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4 2020年8月8日 星期六

中国人大“举手机器”申纪兰身后的话题


前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 (资料照)

91岁的中国人大代表申纪兰近日去世后,中国舆论对她褒贬不一,评论两极分化。许多人对她从底层成为劳模的经历表示认可,但对她因缺少文化和法治意识而成为政治帮凶持批评态度。不过,也有体制内人士希望改革造就了申纪兰现象的现行人大代表选举制度。

中国“人大”之最

1954年,25岁的山西平顺县西沟村农民申纪兰当选中国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而后一直连任,迄今做了十三届,为1949年建国以来担任人大代表时间最长的人。人们因此称她是“活化石”、“常青树”、“真正女权推动者”、“举手机器”、“恐龙”、“僵尸”、“中国资格最老‘国会议员’”等。

资料照: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展示她所获的奖章和勋章。(2015年9月3日)
资料照: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展示她所获的奖章和勋章。(2015年9月3日)

报道援引申纪兰的“名言”说,“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申纪兰历年参加人代会议,总是投赞成票,支持了全国人大通过的所有正确和错误的决议。申纪兰一生最后投票日为2020年5月28日,投票支持“港版国安法”。今年是申纪兰第66次参加两会。

申纪兰一生多次获奖,除全国劳模称号外,2018年12月,获中国政府“改革先锋奖章”。2019年9月习近平授予她“共和国勋章”。

体制内外评说

姚立法,男,1958年1月生,湖北潜江人,大专文化,中学一级教师。1987年开始,他以普通公民身份,自荐竞选潜江市人大代表职务,经历十三年四届选举,期间遭遇各种阻挠和打压。1998年11月获1706票,以非正式候选人资格,当选湖北省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早一批自荐竞选成功的人大代表”。

姚立法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说:“申纪兰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就是一个劳动模范。老百姓一致认为,她自己也这样表示,她就是一个举手的代表,赞成、赞成、赞成。网络上对她的死没有同情,而是开心,称她是一个不称职的代表,不合格的代表,一个只会举手赞成的代表。”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表示,申纪兰只会投赞成票,是一个投票机器。由于人大历史上的很多决议是错误的,申纪兰应该对她支持的错误决议承担“历史责任”,不过,造就和将她神话的不是她自己。

胡佳说:“申纪兰是当局树立的典型,她是不容置疑,不容诽谤的,对她的质疑,就是对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质疑。因此,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不是她本人的问题,申纪兰后面站着的是一堆的制度。她走了并不代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瓦解。对她的肯定,就是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肯定,是对那些唱赞歌的、吹箫的、歌舞升平的那批人的肯定”。

胡佳说,中共肯定申纪兰,就是肯定那些“无脑”的人大代表,基层根本见不到人的人大代表,政治花瓶一类的人大代表等于“权利帮凶”。这些制度维护者所获得的荣耀是皮靴踏在呻吟民众头上获得的。他(她)们在权力殿堂里做的每件事,都有可能被刻在历史耻辱柱上。

报道说,网上也曾经出现中共体制内质问申纪兰的声音,“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时候你都代表,可你一次也没有代表过人民。试问你是怎样被选举的?你究竟代表谁?”

不过,羊城晚报曾报道,申纪兰生前对自己的投票情况予以澄清,称“拥护的我就投赞成票,不拥护的,短一张票也是民主嘛,好的我都通过,不好的我就不投。”

改革现行选举制度

申纪兰现象令希望利用中国现行人大制度、践行民主宪政的姚立法思考很多,他写道:要是有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每五年一届的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直选,该有多好!要是有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设区的市级、省级和国家三级的人大代表的间接选举,该有多好!要是有更多的人认识到,依法民主选举各级人大代表比关注代表称不称职重要一万倍,该有多好!

姚立法认为,中国选民对申纪兰现象负有不可推卸的“公民责任”:“我一直认为,我们现在的选举法有两个大的问题,不解决的话,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项我们国家根本的政治制度,就很难保证实施。第一,我们选举条文和选举法对选举权,也就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以及监督选举的权利,没有提供法律救助。”

姚立法回顾了自己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过程中所遭无理打压和破坏,而得不到现行法律和选举法支持的情况。他说,西方政治学的一个常识是,“没有法律救助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

姚立法说,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大量选民实际上并不参加投票,实际放弃了自己的选举权。姚立法或许在说,他能够成功当选的例子似乎说明,只要越来越多的公民负起责任,参加基层直选的竞选,或者拿起选票,那么,人大地方基层直选阶段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敢言的姚立法,少一个申纪兰,两个申纪兰这样的应声虫,也许是可能的。

留给历史的话题

中国媒体新京报说,申纪兰官位最高至省厅级,不过,她坚持本色不改,担任山西省妇联主任后提出所谓“六不”: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任职10年厅级干部后,仍每月只领50元补贴,没给自己和子女办过任何私事。她虽是村办企业董事长,但是自己没股份,也不领工资,没从村企拿一分钱。

有网民说,“希望她一路走好”。但也有网民说,外人“不了解申纪兰在当地的名声”。另外,申纪兰与房地产开发的瓜葛曾是新闻热点。

《山西日报》报道,2019年11月14日,中共组织部负责人向申纪兰宣读有关通知,说明她可享受的“医疗待遇”。一般认为,申纪兰获得进入更高级别干部病房的资格大概始于这时。

报道说,91岁的申纪兰6月28日因胃癌病逝,不过,也有报道说,她的死因与两会期间北京疫情反弹有关…… 中国官媒一般不公布这类新闻人物确切死因,因此她身后留下的有些话题还有待历史澄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