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剧本杀成中国年轻一代娱乐社交新宠,业界喜忧参半


资料照片:文革爆发50周年之际,北京一处古玩市场的商贩坐等顾客前来购买毛泽东像以及摆在一处的帝王和神佛像。(2016年5月16日)

剧本杀,也称谋杀之谜,是最近流行于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人圈,由玩家扮演剧本中的角色,通过探索和讨论来找到剧本中谋杀案凶手的真人游戏。过去几年,剧本杀的玩家,作者和实体门店在中国呈现井喷式的增长。剧本杀不断变换的新鲜内容给年轻人带来刺激感和智力满足感,同时还提供了无可代替的线下社交功能。但是,10月27日,行业内人士接到政府通知,要求开展自我检查,坚决抵制违规违纪的剧本。业内人士对中国政府近期对娱乐和游戏产业的大力整顿感到忧心忡忡,担心剧本杀行业也会步其后尘。

剧本杀成中国年轻一代娱乐社交新宠,业界喜忧参半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33 0:00

让人上瘾的角色扮演破案游戏

清朝年间,富甲一方又风流倜傥的地方乡绅萧老爷,突然有一天在自己练功的房间被人谋杀。尸体后背有一个巨大的黑手掌印和一滩被利器戳中之后流出的鲜血。究竟是谁杀害了萧老爷?满府上下,嫌疑犯有七个人:萧老爷的贴身护卫、想卷钱跑路的管家、大老婆、大老婆和管家私通生下的少爷、二姨太、从青楼赎身娶回且怀有杀父之仇的的三姨太、以及被仇家安插随时伺机加害萧老爷的丫环。

这是8月15日发生在上海“JOJO&Nook实景侦探剧密室”的一场名为《萧府奇案》的“剧本杀”的剧情。剧本杀最近流行于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人圈,是一种玩家扮演剧本中的角色,来解决剧本中的谜题(通常是谋杀案)的真人游戏,分线上和线下两种形式,也通常被戏称为“成人版的过家家”。剧本杀每次游戏时长不一,从两小时到七八个小时都有,费用也视道具、剧本和时间地点而有差异,平均大概在每人每次100-400元人民币。

剧本杀最早被称为“谋杀之谜”,源于三十年代的欧美,传到中国则是2015年湖南芒果超媒从韩国引进综艺节目《犯罪现场》,在中国本土化后推出《明星大侦探》,请包括何炅、撒贝宁以及其他明星扮演凶杀案中的侦探和嫌疑人等角色,通过推理最后找出凶手。《明星大侦探》获得大众青睐之后,剧本杀先是以线上微信小程序参与为主,发展到线下真人组团去门店扮演角色,之后红遍大江南北。

今年快30岁,从事公关工作的江苏姑娘Cookie,在《萧府奇案》中反串男性角色,扮演怀有复仇使命的萧老爷贴身护卫。Cookie在剧本杀界久经沙场,而且主要玩实景剧本。(在线下剧本杀中,有道具服装和场景布置的称为“实景剧本”;不需要道具服装,队友只是坐下讨论破案情节的称为“桌面剧本”。目前市场以桌面剧本为主。)

接下来的四小时中,Cookie和队友们研究和比照了在不同现场找到的各种证据,搜集线索,进行分析,摸清时间线,推理投票,最后总算破案完毕:凶手是用烛台铁刺捅死萧老爷的三姨太。虽然丫环和护卫也试图下手刺杀萧老爷,但是最后的致命一击,出自三姨太。谜题解开,大功告成,刚好到了晚饭时间。大家脱下戏装,同去餐厅大快朵颐了一通。

从2018年线上小程序开始入门直到转战实体店,Cookie已经有过十几场线下玩剧本杀的经验。她一般集中去几家固定的门店,玩《萧府奇案》的人民广场JOJO&Nook店就是其中之一。

剧本杀玩家Cookie在一次游戏中(左一)
剧本杀玩家Cookie在一次游戏中(左一)

