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4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科技101:美国网络是否将中俄化?


互联网曾经承载许多人对于自由民主的期望,但近年来却却看到极权国家跟独裁者越来越熟地使用网络来引导舆论,散布谣言,以及钳制言论。随着假新闻的广泛散布,以及美国企业向外国势力低头,美国网络专家与科技业者担心,美国的互联网可能会向中国与俄罗斯看齐。

中俄操控互联网与人民

美国专家们对于中国与俄罗斯对互联网的严厉掌控,都十分清楚。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数字权利项目”(Ranking Digital Rights)主任丽贝卡·麦金嫩(Rebecca MacKinnon)说,在普京统治之下的俄罗斯以及习近平之下的中国,当局越来越会利用互联网来掌控大众

麦金嫩:“你可以自由发言,但同时所谓的五毛大军收钱上网攻击维权人士,降低他们的可信度,同时在现实生活当中,人民因为在网上的发言而受到威胁。而他们会说你看我可以自由发言。与此同时,这样的技巧中国也用的越来越纯熟,包括防火长城,包括审查。中国在这方面最创新的手法,同时也在俄罗斯看得到,也就是监查网上言论,然后以五毛跟自干五进行攻击,并且创作‘另类事实',然后将之与他们想要散布的大众舆论联结起来,在互联网上散布,最终变成政府想要的事实。与此同时,审查另一方的不同言论,让它无法成为舆论。而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渐渐地跨越到民主社会当中了”

“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这个词,由于川普总统的顾问凯莉安·康韦(Kellyanne Conway)1月22号在电视上使用而广受注目。

反而被中国改变

艾米莉帕客(Emily Parker)是《现在我知道我的战友是谁:来自地下网络的声音》(Now I Know Who My Comrades Are: Voices From the Internet Underground)一书的作者,长期观察世界各地网络维权活动的她说:“如果有人相信互联网能够推翻中国政府,这就是一个有问题的假设。当我在进行书的行销活动时,有人问我'如果网络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中国政府还存在着?'这是一个很怪的问题。为什么互联网,光是在那里,就会造成中国内部的骚乱?这不是互联网的用途。”

帕克指出,不是互联网改变了中国,是中国改变了互联网:“当美国公司进入中国的时候,大家都有很美好的想像,好像他们就会解放中国,好像很完美,谷歌、微软、雅虎等等。但一个接着一个,这些公司开始退一步,或更多步。谷歌,以一个中国版本的谷歌进入中国市场,当用户搜寻的时候,只能获得某些搜寻结果。但并不是中国政府作此限制,是谷歌。当时大家都很恐惧,然后谷歌解释说,更多的新闻,就是好新闻,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这是一个很标准的美国企业回应。而大家也接受了,大家说这听起来很合理呀,进入中国总比没进入要好。然后还有微软,它们关闭了一个民主派人士的博客,还有雅虎,把私人讯息交给中国官方。所以一个接着一个,这些原本说着'我们要以美国思惟来改变中国'的美国企业,反而被中国改变了。”

对于各界关注科技公司屈服于中国的压力,推特公司媒体部高级经理,努·伟斯勒(Nu Wexler)说:“我们在中国与伊朗是被正式封锁。朝鲜,没有互联网连结。许多人以为我们在古巴被封锁,其实没有,他们是因为网络不发达。我们现在对古巴保持乐观。伊朗跟中国,我们在那被封锁,不过还是有人利用VPN出来上推特。”

伟斯勒说,因为推特不采用实名制,所以成为许多异议人士的最爱,而推特也绝对不会将这些人的个人资料交给如中国之类的政府。不过伟斯勒也提到,推特开始推出一项新功能,就是让用户能够自己选择想看到的新闻,剃除掉不想看到的新闻。

“新美国”智库的麦金嫩强调,虽然最近混淆视听的假新闻满天飞,从中国与俄罗斯也可看出政府是如何能够利用这样的手段来操弄人民,但如果想以审查的方式来对抗,则是十分危险的,她说:“中国有对抗网络谣言的法律,这被用来对付任何揭露腐败官员等情事的人,以及用来散布另类事实的官方宣传。”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