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1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何清涟:朴槿惠的悲剧:成败皆因“造王者”


下台的朴槿惠回到首尔的家,问候支持者(2017年3月12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在长达一年多的“倒朴风潮”之后,3月13日,韩国宪法法院终于宣布罢免这位朴槿惠。参与总统弹劾案审判的李贞美代院长在发表离职演说时,引用中国古代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的名言“法之为道,前苦而长利”,强调要实现法治主义,却无法抹去该案浓厚的政治色彩。只是于韩国而言,正视这一点,可能得迟至10-20年之后。

梳理涉及朴槿惠的相关资料,只能得出一个令人沮丧的结论:朴槿惠从走上政途那天开始,在收获成功之时,就预埋了失败的种子,她与“造王者”崔太敏父女两代的关系,既是她成功登上青瓦台的保证,也是她今天黯然辞别总统府的因由。

朴槿惠的人生支柱:虚拟“亲人”持续送温暖

朴槿惠曾以一段话感动过无数韩国人:“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这位声称自己“嫁给了国家”的女总统,最后栽在了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闺蜜”身上,看起来似乎荒唐,但却有其必然性。因为这个“闺蜜”的角色远非只是闺蜜,她是朴槿惠人生中最重要的精神导师、甚至可以说是“造王者”崔太敏的女儿。

造王者(Kingmaker)是特指那类能够在君主继承权问题上起决定作用的关键人物或集团,这些人利用政治、资本、宗教、军事、意见领袖的势力,决定未来君位归属。民主政治中,大的利益集团联合起来也能够造王,比如美国2016年大选过程中,政治、经济与媒体等精英联盟联合造势,希望将希拉里送进白宫。在朴槿惠的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刻,崔太敏几乎像及时雨般适时出现,人力、资金、精神安慰,每场及时雨都来得及时,浇得很透。没有这些及时雨的滋润,朴槿惠不可能在漫长的政治征途上获胜。2006年大选前夕,“导师”崔太敏虽已故去,但其第五个女儿崔顺实却全盘继承了父亲在朴槿惠心中的信任,陪伴在朴槿惠左右,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父女两代都持之以恒向朴槿惠送温暖,当然不是出于对朴槿惠的爱。由于朴槿惠的特殊身世,注定这种送温暖从一开头就是一场政治投资。朴槿惠之所以能够成为崔氏家族的政治投资对象,则是因其家世渊源,其父朴正熙是韩国第5至第9届总统、掌握政权长达17年。

无须否认,亚洲价值观特别重视裙带关系,无论民主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政治与社会资本都具有依血缘关系在世代间转移的特点。北韩是典型的王朝世袭,即使是被视为亚洲民主典范的日本,其政治也不脱资本世代转移之特征。缅甸的民主女神昂山素季走上政治长途参赛的原始资本,也因她的父亲是被缅甸人民尊称为“国父”的昂山将军。与其他总统后裔相比,朴槿惠还有一些值得投资的亮点:一是其父任内的“汉江奇迹”,有如夜空皓月,为韩国人留下了明亮的记忆;二是其父在第五任期第一年被暗杀的悲情历史,以及“嫁给国家”的独身女性身份,都容易触动韩国人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

造王者是投资者,不是慈善家

造王者之所以造王,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出于牟利目的。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造王者是战国后期的巨商兼政治家吕不韦。吕不韦到赵国邯郸做生意,偶然遇见了秦国派在赵国做质子(人质)的王子异人,认为奇货可居。但他心里没有底,于是向其父亲请教。他问其父亲,“耕田能够获利几倍?”其父答称:“十倍。”“贩卖珠宝玉器的赢利是多少?”其父回答说:“百倍。”吕再问其父:“立国家之主(造王)赢利几倍?”吕父回答:“获利不可胜数。” 经此一番咨询,吕不韦心中有底,开始了他那著名的“造王”战略投资,这段对造王进行成本核算的名言从此永垂青史。

