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中国娱乐业正经历彻底改造,大明星小网红都要成为政治宣传员


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在北京的总部大楼。(资料照)

中国政府大力整顿影视娱乐圈,最近更将监管范围深入到网路领域。中国官媒日前发出评论称,坚决禁止劣迹网红转移阵地复出。观察人士表示,中共“党国红色文艺”的整顿是欲将文娱业拉回“正轨”,使其为政治服务,而非成为赚取流量生意的工具。从传统影视业到新媒体,整个文娱业都是中共手里的“枪”,是军事之外的一支不可或缺的 “文化军队”,而且这支军队不能以娱乐明星为偶像,要以习近平或是官方推崇的英雄人物为崇拜的对象。

中国娱乐业正经历彻底改造,大明星小网红都要成为政治宣传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11 0:00

近月来,中国政府重手整顿娱乐圈艺人,先是郑爽、吴亦凡、张哲瀚、范冰冰、赵薇等影视流量明星从公众视线中离开,然后是流量网红的帐号被封禁。中共官媒人民网11月19日刊出一篇“坚决对劣迹网红说不”的评论,指劣迹网红改头换面就想再战江湖,但兜售的还是“熟悉的配方”、“原来的味道”,无疑是对公众的公然愚弄,认为劣迹网红被封禁,没有一个值得同情,网红复出后仍兴风作浪,应要坚决抵制。

中国知名艺人吴亦凡在洛杉矶出席一部电影的首映式。(2017年1月19日)
中国知名艺人吴亦凡在洛杉矶出席一部电影的首映式。(2017年1月19日)

同一天,首届中国网路文明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出贺信,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担当责任,网络平台、社会组织、广大网民等要发挥积极作用,共同推进文明办网、文明用网、文明上网。

新华社的报道说,要“讲好中国故事,要坚定文化自信、提升传播效能,避免一味迎合、简单生硬”,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凝聚起强大的精神力量”。

文娱业也要为政治服务

观察人士指出,中共监管文娱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这个行业过度商业化、非政治化,而忘了文娱业要为政治服务的目的。社会过度娱乐化和非政治化,在当局看来,就会出现意识形态的管理缺口,不利于思想政治的统一和习近平最关注的“意识形态安全”,因此要将其“导正”、使其回到“正轨”。

而文娱业随着时代与科技的进步,从传统的电影、电视领域扩展到虚拟世界的网络范畴,尤其是时下年轻人赖以沟通、消费文化产品的主要平台网络。

在中共看来,网络虚拟世界不能成为化外之地,不能脱离中共的监管。中共宣传部门把新媒体称为舆论争夺战的主阵地,不仅要加强对传统影视业的监管,还要牢牢控制新媒体。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自1921年建党以来,就不断强调文艺是要为政治而服务,更具体地说,是为党国服务。自改革开放后,受资本市场影响,党国意识形态不断地式微,思想树立工作在新的经济、新的世界格局以及新的媒体技术等新环境中,受到相当多的挑战。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

因此,习近平自2012年11月上台后,就在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提出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据其内容所述,体现在3个层次,一个是国家,一个是社会,一个是公民的个人层次上,特别强调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价值。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照片提供:洪敬富)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照片提供:洪敬富)

洪敬富说,自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主旋律,时常被官方拿出来宣传,用来引导文艺娱乐产业,而且不仅仅是在传统的影视媒体,新媒体也要奉行此价值。

洪敬富表示:“这种党国思想正高度地结合了传统中国道德的内容,所以形成了我认为当前所谓党国制度下的一种道德治理。所以简单地说,文艺在中共的党国体制下必须要好好的诠释,而且要弘扬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人民树立跟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

虽然有评论说,中共整治劣迹艺人和网红是为了要导引年轻人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的“三观”,但现居加拿大、在Youtube经营“薇羽看世间”的中国播主陈薇羽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殆尽。她说,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来没有建立过正确的三观,它跟西方自由世界的普世价值都是相违背的,又要如何帮别人树立正确的三观呢?因此,在共产党的薰陶下,很多人的三观都是有问题的,所以可以看到很多网红的表演,确实没了底线。

陈薇羽说,她看过一个节目,有很多网红聚集在长沙黄兴路的步行街上,比赛看谁吸引的流量多。为了博眼球、吸引流量,网红们使出各种各样的奇葩怪招,其中就有一个美女网红趴在地上学狗爬、学狗叫。陈薇羽认为,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了一位文化人该有的行事底线。

