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0 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泰国示威者效仿香港人对付警察,“奶茶联盟”再伸援手


在泰国首都曼谷,警察们试图用水枪驱散抗议者们。(2020年10月16日)

成群结队的示威者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戴着头盔,戴着面罩;警察们使用警棍,使用高压水枪……眼前的一幕幕似曾相识,但是这不是在香港,而是泰国首都曼谷。

今年2月,泰国法院下令解散深受年轻选民欢迎的亲民主的未来前进党,引发了街头抗议,但随后由于疫情爆发,街头抗议活动暂时平息。直到6月一位流亡柬埔寨的知名活动人士失踪,使得事态升温,抗议活动再次爆发。自本月14日以来,泰国首都已连续多天出现抗议集会活动。尽管当局已采取紧急措施,禁止五人及五人以上的集会,但是未能阻止抗议活动。

示威者要求在2014年军事政变中夺取政权的巴育总理(Prayuth Chan-O-Cha)辞职,修宪,以及王室改革(“辞职、修宪、改革,Resign, Rewrite, Reform”)。泰国王室在精英阶层中保持着神圣的地位,并受到严格的“冒犯君主罪”法律的保护,任何被判侮辱王室的人都会被监禁。

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东南亚研究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说,泰国的抗议活动已然更直接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君主制上,这打破了一个禁忌。

泰国知名活动人士秦联丰(Netiwit Chotiphatphaisal)也对美国之音说:“这么多年来,国王在泰国人民眼中不受欢迎,他对宫内和宫外的人都采取残酷手段,现在人们开始提出质疑,要求对君主制进行改革。”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东南亚研究教授哈珀孔(Tyrell Haberkorn)对美国之音说:“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the 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在8月10日首次公布其10点声明时,在泰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在要求君主制改革时,说出了无法言说的话。如今,质疑君主制在政体中的地位并呼吁改革已成为主流。”

泰国政治学者、朱拉隆功大学安全和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提塔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则表示,由泰国学生领导的要求改革和变革的抗议活动已经愈演愈烈。他对美国之音说,“前所未有的且意义深远的是,这已成为年轻人对既定权力中心及旧的政治秩序的一场全国性起义。”

泰国抗议集会借鉴香港模式

“流水式”的抗议策略,社交媒体的运用,准备雨伞等防护用品抵挡催泪弹,再到通过手势交流,泰国的抗议集会活动在愈演愈烈之余,似乎也借鉴了香港抗议活动中的一些策略和方法。

抗议者们曾经采用的占领街道的策略让他们很容易成为警察的攻击目标,他们已转而采取类似于香港抗议中的“流水式”(be water)的,更加多变和分散的策略。

哈珀孔说:“来自香港的灵感在上周末得到了明显的体现。上周末爆发了快速抗议活动,迅速组织并迅速撤离,确保了抗议者的安全,也令当局不知所措。”

26岁的程序员托尔(Tor)从10月15日到10月21日一直在参加抗议活动。他表示,抗议者们会被告知在下午3点前往地铁站等地集合,然后真正的抗议集会地点会在下午4点宣布,而真正举行抗议的时间则是下午5点。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一策略使抗议者能够到达抗议地点,并做好准备,在警察赶到之前设置防御屏障。警察通常会带着大批警力和车队赶来。多次参加抗议的佩奇(Petch)也说,他提前一天左右得知了时间,但临近约定时间他才得知了地点,这样可以迷惑警察。

“抗议者真的采用了香港模式的‘流水式’策略。他们就像流动的水流。他们的行动非常灵活,计划可以随时改变”,参加过抗议集会活动的尼德诺伊(Nidnoi)说。

泰国的抗议者们大多是青年,其中有很多大学,他们与香港抗议者一样充分利用了社交媒体,会使用推特、Telegram等应用程序来组织、协调抗议集会活动。泰国抗议者们在Telegram上成立了一个主要协调小组后的几天内,它就拥有了超过10万名成员。

伊芙(Eve)已经加入了大约10个与抗议者有关的Telegram群组,她说:“与其他聊天应用程序不同,Telegram允许大量的参与者加入聊天群组,参与人数没有上限。当脸书等页面公开宣布抗议时间和地点时,Telegram让我们这些抗议者能够在内部保持沟通。”

有媒体报道说,泰国政府会采取紧急措施对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实施限制,试图阻止抗议活动。

