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6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美国妇女支持俄罗斯反性骚扰运动


美国妇女支持俄罗斯反性骚扰运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51 0:00

美国妇女支持俄罗斯反性骚扰运动

一名俄罗斯议员被至少三名女性指控性骚扰的事件正在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有人把这一事件与美国的“我也是”(#MeToo运动)运动相比较。 在莫斯科,俄罗斯国家杜马的操守委员会推翻了对这位俄罗斯议员的全部指控,这引发了对女性控诉人的更大支持,让人们看到了俄罗斯以及大西洋彼岸的变革时刻已经来临的希望。

“他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把我推到墙边。” 控诉人艾卡特里娜•科特利卡茨说。

“你还要抵赖这一切吗?” 另一位控诉人达利亚•祖克质问道。

至少有三名俄罗斯女性出面指责议员列奥尼德•斯勒茨基性骚扰。 这是其中的两人。

俄罗斯议会下院国家杜马的操守小组驳回对斯勒茨基的指控看来引起了强烈反弹。三名指控人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俄罗斯30多家媒体决定撤回驻国家杜马的记者,称他们将不再报道俄罗斯议会。

在大西洋彼岸,美国全国民主党妇女俱乐部成员说,俄罗斯像美国一样也迎来了变革的时机。

在华盛顿,民主党籍加州联邦议员杰姬•斯佩尔说:“安妮塔•希尔1991年揭发说她曾被性骚扰,但她当时受到批评,现在不同了, 我认为这是因为现在媒体报道提到很多偶像级人物,有很多好莱坞女性,全国电视节目的明星都站了出来。 这是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的转折点,所以我要对俄罗斯妇女说不要被吓倒,不要害怕。”

斯佩尔众议员说,现在美国国会要求议员必须接受有关禁止性骚扰的培训。众议院最近也通过了一项法案,使性骚扰受害者更容易为自己辩护。

她说:“这项法律都有哪些规定呢?首先从一开始就为受害人提供法律咨询,这有很大的不同,并且由众议院支付。 如果达成和解, 要由美国财政部出钱,确保他们得到适当补偿,然后由骚扰者偿还。“

这意味着如果有议员被认定犯了错误,他们本人而不是纳税人就要向受害者进行赔偿。仅在过去四年里,纳税人已经支付了大约15万美元的赔偿金。

全国妇女法律中心的律师艾米莉•马丁说: “现在的一个变化是女性有能力分享她们的故事,互联网把她们的故事合成起来,让她们感觉这不仅是我面临的个人问题,而是比我更大的事情,我身边有一大群女性支持者,这带来了很大的变化,让很多敢于分享她们的故事。“

目前还不知道莫斯科最近的事件是否标志着俄罗斯会出现相当于美国的“我也是”运动。尽管俄罗斯议会的操守委员会驳回了对斯勒茨基的所有指控,但是女权主义团体说,要求他辞职的呼声正在日益高涨。

评论 (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