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11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全美各地抗议活动持续 大部分是和平抗议


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在休斯敦抗议集会上发表讲话。(2020年6月2日)

星期二,全美多个城市继续进行基本上是和平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对乔治·弗洛伊德在警方拘押下的死亡继续表达愤慨和恼怒。

包括纽约市在内的一些地区,和平的抗议者无视当局实施的夜间宵禁令,数百名抗议者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抗议数小时。此前,抗议人群想从布鲁克林一侧过桥进入曼哈顿,却被警方阻拦。

在亚特兰大,在该市晚上9点宵禁开始后,警方施放催泪瓦斯驱散仍然在外滞留的数百人。

在纽约和亚特兰大,警方拘留了一些抗议者。美联社称 ,在过去一个星期,全美各地的警方至少逮捕了9300人。

在首都华盛顿,数百名抗议者在宵禁时间过后仍然留在白宫对面的拉法叶广场,那里的抗议场面比一天前要安静许多。一天前,警察蛮横地推搡基本上是和平的抗议者,给特朗普总统清出一条路,让他在圣约翰教堂前现身。

星期二,在拉法叶公园聚集的抗议者们高喊“珍视黑人生命”、“不要开枪”和“该适可而止了”。

在几公里以外,国民警卫队队员在林肯纪念堂台阶上呈扇字型排开,把守着这个旅游胜地。1963年,民权活动家马丁路德金在这里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个梦想”的演讲。

在洛杉矶,数千名抗议者星期二晚间举行抗议游行,市长加希提与警察们一道单腿屈膝跪在地上。这种姿势已经成为与抗议者团结一道的象征。随后,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市长官邸外,呼吁大幅度削减警察预算,并且开除该市警察局长。

在美国的其他城市,迈阿密、休斯敦、奥兰多、新奥尔良、西雅图,以及波特兰、俄勒冈、麦迪逊和威斯康辛等地也都举行了抗议示威。

这次蔓延到全美多个城市的抗议示威一个多星期前始于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叫弗洛伊德的46岁的非洲裔美国男人被一名白人警察压倒在地上,用弗洛伊德的脖子被警察的膝盖压住长达几分钟。

明尼苏达州星期二说,已经对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提起了民事权利被侵犯的诉讼,并且对该警察局是否“从事系统性地歧视做法”展开调查。

明尼苏达州长沃尔兹说:“我的政府将动用可以支配的任何手段将打破明尼苏达州几代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这是我们要采取的很多措施之一,目的是恢复社区的信任,他们的感受,他们的声音被无视的太久了。”

涉嫌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肖文被开除,并且被控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事发现场另外三名警察也被开除。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纽约市街上的暴力令他“心碎”。在很多基本上和平抗议的城市中,纽约是其中之一,但是在纽约入夜后,还是有一些人砸破窗户,放火和抢劫店铺。

古特雷斯说:“必须要聆听人民的疾苦,但是表达疾苦要和平,当局在应对抗议示威时要保持克制。种族歧视是一种我们必须要摒弃的憎恶。社会各界领袖们必须要投资于社会凝聚力,让每个团体都感到有价值。”

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星期三对他所说的美国发生的“令人感到不安的动乱”表达关注。

方济各说:“对于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和排斥,我们不能容忍或视而不见。”教宗还为弗洛伊德祷告。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是“所有和平抗议者的盟友”。但是与此同时,他也多次发推文称,为了维护美国各城市的和平,要动用武力。

在今年11月总统大选中民主党的竞争对手、前副总统拜登批评特朗普说:“我不会利用恐惧和分裂”。

他在费城说:“美国渴望领导,需要一个团结我们的领导,需要一个让我们携手的领导。需要一个了解社区痛苦和悲痛的领导,这些社区的脖子被膝盖压着太长时间了。”

前总统小布什在一份声明中称,“黑人的权利一再被践踏,而美国的制度却对此没有给予立即和足够的回应。”声明说:“很多非洲裔美国人,尤其是年轻的非洲裔男子,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受到骚扰和威胁,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失败。抗议者们在负责任的执法人员的保护下,为一个更好的未来而进军,这就是力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