但观诸历史,“造王者”与王之间的关系很难善终。英国亨利六世时的沃里克伯爵(Richard Neville, 16th Earl of Warwick,1428-1471),是“玫瑰战争”中著名的造王者。他1461年帮助约克家族的爱德华四世登基,数年后与爱德华四世的关系趋于紧张,他居然成功地赶走爱德华,让被废黜的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六世恢复王位。吕不韦造王有功,曾被秦王尊为“相邦”,号称“仲父”,专断朝政,但一旦秦王长大,则被厌弃,被逼自杀。这种关系难以全始全终的原因,在于王者被立之后,造王者总想继续维持自己的主导地位,而王一般不甘于继续受制,一旦强弱易势,关系必然破裂。

朴槿惠与其闺蜜的关系当然有别于古代君主和造王者的关系,但造王者要求政治回报这一点却不会变。早在2007年总统选举前,朴槿惠与李明博进行大国家党(新世界党前身)总统候选人的党内竞选时,李明博阵营曾就朴槿惠与崔太敏一家的特殊关系进行质问:“如果朴候选人当选总统的话,崔氏一家会有操纵国政的可能性吗?”,但这一质疑,却遭到朴槿惠的激烈反击,说对方会遭“天谴”。由于当时朴槿惠是国民宠儿,这一质疑就如一阵轻风吹过,在朴槿惠走向青瓦台的路上没有造成障碍。

朴槿惠必栽的几大原因

既然朴槿惠与崔太敏父女两代的关系是被投资者与投资者的关系,朴槿惠上台之日,就是对方开始回收投资利润之时 。崔太敏声称与她之间的“精神夫妻”关系,在其身后传承给其女儿崔顺实,比如为朴槿惠提供各种政策建议及国事咨询,为朴的政治生涯埋下了失败因由。

在美国,总统能够以政治任命方式给予支持者以利益回馈,但崔顺实家两代人对朴槿惠的马拉松投资,却没得到类似位置。不太清楚究竟是韩国缺乏这种制度通道,还是因为在竞选时朴崔关系就被反对者盯上,因而不便再做这种安排。但崔顺实不能在政府中任公职这点,却使得她的权力欲望只能通过两种途径满足,一是继续为朴槿惠出谋划策,二是借助朴槿惠的权势为自己谋利。目前被指责最多的谋利行为计有:被指深度介入了“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两大财团的成立和运营过程,并利用她与总统的亲密关系、经由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韩国财阀企业头目们的俱乐部)筹集到了高达900多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5亿)的资金。这两大财团被怀疑一方面是为了给朴槿惠筹备退休后的养老金,一方面则是崔顺实的个人提款机。其中的K体育财团还为崔顺实女儿郑某的马术训练和马术比赛提供赞助,而郑某正是以马术特长生的身份被梨花女子大学录取。

熟悉韩国政治的分析人士指出,该国政治运行名义上是政党,但实际上由政治人物的亲信操盘,具有“家臣政治”下人身依附的特点。一旦某一政治人物上台,其亲信就不可避免具有特殊地位和权势,这种特殊地位往往成为政商勾结的桥梁。这种特点在菲律宾等对腐败高度容忍的国度,很难导致总统倒台。但韩国对腐败现状的认识却处于一种奇特的撕裂状态:现实政治腐败成风,因为政客不腐败难以成事;但这种腐败经常成为党争中打击对手的必杀利器,从1948年至今,韩国共历16届、11任总统,结局只能以一个“惨”字概括,或客死他乡,或被人暗杀,或锒铛入狱,或身败名裂,或狼狈离场,几乎没有一位总统能全身而退。

对内,朴槿惠无法约束闺蜜的腐败行为,她与这个家族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长达几十年的利益共存关系,不可能未落下一点把柄在人手中;对外,她无法驾驭对青瓦台权力虎视眈眈的诸多政治反对势力。被撕成碎片抛洒一地,几乎就是这位女总统在南韩的宿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