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8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麻烦接踵而至 TikTok在美面临集体诉讼


2018年2月28日康涅狄格州韦瑟斯菲尔德的用户玩TikTok口型同步

就在特朗普总统签署最新行政命令,将禁止与TikTok(抖音国际版)进行交易的同时,多名美国未成年人的父母在联邦法院向TikTok提起集体诉讼案,指控TikTok将他们孩子的信息发送到中国的服务器上。

麻烦接踵而至 TikTok在美面临集体诉讼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59 0:00

法律专家说,此案能否立案的关键是证据,在最高法院对类似案例做出最终裁决前,尚无法判断此案的前途。

针对特朗普总统的行政禁令,TikTok威胁要诉诸美国法院,不过TikTok首先可能要面临来自美国民间的集体诉讼。此前,美国已经有数十名未成年人的父母对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TikTok提起了诉讼。

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有至少20宗独立的同类诉讼提交到了联邦法庭,这些诉讼代表TikTok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的用户,指控TikTok视频应用程序,从未成年人用户那里收集面部识别数据、用户位置数据,以及密切联系人的数据,并将数据发送到设在中国的服务器上。

这些独立但类似的联邦诉讼,均要求TikTok公司在收集有关个人身份的数据之前,必须获得用户的书面同意。目前这些独立的诉讼已经并案成为一宗集体诉讼案。

8月4日,一个联邦法官小组裁定,此案将由设在伊利诺伊州的联邦北区法院审理;主审法官是约翰·李(John Z. Lee)

集体诉讼TikTok是否有胜算

据信,原告的律师将会要求主审法官批准将诉讼扩大成为全国性的集体诉讼,可能会影响到数以千万计的美国用户。

TikTok表示,关于该公司将用户信息传送到设在中国的服务器上的说法不符合事实;因为其美国用户的主要服务器位于美国维吉尼亚州,而其备份服务器设在新加坡。TikTok说,在美国收集的数据从未传送给中国的服务器或者中国当局。

在原告和被告各执一词的情况下,即使主审法官批准此案成为集体诉讼,原告的集体诉讼能有多少胜算?美国相关法律专家表示,从掌握的现有信息来看,目前还很难做出判断。

纽约法律学者虞平认为,尽管以往独立的类似案件,原告提出的诉求是正当的,但是否能够立案,要由一个陪审团来决定。“集体诉讼(class action)在美国法律中是一种权利,至于提出的诉讼是否能够赢,是另外一回事,” 虞平对美国之音说。

虞平分析说,如果说能赢的话,从家长监护的角度来看,他们过去提出的诉求是有论点的;但是在法庭是否能够成立,必须要由一个陪审团来审议决定。陪审团要来审视TikTok是否对儿童或者未成年人造成伤害,这里是有一定空间来斟酌决定的。

TikTok断然否认原告的这些指控,但是该公司正在承受来自美国政府日益巨大的压力,恐怕难以避免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6日晚间签署行政命令,将在45天后禁止美国国民或企业与TikTok及其母公司中国企业字节跳动、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进行业务往来,违反规定者将受到处罚。

分析认为,尽管特朗普总统的这项行政命令不会对美国家庭诉TikTok的集体诉讼案产生任何影响;但是一旦此案被判成立,这起集体诉讼案可能会使TikTok公司损失数亿美元。

最近在伊利诺伊州使用同一法律,对脸书(Facebook)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提起的诉讼,促使“脸书”公司同意支付6.5亿美元达成和解,成为创纪录的数据隐私纠纷赔偿额。法律专家分析,如果法院批准TikTok诉讼成为一个全国性的集体诉讼案,TikTok必须支付的和解金额可能会超过脸书的赔付。

关于TikTok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辩论主要集中在这样一个问题上:迄今为止没有人能够提供直接证据,证明TikTok正在向中国服务器、甚至可能向中共当局发送有关美国公民的信息。

