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1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担心返校染病 各地家长师生上街抗议


担心返校染病 各地家长师生上街抗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50 0:00

担心返校染病 各地家长师生上街抗议

八月初,美国有超过二十五个州,成千上万的家长、教育人员、学生和社区成员走上街头,为了要求安全和平等的学校而大声疾呼。做为全国抵抗日的抗议活动,目的在唤起人们的关注,因为新冠病毒仍在散布,重新开放学校进行面对面的学习有其危险。这个问题已经政治化,白宫和许多州长要求重新开放教室的压力越来越大。

成千上万的家长、教育人员、学生和社区成员八月初在曼哈顿街头游行,要求保持学校的安全和公平。

历史老师约瑟夫·沃尔夫说:“我们的一个同事四月因新冠病毒而死,我们不希望今年秋天有任何其他老师死掉,我们的秋季班需要百分之百远程教学,来保障每个人的安全。”

纽约州像许多其他州一样,学校根据当地情况来决定重新开放,在纽约市,学生每周最多到校上课三天。

纽约市长白思豪说:“情况是这样,对绝大多数的学童和绝大多数的学校来说,你们要上学,每周到课堂两天或三天 ,根据每周的情况而定,也就是说,某些其他学校会有例外的弹性,我们也可以就此进行讨论。”

如果一所学校出现一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那么全班都要隔离两星期。如果在两个不同班级出现两个确诊病例,那么全校都要隔离。

但许多参加抗议的老师认为,让学童和教育人员回到课堂还为时过早。他们指出,大约一百五十万名老师,或四分之一,已经有健康问题,如果感染新冠病毒,这会使他们更难以承受。

科学老师罗尼·阿尔蒙特说:“我们学校已经人满为患,没有适当的通风和设施,而他们却要我们回去,即使全国各地的病例在增加,而且没有因应计划,加上预算删减,要回去,门儿也没有!”

五年级学生劳伦斯上的学校从三月开始关闭,但他希望很快能回教室,他对大流行病小心翼翼,但他梦想和他的朋友一起玩耍,并且到教室上他喜欢的课程,而不是在线上学习。

五年级学生劳伦斯·特雷欣说:“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想念我的老师,我想回去。”

高二学生梅丽尔·穆森说:“我认为重新开放的计划是骗局,因为学校会经费短缺,资源不足,而我们将无法得到我们需要的课程或我们需要的老师。 ”

十六岁的梅丽尔·穆森说,她班上的同学跟她看法一致,而纽约市市长候选人戴安·莫拉雷斯也支持这个看法。

纽约市市长候选人戴安·莫拉莱斯说:“我曾经是特殊教育老师,我也做过寄养照顾社会工作员,我还是两个接受个性化教育计划的孩子的家长,这就是为什么我支持计划中的老师和学生在学校安全以前不要返校的原因。”

尽管有全国性的抗议日活动,乔治亚州、密西西比州和其他州的学校仍在重新开放,然而,在学生和学校员工中已出现了一些新冠病毒病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