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2018年奥斯卡体现“#我也是”和“珍惜黑人生命”运动


第90届奥斯卡将2017年的最佳影片分成24个类别。像“#奥斯卡太白”、“珍惜黑人生命”以及“#我也是”等运动帮助改变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评奖标准,让更多少数族裔和女性参与投票。这样做的结果是,观众和批评家们可能会看到今年的奥斯卡提名影片在种族和性别上跨度更大。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乔治梅森大学电影与视频研究项目主任乔凡娜·切斯勒,探讨奥斯卡提名影片的变化。

去年的奥斯卡为人们带来了一次令人惊讶的突破。一部刻画非洲裔美国人的独立剧情电影《月光男孩》(Moonlight)击败了深得观众喜爱的一部全由白人担任主创的音乐剧《爱乐之城》(La La Land)。

来自乔治梅森大学的乔凡娜·切斯勒认为,这种对于种族和性别的包容趋势将在今年得到继续。

她说: “奥斯卡多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邀请更多元背景的演员、表演者和编剧成为它的会员,欢迎他们加入奥斯卡的七千人投票团。”

因此,像迪·里斯执导的《泥土之界》(Mudbound)这种刻画非洲裔美国人的影片获得了今年的提名。影片讲述的是一名非洲裔美国飞行员在二战结束后返回施行种族隔离的美国南方。

切斯勒说:“迪·里斯的电影《泥土之界》在剧本、表演和拍摄艺术三个类别都获得了认可。拍摄《泥土之界》的瑞秋·莫里森是90年来首位获得提名的女性电影摄影师。”

另一部是乔丹·皮尔的惊悚电影《逃出绝命镇》(Get Out),用喜剧式的拍摄手法展现了当代的白人至上主义。

切斯勒说: “《逃出绝命镇》在它的主要观众群中带动了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势头,《黑豹》(Black Panther)也一样。这部电影很重要,因为我们想继续在银幕上看到代表我们自己的影片。”

“#我也是”运动也在奥斯卡有所体现。

切斯勒说:“‘#我也是’运动和随后的‘#时间到了’运动打破了某种突破口。获得提名的电影可能反映了这种意识。其中一半的电影由女性担任主角,这的确影响了电影的走向。”

其中一部就是由兼任导演、编剧、演员的格蕾塔·葛韦格创作的影片《伯德小姐》(Lady Bird)。这部电影讲述的是爱恨交织的母女关系,获得五项奥斯卡提名。

而黑色讽刺剧《三块广告牌》(Mandatory Courtesy for Three)讲述的是由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扮演的愤怒的母亲米尔德雷德不惜一切代价挑战当地警局,因为他们对搜捕杀害她女儿的凶手不作为。

今年人们还看到奥斯卡提名影片探讨了同性和性别议题,比如讲述80年代初两位年轻男性之间的热烈爱情的人物剧情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Call Me by Your Name)以及智利的一部关于跨性别女性的剧情片《普通女人》(A Fantastic Woman)。

切斯勒说:“我们在国际类别的提名名单中看到了许多冒险的选择,《普通女人》就是其中之一。这部影片的表演是独特的,而且她将成为首位颁发奥斯卡奖的跨性别者。我们在今年的奥斯卡上还有一位获得提名的跨性别导演——恩斯·福特,她获得提名的是(纪录片)《强岛》(Strong Island)。”

切斯勒还谈到,人们仍需时日才能看到一个公平开放的好莱坞。但是,只要每年都有更多的女性和少数族群出现在镜头前后,大屏幕上讲述他们的故事,并且在奥斯卡上获得同等的待遇,一切就有希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