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8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唐纳德·川普政府计划签发一项新的行政令,以取代目前的这项旅行禁令。目前的禁令暂时禁止七个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的人以及难民入境美国。

在星期四提交给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庭文件中,司法部要求不复核该院三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上星期做出的判决。 那次裁决拒绝撤销从2月3日开始的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执行旅行禁令的临时禁制令。 司法部表示,会出台新的行政令。

司法部在文件中说:“总统这样做,而不是继续追求可能耗时冗长的诉讼,将为立即出台保障国家安全的措施扫清道路。”

川普总统星期四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将在下周签署一项新行政令,而这项命令将“全面保护我们的国家”。他还表示,“极为严格的审查将会到位,这项机制已在许多地方就位。”

川普说,考虑到第九巡回上诉法院2月9日的裁决,他准备出台新的行政令。他说:“我们有这个国家最好的律师在这上面花功夫,新的行政令按照法庭裁决制定的,行了吧?” 但是他说,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做出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裁决”。

川普总统于1月26日签署的行政令暂时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这七个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的国民入境美国,时效为90天,同时规定在行政令签发后的120天内禁止难民入境,而叙利亚难民则是无期限禁止入境。

行政命令引发争议和法律诉讼。反对人士认为,行政令违反宪法中平等保护和宗教自由原则。

在华盛顿州就行政令的合法性提出挑战后,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詹姆斯·罗巴特(James Robart)于2月3日发出在全国暂停执行行政令的临时禁制令。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这个判决。

司法部提交的法庭文件说,川普新的行政令将会做出“大幅修改”(substantially revised),但是没有提供细节。路透社援引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国会助理的话说,川普重写的行政令可能会明确排除绿卡持有者。

在人们等待川普政府在第九上诉巡回法院宣布判决后会采取什么步骤之际,星期一,维吉尼亚州的一个联邦法院发布初步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要求停止对维州的签证或绿卡持有者执行旅行禁令。裁决书说,川普总统1月27日签发的那项行政令很可能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的宗教自由保护原则。

与此同时,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的罗巴特法官也在本周早些时候拒绝了政府提出的推迟审理请求。华盛顿州检察官鲍勃•弗格森(Bob Ferguson)星期天表示,将对川普总统签发旅行禁令的动机进行调查。

在新的行政令出台后 ,现有的法律诉讼是否还会继续进行?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大卫·方塔纳(David Fontana)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他们不执行旧有行政令的任何内容,那就会很难对原来的行政令提出挑战。所以,如果他们停止执行,那么旧有行政令中任何内容构成诉讼基础的概率就会显著降低。”

川普在星期四的记者会上表示,下级联邦法院就行政令合法性问题的审议也许可以继续进行。

他说:“所以我们也会沿着那条路走下去,并可望取胜。与此同时,我们会签发一个全新和非常全面的命令来保护我们的人民。”

上个星期,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一位不具名的法官要求该院25名全职法官投票决定是否要一个由11名法官组成的“全席”(an banc)庭来对合议庭的裁决进行复核。

司法部星期四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不寻求全席复核,但是对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表示异议。司法部说,裁决“不应留存为巡回上诉判例”(it should not remain circuit precedent)),并要求,在新行政令出台后,将其撤销。

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说,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合议庭的裁决牢牢地根植于判例,因此无需进行复核。

川普政府认为,总统有权决定禁止谁进入美国,因为这涉及移民和国家安全事务。

川普总统说,他上个月签发的行政令是有必要的,目的是防止恐怖分子混入美国。他说,第九巡回法庭做出的是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政治决定”。

方塔纳教授说,宪法确实是赋予总统相关权力,但是这里面还涉及到宪法中的其他问题,比如是否区别对待了不同宗教信仰的人。

唐韵是耶鲁大学法学院学生,她与学院的教授和同学为因行政令受影响的人提供法律援助。她认为,在有关川普行政令的争议和联邦法院判决中,其实质是“一对张力”,一端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土安全,而另一端是对个人权益的保护和对程序正义的一种尊重。

她说:“法律在美国的宪政民主中做的其实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各种可能互相会有张力、甚至矛盾的价值的一种权衡。……司法和执法的两个职能部门,他们之间的一种冲突,一种来回,你说这是政治也好,还是法律也好,这是美国宪政民主的一个基础。”

位于旧金山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一直被一些人,尤其是保守派人士,认为是所有13个联邦上诉法院里面最自由派的,因此其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也被认为是意料之中。也有人称,第九庭的判决被最高法院推翻的比例也是所有上诉法院中最高的。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方塔纳教授曾在第九上诉法院做过书记官。他说,以裁决被最高法院推翻的比例来评价一个法院并不公允。

他说:“我认为,通过被最高法院推翻的频率来衡量一个法院不是正确的标准,因为这取决于在一定时期内谁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他们的司法观点。”

有分析说,在2010年到2015年间,在第九上诉法院裁决中,被最高法院受理然后推翻的比例是79%,并不是最高的,而是排在第三位,前两位分别是第六上诉法院和第十一上诉法院,比例分别为87%和85%,如果以第九上诉法院总共受理的案件为基数,那么被最高法院推翻的裁决只不到1%。

方塔纳教授还指出,第九巡回法院2月9日的裁决是随机选取的三位法官一致做出的,其中一位是小布什总统任命的法官。他还指出,做出全国性临时禁制令的那名西雅图的法官也是小布什总统任命的,而且是共和党人。

他说:“所以在第九巡回的辖区内,至少有四名法官认为行政命令不合宪,两名民主党,两名共和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