伊芙则相信Telegram是安全的,不会受到泰国当局的干涉。尼德诺伊也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不担心泰国当局监视Telegram,因为在她看来,政府无法干扰应用程序。

此外,雨伞的使用也似乎是泰国抗议者们从香港抗议活动中借鉴来的。泰国民众手中的雨伞不再仅仅是预防天公不作美的工具,而是保护自己的利器。

一位参加了上周末抗议集会的16岁的抗议者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我们从香港学到了如何保护自己”,“比如,用雨伞来保护自己”。

据路透社报道,泰国抗议活动中一些手势的使用也与香港抗议者们所使用的相同,泰国的抗议者还开创了一些新的手势,这些“手语”现在已经得到了普遍的使用,令抗议者们之间的交流更加顺畅。

一位19岁的抗议者对路透社表示:“每个人都在互相帮助,一开始,我们得弄清楚人们在说什么,但通过手势,就很容易猜出来了。”

泰国政法大学历史学副教授许佳彭(Sitthiphon Kruarattikan)说:“虽然泰国抗议者从香港学到了一些抗议策略,但年轻一代目前抗议活动的根本原因是泰国政治本身在过去15年里持续的混乱。年轻一代认为,泰国精英阶层一直在努力保持他们在社会中的主导地位,而没有听取年轻一代和其他弱势群体的要求。”

未来局势走向

有专家表示泰国未来的局势走向可能会与香港有所不同。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在泰国,如果抗议活动继续壮大,很可能会有迅速的镇压行动——这就是泰国军方过去处理事情的方式。”

“泰国的抗议活动至少在部分目标上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不过政府镇压,新一轮压制和动乱的可能性也很大”,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问题专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对美国之音说。

泰国官员星期二(10月20日)表示,泰国议会将于下周在国会复会前举行特别会议,以缓解当前的紧张局势。

泰国玛希隆大学副教授潘查达(Punchada Sirivunnabood)表示,泰国政府若愿对话并回应抗议者诉求,或将缓解当前的紧张局面。

她说:“他们将讨论如何解决抗议,以及如何与年轻一代谈判。所以我们必须拭目以待,如果政府同意接受学生和年轻一代以及抗议者的某些要求。我认为情况可能比今天好一点。”她说如果政府拒绝抗议者们的要求,那么将会有更多人加入抗议大军。

泰国前总理英拉日前曾在推特上呼吁现总理巴育尽快采取适当措施让国家平静下来。英拉提到6年前泰国爆发大规模抗议,时任陆军司令的巴育问她是否能够继续领导政府。最后她选择解散国会下院、提前选举。她还说,“今天,巴育也面对同样情景”,她希望巴育能够“快速做出决定,这样国家才能平静下来,继续前进”。

泰国总理巴育星期四(10月22日)解除了上周发布的《紧急状态令》和相关禁令,并从星期四中午起生效。

支持泰国抗议者

奶茶联盟成员及一些香港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支持泰国的抗议者,并称将与抗议者们团结一致。

“奶茶联盟” (因泰国、香港和台湾三地的特色奶茶而得名)最初在推特上成立是因为泰国偶像瓦奇拉维特·奇瓦雷(Vachirawit “Bright” Chivaaree)于今年4月所引发的网络“键盘大战”,但随后联盟不断壮大,开始为民主及更多的政治议题发声。

推特上的一位网友使用了与泰国站在一起以及奶茶联盟的标签,并在推文中写到:“让我向泰国表示最衷心的感谢!让我们互相支持,一起赢得这场胜利!”

还有网友在推特上写到:“#奶茶联盟支持泰国人民对民主的要求。”

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更是发布多条推文表达对泰国抗议者的支持。他在推特上写到,“勇敢的泰国人民考虑到继续进行政府宣布为非法的抗议活动的危险后果,决定为恢复思想、言论和集会自由而斗争”,他还在另一条推文中配上了奶茶图画,并对泰国抗议者说,“你并不孤单”。

此外,黄之锋和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等人10月19日还在泰国驻香港领馆外举行抗议,对要求改革的泰国抗议者表示支持。他在接受采访时也呼吁全世界与活动人士和抗议者站在一起。

香港《文汇报》则说黄之锋是在利用泰国示威大做文章,报道还说,对于黄之锋等人又出来刷存在感,有网民便问道:“泰国又关你事?”,并指这些人转过头就会搞众筹。

美国之音泰语组记者瓦萨蒙·奥德哈林特(Wasamon Audjarint)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