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4 2020年2月19日 星期三

台湾2020大选中的美国因素


资料照片:台湾驻美代表高硕泰在华盛顿双橡园主持庆祝双十国庆活动。(2019年10月10日)

台湾即将在2020年1月11日举行第15届总统大选,对选民来说,这场选举除了台湾内部议题外,各候选人对于台湾与中国、美国等可能影响台湾安全、国际空间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也非常关注。在台湾选民准备到投票站做出他们的选择前,有美国专家认为,无论台湾人民做出什么选择,华盛顿支持台北的立场不会改变。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12月12日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一场演说中提到美国对台湾选举的期盼。

资料照片: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首尔韩国外交部回答记者提问。(2019年11月6日)
资料照片: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首尔韩国外交部回答记者提问。(2019年11月6日)

史达伟说:“美国的政策是要鼓励两岸对话。选举是台湾民主过程中的例行性过程,因为它们每四年举行一次,不幸的是,在选举时紧张经常升级,它们不应该这样。而且总是会有担忧对那里的某种干扰、干预内部事务发生。所以我们要把你们带回《台湾关系法》和三个联合公报,它们的意图是要确保台湾海峡两岸的分歧能通过对话解决,没有暴力、胁迫或威胁。所以这也是我们对这个即将来临的选举的期盼。”

北京指责蔡英文倚美谋独

中国官方指责寻求连任的民进党人蔡英文“倚美谋独”。新华社的一篇评论说,“美国出于自身利益,近来频打‘台湾牌’,妄图‘以台制华’,”仿佛让蔡英文抓到“救命稻草”。这篇官方评论警告说:“蔡英文当局意图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台湾独立’的谋算绝不会得逞,任何挟洋自重、破坏两岸关系的行径都将自食恶果。”

左起: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宋楚瑜和韩国瑜在台北举行电视辩论表述政见之前合影。(2019年12月18日)
左起:台湾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宋楚瑜和韩国瑜在台北举行电视辩论表述政见之前合影。(2019年12月18日)

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的阵营将这场总统选举定位为“中华民国生死存亡关键”、“中华民国保卫战”,指称如果民进党政府连任台海紧张将会升级。

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华盛顿和北京对台湾的选举有截然不同的期盼。

“我认为美国就是欢迎选举,我们只要看我们总是在台湾看到的,那就是一场经过努力奋战的选举,透明且稳定,”他说。

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11月22日)
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11月22日)

至于北京方面,易思安说,“中国想要看到的是一场非常分裂的选举。他们会很高兴如果选举发生暴力。这是中共想要的。他们会很高兴看到一个候选人当选后却被以假信息或错误信息、假新闻失去正当性。他们会想要看到尽可能有更多的紧张,也非常积极在台湾社会里引起不合制造更多分裂点。”

这位美国智库专家认为,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台湾有一个和平的选举,“美国将支持台湾,无论哪一个政党赢得选举。台湾是一个活跃的民主,这是我们所珍视的,既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国家,也是为了像台湾这样的自由民主盟友。”

易思安说,他希望无论是谁当选总统,台湾都能持续和美国保持友好关系,“一如以往的民进党和国民党政府一样,对美国非常友善。”

国民党的和中、友日、亲美

在这场选举中,民进党现任总统蔡英文延续她对台海两岸政策的立场,主张维持台海现状并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在经济上转移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国民党的韩国瑜主张基于“一中各表”、“九二共识”的两岸政策,希望恢复两岸交流,但也认为台湾应该维持与美国的关系,包括以军购强化台湾的国防能力。对于北京提出的“一国两制”模式,两个阵营都不接受。

韩国瑜的国政顾问,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教授廖达琪告诉美国之音,韩国瑜在政策上和路线上“某种程度也是继承马英九路线,叫做和中、友日,跟美国当然是永远的好朋友。和中、友日跟亲美。”

韩国瑜国政顾问团成员、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教授廖达琪在马里兰州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12月7日)
韩国瑜国政顾问团成员、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教授廖达琪在马里兰州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12月7日)

她说,国民党“和中、友日、亲美”的政策路线从来都没有改变,“只是跟民进党划下最大的一个区别,是民进党想尽办法抗中,但其实这个抗中双方都不蒙其利。”

亲台不等于反中

不过,前美国副总统切尼的副国安顾问叶望辉(Stephen Yates)对美国之音表示,台湾坚持民主道路并树立自尊和自豪,“并不是反中,而是亲台”。他希望国际社会能更支持让台湾人民亲台而不必反中。

前美国副总统切尼副国家安全顾问叶望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2019年11月9日)
前美国副总统切尼副国家安全顾问叶望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2019年11月9日)

他说,“事实上,我认为这个星球上最反中的团体就是中国共产党。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政治制度能够改革,允许中国人民能够为自己做像台湾人民一直都能够为他们自己做的一样。”

美国因素

对于台湾选民是否在投票时考虑到美国的因素,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所教授卜道维(David Brown)告诉美国之音,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台湾选民认为台湾与美国的关系非常重要,“而且他们经常这么反映,我认为,从他们投票的方式来看。”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学院教授卜道维(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学院教授卜道维(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不过卜道维也说,他不认为美国的民主对台湾或其他任何人来说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模式。“我们的国家现在正经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它的党派性质更浓厚了,我认为比大部分美国人想要的还更厉害。”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说,美国因素长期以来一直是影响台湾选民投票行为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中产阶级选民”,任何风吹草动台湾的中产阶级都能够立刻感受得到。

游盈隆长期身处绿营但今年6月宣布退出民进党,他的理由包括民进党破坏初选制度、蔡英文不愿特赦前总统陈水扁。他12月20日在其脸书上发文说,从某个角度来看,美国因素在这次台湾总统大选的重要性还要超过中国因素。

游盈隆指出,近来美国推出多项立法和政策力挺台湾,美台关系空前紧密友好,“当然有利于蔡英文的选情”,他还以2012年大选为例说,当年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当选总统就是因为美国力挺马英九而不支持蔡英文。他写道:“美国支持谁,谁就当选,不支持谁,谁就落选,没有例外。”

不过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说,美国对台湾总统参选人没有偏好,也会和任何由台湾人民选出的领导人合作。

早在2000年1月,卜睿哲曾经以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身份亲自到台北向当时竞选总统的民进党人陈水扁、国民党人连战与无党籍的宋楚瑜传达克林顿总统的信息。他12月11日在华盛顿一场有关台湾选举的座谈会上说,“那个信息很简单,就是我们美国对于这次的选举没有偏好的候选人,台湾人民应该自己选出他们的领导人,我们会与任何当选者合作。”

他说: “对美国而言,重要的是当选的领导人和政府所制定的政策。如果那些政策符合美国的利益,例如和平、安全等等,那么一切就都没问题;如果台湾对自己利益的定义与美国有不同之处,那么我们也可以进行讨论并希望就此达成协议。”

卜睿哲认为,20年前他到台北传递的这个信息,在今天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原则。

台湾选民将在1月11日的投票日做出选择。分析人士说,不管美国因素在这次台湾选举中有何角色,未来的台湾政府无论是为了防范中国而更靠近美国,还是与北京和好而让两岸恢复交流,华盛顿与北京都必须为选后的台海局势做好相应的准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