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2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特朗普与拜登的“谁对中国软弱”之争


特朗普与拜登的“谁对中国软弱”之争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4 0:00

特朗普与拜登的“谁对中国软弱”之争

在中国政府因其应对新冠疫情的举措而受到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批评与质疑之际,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预计将获得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之间展开了一场“谁对中国强硬,谁对中国软弱”的政治争论。

特朗普总统的竞选团队在4月初发布了一条负面竞选广告,指出前副总统拜登曾反对特朗普总统在中国爆发新冠疫情后下达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称拜登是在“保护中国的感受”。这条竞选广告还提到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跟中国有巨额商业往来,直指拜登出于家族利益而支持中国的发展。

4月16日,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第一行动”花费1千万美元在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这三个重要战场州投放一系列以“北京拜登”为主题的竞选广告,指责拜登“在过去40年中在中国问题上一直是错的”。

此后,特朗普总统在4月18日发推说:“中国非常非常想要瞌睡乔,他们想要收回他们一直在支付给美国的数十亿美元,甚至更多。乔是个容易上当的人,是他们的理想候选人! ”

而拜登方面也迅速做出了反击。4月17日,一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桥梁21世纪”斥资1千5百万在同样三个战场州投放负面竞选广告,称特朗普总统在新冠疫情中选择“相信中国”,并为中国提供医疗物资。

随后,拜登的竞选团队在4月18日发布了另一条长达1分40秒的竞选广告,指责特朗普总统在疫情蔓延之际“倒向中国人”,在1、2月份“15次夸赞中国”。

两位总统竞选人这种针锋相对的局面表明中国问题成为了这届选战的一个热点议题,也从侧面证明对华强硬显然已然是两党共识。民意专家指出,这跟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下降有关。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卡琳·鲍曼说:“早在新冠病毒全面袭击美国之前,美国人就已经对中国产生了不满,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变得更加负面。在今年2月中旬进行的一项盖洛普民调中,对中国的好感率下降至这项长期民调的历史最低水平,只有33%的人对中国持正面看法。我认为那时我们可以将其归咎于贸易紧张局势,以及中国在东南亚海域的扩张主义。所以我认为这两件事已经造成了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当新冠病毒出现时,这种负面情绪就加深了。”

皮尤研究中心4月21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如今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约90%的美国人将中国的影响力和实力视为一种威胁。从党派来看,72%的共和党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这个比例在民主党人中为62%。

这种民意的变化自然带动起两党政客在中国问题上态度更趋强硬。除了这个因素之外,在竞选中展现对华强硬立场也一直是美国政治人物惯常使用的竞选策略。

对此,鲍曼分析说:“美国人想要一个强悍的总统。他们害怕选出一个过于好斗或过于软弱的人。

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就充分发挥了这一竞选策略,对美中之间多年来不公平的贸易竞争环境不断提出强烈批评。这一信息在那些饱受就业机会流失海外之苦的“铁锈带”制造业大州里获得共鸣,而这些州正是对大选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关键战场。在2020年的大选中,这几个州或同样决定着最终的选举结果,特朗普与拜登显然都希望利用过去的策略来争取这里的选民。

密西根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马特·格罗斯曼说:“如果上次成功了,他们可能会打赌这次还有机会成功。”

特朗普总统在入主白宫后,虽不时赞扬中国领导人,并说他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着很棒的关系,但是他以强势的做法与中国打了一场长达两年的贸易战。在本周二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总统再次强调:“没有人比我对中国更强硬。”

相比而言,拜登的政治对手批评说,他在担任参议员和副总统期间鼓励中国经济发展和全球化。

道德和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亨利·奥尔森说:“我认为有一些关键州对像拜登这样的人而言有难度,原因是他跟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长期关系。”

奥尔森认为,在美国民意的变化之下,拜登需要“从对中国的开放的拥抱姿态变成保持谨慎的距离”。

特朗普总统2020年竞选活动的联络主任蒂姆·墨斐表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会将他与拜登在中国问题上的差别作为一个主打议题并不断提起。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问题如何在美国大选中发酵也会影响到大选后美中关系的走向。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0年5月26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