Cookie告诉美国之音,剧本杀最吸引她的地方,是按照剧本的设计逐渐推理的过程:“他这个本子的设计本身,你就会觉得,哇塞,他设计的这么好,都是我想不到的内容,然后随着他剧本的深入,线索千丝万缕,理清楚就会一步一步去推理,去逼近真相,就会有一种成就感在里面。”

最完美的一次剧本杀,Cookie玩了七个小时却浑然不觉。她解释说,因为剧本写的非常好,逻辑和剧情都非常的丰满。主持人很专业的在演出,道具也非常真实。剧本有不止一个凶手,整个项目解决问题的感觉非常好,到最后甚至想哭。

火爆全国乃至海外华人圈的新娱乐产业

2017年,中国剧本杀门店的注册数量仅1000多家。根据美团研究院的统计,到2019年底,中国的剧本杀线下店呈井喷式爆发,增长到1.2万家。2020年底,门店规模达到3万家,今年4月份进一步上升到4.5万家。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同比增长68.0%。2020年受疫情影响,市场规模以7%的速度递增至117.4亿元。

中国安徽省阜阳的一家网吧内年轻人在玩电子游戏。(2018年8月20日)
中国安徽省阜阳的一家网吧内年轻人在玩电子游戏。(2018年8月20日)

市场调研机构艾瑞咨询甚至在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把剧本杀列为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的第三大中国人偏好的娱乐方式。艾瑞咨询预计,剧本杀行业的规模2022年将达到239亿元。

剧本杀的产业链基本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上游为剧本创作者,中游为剧本发行方,下游就是服务于玩家的实体店或者线上APP。剧本发行方一般以买断或者分成的方式,从剧本创作者那里获得剧本,然后再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提供给下游的门店或者线上APP。

剧本杀的火爆甚至催生了“剧本杀编剧训练营”,从299元的网课到1599元的线下课不等。根据剧本分发平台“黑探有品”的统计,截至2020年末,全国剧本创作者为4000-5000人,而他们中的成熟优质写手,是各大发行工作室争抢的对象。

中国安徽合肥一家网吧(资料照片)
中国安徽合肥一家网吧(资料照片)

火爆的市场当然逃不过投资机构的火眼金睛,包括业界头号APP“小黑探”在内的各种剧本杀创业公司都在陆续获得千万级别的融资。2018年10月,“百变大侦探”APP宣布获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之后2020年完成3000万元人民币战略融资。2019年,最早入局的从业者之一“叁仟世界”拿到600万元天使融资,公司除了覆盖全国178个城市的300多家线下体验店,业务还拓展到悉尼、伦敦、洛杉矶等海外城市。

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分别取得数学本科和商科硕士学位之后,今年23岁的阿四夕回到南京创立了“就是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发行剧本为主营业务,全力闯入剧本杀行业。阿四夕在澳洲念书期间开始接触剧本杀,自己从玩家开始,越玩越多,成了所谓的“重度玩家”,后来发展到对老套的剧本情节开始不满,决定自己下笔创作。

剧本杀写手和发行者阿四夕
剧本杀写手和发行者阿四夕

阿四夕向美国之音介绍说,桌面剧本杀质量非常重要,神奇的环节设计可以带来无以言说的游戏体验。他说:“比如一个好的六人剧本,六个人把自己的剧本读下来,一定要都感觉‘我是主角’。如果有一个人,读下来感觉,哎,‘我是个配角’,那他的体验就很差,这个就叫边缘角色。你不能有边缘角色。”

和阿四夕一样,27岁的一萌也是从玩家起步,爱上剧本杀之后决定和伙伴一起在上海开办门店,正式投入剧本杀大潮。约一年后,他们不到200平方米的门店已经购买了将近100个剧本。

