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2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新冠疫情致人焦虑 网上求助心理医师


2020年5月23日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车辆驶过几乎空荡的时代广场。

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使许多人感到严重焦虑。有些人通过网上疗法找到解决方法。新冠疫情隔离措施致使面对面治疗中断,并迫使一些因面临失业和其他压力的潜在病人上网寻求帮助。

独立制作人维尼·王说:“我正跟大约30名同事进行电话会议,结果机构负责人让所有人同时下岗,整个机构关闭了。我是说,那种打击太大了。”

明尼阿波利斯行政助理雅各布·马克说:“我有点像,我想根据我的焦虑程度我可能需要心理医生。我无法像往常一样自我调节。”

据凯撒家庭基金会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由于新冠疫情损害了他们的心理健康,美国几乎一半的成年人都表示担心和有压力。

精神病学社会工作者卡拉·施密特说:“社会孤立,孤独,诸如此类,都与不良的心理健康状况密切相关。受害最重的一般是独居老人,儿童和青少年,一线工作者等人。”

由于急剧上升的需求,许多治疗师和精神健康工作者现在提供远程医疗服务,即通过计算机、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等数字技术进行交流。

施密特说:“我们几乎将所有内容都转换为远程医疗和虚拟护理视频访问。我们的患者一个接一个。忙不过来。”

艺术治疗师朱莉·卡特利表示,她甚至还通过远程医疗接待那些焦虑症开始加重的儿童。

艺术治疗师朱莉·卡特利说:“沟通是我们人类独有的东西,它创造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居家以外所有的这些沟通都是如此。现在朋友、社区、学校以及我们的工作和亲戚,沟通都在减少。”

自从失去工作以来,维尼·王一直在使用网上疗法,她说她认为没有理由再去面对面地就诊了。

王说:“几年前,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像这样在应用程序或视讯平台上跟治疗师敞开心扉。我想那时我需要面对面交谈,我想那时我要那种真实环境。但是,既然现在我已经做到了,我真的认为不必再亲自前往诊所了。”

明尼阿波利斯行政助理雅各布·马克说:“可以说,我在网上见面的那个人真的很积极向上,在那段时间里给了我很多能帮助我的工具。”

像有规律地生活和锻炼,限制接触媒体,并跟别人建立联系。

施密特说,当然不是每人都有互联网,不是都很乐意在网上交谈,尤其是老年人。而且,即使有保险,价格也可能很高。

施密特说:“其中一些人可能受到的打击最大,也许没有互联网连接,也许他们不得不关闭互联网。没错,失去了保险资格,有些人们不能再指望保险了。”

明尼阿波利斯行政助理雅各布·马克说:“很幸运,我的服务是免费的。因此,对我的这位网上医生,我真正付钱的唯一部分就是处方。”

网上有一些免费的支持小组,例如脸书的一个名为“管理新冠病毒焦虑症的免费公共支持小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