议事,因为只要有过半议员出席,也就是,只要有35位建制派议员出席,立法会还是可以正常运作。也因此,在明年9月改选前,建制派接下来可望全面把持立法会,且没有了泛民议员的阻挠,反而可能让特首林郑月娥所推出的法案或预算更畅行无阻。

据港媒报道,林郑月娥、港府与建制派的立法会,将利用此一“无泛民干扰的天赐良机”,加快推动各项重大立法,包括大兰案的人工岛填海计划、深港澳一体化的经济融合政策、大湾区境外投票法案、《辱警罪》之制定等争议政策,甚至也有可能出手解决延宕10多年的《基本法第23条》,让港版国安法直接纳入香港基本法中。

香港中大政治及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嶽指出,人大常委会的DQ决议创下恶例,让香港特首有权逾越民意和法律程序,可以随意解除反对派议员的资格。他说,这已打击到立法会监督政府的功能,也严重破坏香港的治理体制和代议政治。

香港代议政治被指名存实亡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香港的代议政治已经名存实亡。因为,很简单,民意选出来的代表,事实上,从2016年开始,(北京)政权就比较可以随意地取消资格。之前还经过一个比较本地的、法律的程序。现在变成北京比较可以容易单方面的决定去取消一个他不喜欢的议员资格。所以,变成未来,整个议会和选举的正当性,很多人都会进一步地怀疑。”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79条规定,议员丧失资格的决定需要得到立法会三分之二的通过,而且还能循法院途径上诉。

但马嶽说,北京人大的最新决议等于变相授权香港特首可以主观判断,哪一些议员违反国安法或基本法,并取消其民意代表的资格,且无须经法律或法定程序判定。他说,这不是法治,而是非常人治的做法。

台湾大学的何明修教授说,北京自从今年7月制订港版国安法以来,就已经违背了香港的“一国两制”机制,并重挫香港的民主运动。而周三人大把手直接伸进香港立法会的做法,则是另一个大冲击,代表特区政府现在不仅有权“事前DQ”民代的参选资格,就连选上的,也可以马上DQ掉。他说,此例一开,不仅威胁到立法会的反对派人士,未来就连区议会的民主派人士也都可能难逃相同的命运。

在北京强力的政治打压下,马嶽和何明修都对明年9年的立法会改选或届时选举的公平性无法抱持太大的希望。

北京主导下 香港行政权独大

另外,何明修说,中共也从来没有承认过香港的三权(行政、立法、司法)分立体制。相反地,中共透过一系列清理外国籍或同情香港民主运动的法官,香港的司法权早已大幅萎缩,现在又限缩立法权,他说,北京不但在香港大幅扩大行政权,还打造“行政领导的支柱”。

至于香港民主运动的进程,何教授说,自7月港版国安法制定以来,香港问题的格局就已经上升至国际层面了。其三大路线中,“街头抗争路线”已经变得太过于危险、代价也太高,而“议会抗争路线”本来就弱,现在又被全面限缩。因此,他说,未来港人、尤其是海外港人,更要积极发声或表态,争取国际关注,让香港问题还保留在国际政要的议题(agenda)上,例如,下一任美国总统在香港议题上将如何表态,事关重大。

立法会将成橡皮图章

他说:“中英联合声明(保证香港50年不变)是联合国公证的条约,中国说话不算话,就其他国家的观点来看,这是违背国际契约。这是未来的争议焦点。”

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周四发布新闻稿,谴责北京政府利用港版国安法,以国安之名,对香港泛民議員进行政治迫害。

自由之家表示,中国人大的最新决议代表“在香港民主和人权棺木上,再钉上另一只钉子......也会让香港的立法会变成另一个北京的橡皮图章机构,有违一国两治的原則。”

不过,针对于十多位泛民议员集体辞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张建反驳,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不是北京政府所乐见的。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北京政府在主权安全的大前提下,维持香港一国两制的决心不变。他说,北京非常关注香港未来的稳定和大局,包括其在中国双循环新格局下的发展性以及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之维持,而非地方政治的生态。

他也提醒,泛民议员请辞代表辜负香港选民的期待,也等于自行放弃了他们在议会发声的平台,更挑战到中国人大和北京政府的权威,可能进一步负面冲击到他们下一次的参选资格。

不过,张建说,香港最新的政治情势也会给港府和建制派带来挑战。因为,港府在这段时间要拿出施政成绩单,让港人感受到其施政能力,以平息之前所累积的民怨,而港人也会评估这段时间建制派监督港府的能力。

他说:“未来一段时间内,建制派真的是无条件地和特区政府合作、还是他(们)继续发挥立法会监督政府的功能,这也是考验建制派的时期。如果他们全面合作,可能也得不到选民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