一萌告诉美国之音:“剧本杀作为创业,算是门槛比较低的。因为你只要有比较合适的位置,店铺,然后本子,人员,其实就可以开起来了,不像其他行业创业会有比较高的门槛。但是由于门槛比较低,所以做这个的会比较多。现在有很多店是在亏本赚吆喝。所以要想活下去的话,需要做出店铺的特色。”

截至2021年3月,上海剧本杀门店已经超过500家,高于北京、广州和深圳。阿四夕告诉美国之音,目前国内剧本杀的本子质量参差不齐,平庸作品占大多数,但是也有一些精品极品,比如在上海最头部的“M谋已久”门店,一部叫做《月下沙利叶》的剧本,因为质量极高且口碑封顶,让玩家的预约已经排到了半年之后。此类剧本在一个特定的城市只在限定的一家或几家门店可以玩到,吊足了所有剧本杀爱好者的胃口。

Z世代的新社交之王

剧本杀“萧府奇案”的游戏发起者是Cookie和她的一个朋友,剩下的五个参与者,则是朋友拉来的朋友,并不都是熟人。Cookie告诉美国之音说,她见过很多玩家出于社交目的参与剧本杀。

她说:“很多的这种脱单群体啊,交友群体啊,都是用这个去打开场面。大家一群人,不管是熟悉的不熟悉的,一起去完成一个项目,大家都为一个事努力,这种感觉很好。玩完这个大家的感情就会变深,通常还会去吃个饭。”

剧本作家阿四夕告诉美国之音,剧本分为很多种,有硬核的推理剧本,还有情感本。他认为去玩情感本的玩家里,大部分都是冲着社交交友的目的而去。

北京字节跳动总部大楼旁几个青年边走路边看手机。(2020年7月6日)
北京字节跳动总部大楼旁几个青年边走路边看手机。(2020年7月6日)

据艾瑞咨询的调查报告显示,剧本杀玩家约40%为26-30岁之间的年轻人。剧本杀一般起步人数4-10人不等,所以现实生活中经常需要靠和不熟识甚至是陌生的朋友一起玩,这也渐渐发展成了Z世代(大概90年代末-2010年左右出生的人)的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剧本提供的各种玩家之间身份多变,刚刚认识的新朋友,立刻在游戏室里变身为情侣,夫妻,或是仇人,搭档,强烈的互动体验有助于快速社交破冰,甚至经常擦出爱的火花。相亲平台“陌上花开HIMMR”甚至以“也许输了角色,但可能会收获另一半哦”的招徕口号,召集网友参加剧本杀形式的相亲活动。

20岁的斯清就是在一年前玩剧本杀的过程中认识了男友。如今她搬到北京,虽然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太多时间继续玩,但是身边不少朋友把玩剧本杀当做交友方式。

斯清告诉美国之音说:“以脱单交友为目的来玩的人还是不少的。他不一定是‘我想着要脱单,要交友,所以我进到这家店,我要玩本’。更多的可能是,接触了店之后,进入社群里面,因为要聊天,会跟别人有互动,他们这时候就已经建立起某种朋友联系了,就可能进一步想要通过线下玩剧本的方式去产生现实中的连接。”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赞同剧本杀成为新社交潮流。刚开店不久的一萌告诉美国之音,她很鄙视“通过打本去认识一些小哥哥小姐姐的人”,因为这些人让剧本变得不纯粹了。

她说:“市场上的一些相亲平台的年费都要两三万一年了,你为什么觉得你花100块钱打个本店家就可以帮你解决单身的问题呢。但是的确会有许多人把打本当做一个认识异性的途径。这个也没法评判对错,但是我不太喜欢单纯,因为这种目的去打剧本杀的人,因为在我心中,剧本杀是一个体验全新人生的东西。你掺杂了太多不纯目的,可能全程都没有在玩剧本杀,然后都在勾搭别人,这种我觉得就属于本末倒置了。”