纽约法律专家虞平认为,TikTok这项集体诉讼案件是否能够成立的问题关键就在于证据。他说:“主要是证据的问题。证据难以取得的原因,就是因为证据很难从外部取得,只有从内部取得。”

虞平解释说,从法律程序上来讲,法官有权力去传唤证人、调取证据,同时原告的律师也会要求对方(TikTok)提供证据,说明内部运作中到底是如何处理这些数据的。

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珍·科特里
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珍·科特里

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珍·科特里(Jane Kirtl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问这项集体诉讼是否有胜算,“简短的答案是:我们还不知道,” 她说。

科特里是明尼苏达大学法学和新闻跨系教授,专门从事媒体法规的研究与教学工作。

TikTok集体诉讼能否立案的分析

TikTok争辩说,根据该社交平台的用户协议,这项诉讼案应该立刻撤销。因为TikTok 的服务条款中包括所谓的仲裁条款,因此用户在使用服务时同意,任何有关该公司的投诉永远不得能成为集体诉讼的一部分。

不过法律专家指出,关于用户服务协议中的仲裁条款,美国各州的法律和规定有所不同。例如,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仲裁条款不适用于未成年人;如果未成年人认为自己受到伤害,他们仍然可以提起诉讼。

TikTok的律师托尼·魏贝尔(Tony Weibell)在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材料中写道:“应用程序的隐私政策还充分披露,用户数据将与TikTok的公司的附属公司、第三方业务合作伙伴和服务提供商共享,这是具有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的免费社交网络应用程序的标准条款。”

另一方面,代表TikTok用户的律师说,由于TikTok在用户还没有同意服务条款之前,据信数据收集的行为就已经发生了;因此,任何年龄段的用户都应该能够在法庭上得到认可。

明尼苏达大学媒体法教授科特里对美国之音说:“正如所注意到的,加州的数据隐私法非常保护未成年人及其个人身份信息。 根据《加州消费者隐私法》(CCPA)和联邦《儿童网上隐私保护条例》(COPPA),必须要未成年人父母同意,而且社交媒体公司必须采取合理步骤,以确认父母或监护人是否真正同意;未成年人有权随时选择不被收集数据。”

科特里教授同时指出,与加州法律禁止让未成年人加入仲裁条款类似,“伊利诺伊州的《生物识别数据法》 (BIPA), 对通知以及数据收集、保留和共享的性质也有非常严格的规定”。 而当前的这些针对TikTok的诉讼案,据了解正是在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院合并成为集体诉讼案,这和最近该法院审理的脸书集体诉讼案类似。

“我们知道,原告指控TikTok的数据收集和共享,甚至在获得同意之前就开始了。 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么仅仅通知几乎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在你还没有被告知之前,你就已经同意收集数据了。而且服务条款怎么说并不重要,因为这些条款可能会被发现违反了公共政策,” 科特里教授在发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写道。

不过,科特里教授举例说,同一联邦法院(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院)曾经裁定,社交媒体“Shutterfly” 可执行单方面(单方面)仲裁条款。

法庭资料显示,一原告最近在伊利诺伊州北区与“Shutterfly”的法律较量中败诉。当时法院裁定“Shutterfly”的仲裁条款具有约束力,尽管“Shutterfly”单方面修订了其使用条款,包括在原告点击“接受”后增加了仲裁条款。该案目前已经搁置,等待仲裁结果。

科特里教授解释说,管辖用户的仲裁条款,在所有社交媒体中很常见。 “伊利诺伊州同一联邦地区法院做出的这项裁决基本上认为:为了使仲裁条款能够执行,该平台应该以显眼的方式向用户展示条款,”她说。

至于未来类似案例的前景,这位媒体伦理法专家表示, 在美国最高法院就这些问题做出最终裁决之前,全国各地可能会有各种不同的裁决,这取决于适用了哪条法规。

“我们确信,努力使这场诉讼消失,符合TikTok的利益;因为悬而未决的诉讼,往往会阻止微软等潜在买家对其可能的收购,” 科特里教授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