人民网日前直接点名的“劣迹网红”包括堪称网络审丑界顶流的“郭老师”,涉及直播售假的“二驴”,曾因侮辱国歌事件被拘的网络音乐主播“莉哥o3o”。该评论说,劣迹网红审丑审怪无下限的言行,带歪了社会风气,可恶可恨又可耻,封禁此类账号是人心所向。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8月也曾发文表示,“饭圈”文化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表示,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这些影视艺人与网红们,或是政治素养不高,或者是法律意识淡薄,更时常出现道德观念恶劣的行为,总的说来,就是他们违法、失德、失言的行径,很大程度地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发展,并且严重地危害了整个中国社会主义的风气。

洪敬富说:“所以我们看到,中共既要破除这些娱乐明星、低劣网红在人民心目中的偶像地位,那其实同时他们也在大力推崇党国样版式的人民英雄,特别像这些革命烈士,还有抗疫英雄,那其实就是在树立中国的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人物典范。”

一位因安全原因没有具名的中国学者持相同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共整治文娱业有两个目的:“首先是要将文娱业变成宣传官方正能量的平台,因为过往的娱乐平台具有西方‘去政治化’的特色,这是中国官方不能接受的。另一点,则是为了破除娱乐明星在民众心中的偶像地位,让官方推崇的英雄偶像形象成为民众的崇拜对象,例如革命烈士。”

要用党文化占领人们的脑纳量

“前哨预策”网站创办人范畴。 (照片来源:范畴提供)
“前哨预策”网站创办人范畴。 (照片来源:范畴提供)

台湾“前哨预策”网站创办人、专栏作家范畴用可口可乐做比喻,表示可口可乐的最大战略目标就是占领人的“胃纳量”,因为每个人只有一个胃,同一时间只能装一定的东西。同样的,每个人只有一个大脑,习近平要的是占领人的“脑纳量”。

范畴对美国之音表示,“也就是说,如果脑子里天天想到的是赵薇、小S、吴亦凡,那脑子里能装毛泽东、装习近平这些伟大形象的记忆体就不够了,所以习近平这一次要占领的是人民的脑纳量。”

社媒体播主陈薇羽说,中国历史上一向十分看重文化娱乐这一块,把它当作洗脑的工具。在1942年的5月中共举行的“延安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他提倡文艺要介入政治,要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要为工农兵服务。

这篇讲话还提到,在解放斗争当中,有文、武两个战线,一个是文化战线,一是军事战线,如果要战胜敌人,仅仅靠军队是不够的,还要有“文化的军队”。

陈薇羽表示,自毛泽东时期起,中共就将文化娱乐领域当做自己的一支军队在看待,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即对作家的写作立场、文艺政策、文体作风以及文艺对象和文艺题材等细节做出规定。到了习近平时代,中共强化了这个做法,无论是文工团、文艺兵,或者其它各种文艺表演形式都变成了给中国人洗脑的工具。

文娱领域将经历彻底改造

现居加拿大的中国播主陈薇羽。(照片提供:陈薇羽)
现居加拿大的中国播主陈薇羽。(照片提供:陈薇羽)

陈薇羽说:“所以可以想像一下,它(中共)把这个文化领域、文娱领域看作是什么?是它手里的枪!对中共来说,文娱行业的主要的功能并不是其他,而是要为政治服务、为党歌功颂德,给民众洗脑的。”

她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文娱行业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已经严重削弱了它在中共政治里面的作用,这是中共统治者所不希望看到的。

除此之外,有中国媒体称,流量明星与网红都是靠“刷流量”等“套路化”的营销模式打造出来的,由粉丝运营部门负责买粉、买热搜,组织粉丝打榜、应援、反黑等,且流量明星的背后,是一个非常巨大且复杂的商业利益,是商战的棋子。

陈薇羽表示:“所以我们从这种说法上就可以看得出,中共当局对这种背后有组织进行操控的造星运动是很不满的,因为它对这种流量靠“刷”、人设靠“造”、评论靠“控”、口碑靠“营销”的做法,他们实际上更了解,他们非常了解,因为他们从来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你用这一套做法去搞商业,而不是为政治服务,那他(习近平)肯定就是不答应的,不会同意的。”

她表示,操控流量明星与网红的权力显然不在习近平的手里,他们不仅起不到为当局歌功颂德的政治作用,甚至还圈钱圈粉,而且粉丝们崇拜明星,这就分散了对习近平的崇拜,因此中共一定要出手整治,将舆论控制权紧紧掌握在自己手里,从而改变社会风气,让整个文娱界成为中共政治宣传的一部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