资深玩家也是剧本作者的阿四夕认为,剧本杀具有不可替代的线下社交的元素,这也是包括让他自己在内的玩家迷恋的地方。

“我期待下一场和我一起玩一个剧本的是什么样的人,然后我们互相加好友,然后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事实上我很多朋友都是这么认识的”,阿四夕说:“很多人找不到另外一个方式,能有这么好的条件,让一群完全不认识甚至圈子都无法交汇的人,去互相认识。大家虽然不认识,但是剧本在四五个小时里面能迅速拉近你我的关系。很多人迷恋的是这么一个社交属性,你很难在别的地方找到。”

提心吊胆的美好未来

两三年前就开始玩剧本杀并且一直到今天都还乐在其中的Cookie,并不看好这个行业的发展。她说,剧本杀就是一阵子狂热,像以前的狼人杀或者更早的三国杀一样,随时会被年轻人的下一个爱好取代。“这种社交类的,火爆的,有点智力的,年轻人喜欢的游戏,其实我们看到一波一波的特别多。他们好像都有一个生命周期,大概就三五年,火到极致还会有一个新的形式去替代它的。所以我觉得它不是一个长线发展。它可能某一段时间会爆火,但是渐渐的会有新东西代替它。”

在北京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大楼 (2021年7月8日)
在北京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大楼 (2021年7月8日)

不仅剧本杀未来的发展前景堪忧,业内人士更担忧的是政府可能对剧本杀行业的监管。中国近期对于饭圈和青少年线上玩游戏时间的严厉限制和整顿,让和娱乐行业沾边的从业人员如履薄冰。整顿风声已起,只是严厉到什么地步大家还在观望。

2021年9月23日,新华社旗下期刊《半月谈》发表关于剧本杀的文章,说“部分商家为吸引客户、赚快钱,推出暴力凶杀内容的剧本杀项目,如毒药杀人、枪支杀人、密室杀人等;有的商家则在场景设置上添加恐怖、血腥元素,部分出格内容超出普通人心理承受度。”

2021年7月6日,《中国青年报》发文提到,飞速发展的剧本杀在监管视线之外野蛮生长,“让一些图快钱的创作者和店家缺少了足够的自律,也让剧本杀行业成为黄色、暴力滋生的温床。”

中国网络游戏展览会ChinaJoy2019年8月2日在上海展出期间一名女子与中国一个电子游戏中的一角色扮演者合影。
中国网络游戏展览会ChinaJoy2019年8月2日在上海展出期间一名女子与中国一个电子游戏中的一角色扮演者合影。

开店一年多的一萌直言,最近政府监管非常严厉。她说:“我们现在一个店铺,每个月大概一周吧,都会有一拨,像警察啊,街道办啊,来店里面查一次,查各种各样的东西。反正肯定是要整治这一块的,就是不知道他要搞到什么程度。但是真的说一点什么血腥暴力的元素都不能有啊,一点封建迷信的元素都不能有啊,那剧本杀肯定就死了。当你的创作没有了的时候,这个行业就死了。”

阿四夕告诉美国之音,他刚入行的时候,就知道肯定会有面临监管的一天,所以也早有准备,以电影行业的红线为标准,尽量小心避免。就在10月27日,包括他在内的从业人员,通过大家都在使用的平台“小黑探”收到一个内部通知,要求各从业者开展自我检查,坚决抵制违法违规剧本。通知语焉不详,但是堪比揪心一棒。

但是除了监管可能引发的打击,阿四夕认为剧本杀行业不管怎样会很快面临一个寒冬期。

他说:“因为这行不配现在的体量。很多人说它是风口,很多人说它造富,很多人涌入这个行业。数量在膨胀,但是客人却没有变得那么那么多,大家都在内卷,很多店打架,恶战,倒闭了一批又一批。当大家意识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或者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倒闭潮来临的时候,资本也就不看好了。那么整个行业就会经过一轮洗牌。这轮洗牌大概就是明年,明年中,或者苟延残喘到明年末。但是剧本杀不会消失,它会经历过寒冬后缓慢复苏。”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