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7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草场不是他们的,牦牛送进屠宰场,藏人成为“自己家园的难民”


牧民在青藏高原的纳曲县草原牧场上放牧 (2006年7月6日)

1980年,流亡印度近21年的达赖喇嘛派了一个代表团返回西藏考察。令代表团成员感到震撼的不仅是共产党治下藏人的苦难,还有青藏高原上不同寻常的寂静。昔日成群的野驴、野马、牦牛不见了,就连飞鸟也几乎无迹可寻。

上世纪50年代,共产党率领的军队进入西藏后,开荒种地、采伐森林、挖掘矿产,几十年的人为破坏让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脆弱得不堪一击。

同样的事情今天还在当地上演。

流亡藏人创办的媒体“西藏之声”近日报道说,地方政府以耕种农作物为由,强行霸占了西藏拉萨尼木县朗堆村60多户村民的5000多亩草场。结果是,耕田计划没有成功,草场也被破坏得面目全非,当地上千头牲畜没有草吃,活活饿死。

当地村民说,从2016年起地方官员和商人勾结,下令牧民搬迁,强行要在海拔5300多米的草场上“退草还田”。官员谎称稻田在一年之内可以收割三次,可是至今没有长出一粒稻子。

“我们的草场被强行霸占后,我们要求给予相应的补偿,但是政府官员却说,‘这是共产党的土地,你们没有说话的权利’,”一位村民说。

2006年,中国政府启动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官方媒体说,这项于2013年底“圆满收官”的项目让230万农牧民圆了“新房梦”。

很多藏人的看法却截然不同。西藏独立导演顿珠旺青在纪录片《不再恐惧》中记录了一位藏人的心声。

“中国人说西藏人住在山上,运输不便,生活艰苦,孩子上学会更难,但这只是他们的一套说辞,”他说,中国政府从不说出的真实原因是, “我们的土地非常有价值,而且自然资源丰富。他们想获得这些资源,于是他们用花言巧语欺骗我们。就像哄小孩一样,让我们搬迁。”

加拿大记者兼自由撰稿人迈克尔•巴克利在《消融的西藏 》一书中说,中国政府正以“史诗般的规模”破坏西藏的自然环境。

“他们撕毁了与这些人签订的合同,对他们说,你们的30年租约现在一文不值了。赶紧离开,搬到那个房子里去,” 他对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说。

巴克利说,为了更容易地掠夺土地,当局还宣布一些地方为国家公园。

“这是你见过的最糟糕的‘洗绿’(greenwashing)方式,”他说,“他们宣布一个地方为自然保护区,告诉西藏牧民,你在自然保护区里,必须离开。 等这些人搬走后,政府等上一小段时间,然后采矿公司突然涌入,把同一片土地搞得天翻地覆。 ”

巴克利还说,为了让牧民定居工程成为“不可逆转的进程”,汉人发明出吃牦牛肉,把牦牛送进屠宰场。牧民没有了牦牛,他们就无法生存。

“他们谁也不是,像是自己家园里的难民,” 巴克利说。

拉萨尼木县朗堆村的村民也说:“我们是一群牧民,没有什么文化知识,世世代代靠着游牧来维持生计,但现在我们的生计已无可挽回地被完全剥夺。而我们对未来全新陌生的生活方式,尤其在寻找游牧以外的经济收入等方面,没有任何概念。”

中国官方媒体最近报道说,近年来,拉萨尼木县目前正在大力发展养鸡产业,带领当地人脱贫。

上星期,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加拿大参议院人权与外交事务及国际贸易委员会演讲时说,西藏是世界上环境战略最敏感的地区之一。过去50年来,广泛的环境破坏导致水土流失,野生动物灭绝, 肆意采矿和倾倒核废料严重影响了青藏高原的环境和周边国家的环境。

星期一(6月18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在人权理事会第38届会议上说,中国持续拒绝联合国人员自由访问西藏与新疆的权利。两地的人权状况正在“迅速恶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