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24年5月25日 星期六

乌克兰战争长期化背景下,美国如何同时有效对台军援?


台湾军队士兵站在F16V战机前,准备进行装载美制AGM-84鱼叉反舰导弹及AIM-120和AIM-9空空导弹的训练。(2022年9月16日)
台湾军队士兵站在F16V战机前,准备进行装载美制AGM-84鱼叉反舰导弹及AIM-120和AIM-9空空导弹的训练。(2022年9月16日)

已持续一年多之久的乌克兰战争为华盛顿和台北筹备和应对未来中国可能发动的武力进攻提供了借鉴经验但同时也敲响了警钟,即在战争大量消耗美国国防资源的情况下,如何更有效地为台湾提供军事援助。有国防专家建议,拜登政府需把对台军售提升到更优先的位置并扩大军售范围, 同时加强外国军事融资、探索美台联合生产武器,提前在台预设库存等多种渠道武装台湾。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最近(5月16日)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拜登政府在新一财年预算中为“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s, PDI)大幅提高经费40%,达到新高纪录91亿美元。

“美国很快将通过去年国会授权的总统提取权为台湾提供重大的额外安全援助。”他宣布。

总统提取权是对台军援的灵丹妙药吗

上届美国国会去年12月通过2023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时,批准使用“总统提取权”向台湾提供每年价值可达10亿美元的武器援助。该授权将允许总统在紧急情况下无须国会批准便可从美国现有库存提取物资。美国已经按此方式为乌克兰提供了30多次军援。

该法案还授权国务院2023-2027年间通过“外国军事融资”(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计划,每年向台湾提供最多20亿美元军援。不过,上届国会通过的拨款法案要求对台军援必须以贷款形式提供,台湾须在12年内偿还。

过去,美国主要通过海外军事销售(FMS)和直接商业销售(DCS)向台湾提供防御武器及维护能力。外国军事融资计划(FMF)则以赠款或贷款的形式,允许接收国使用该资金购买美国制造的国防设备和培训等等,该资格由美国国务院决定并由国防部执行。美国对以色列等伙伴国家的军援大多以购买武器的赠款形式。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萧良其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萧良其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GTI)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对美国之音表示,外国军事融资为美国和台湾提供了额外的工具和崭新的安全合作模式。“虽然总统提取权不能提供长期解决方案,但重要的是表明出美国评估台湾海峡局势的紧迫性,并解决因乌克兰战争而导致的近期军事能力不足的问题。”他说。

过去两三年来,随着中国侵台压力恶化和军售交付延宕,许多美国议员和学者开始倡议扩大美国给予安全援助的方式,并提出相关法案。

美国空军战略事务咨询顾问詹益庭(Eric Chan)5月17日指出,在近期,美国国防生产问题将继续延迟向台湾交付对外军售(FMS)项目,但台湾军队仍将从总统提取权和军售中获得相对少量的新平台、武器和能力,然后涓涓细流会变成滔滔洪水。

“台湾将有大约3年的时间来构建和优化其军事训练计划,以确保这些武器能够迅速和充分整合,从而大大增强对中国的威慑力。”

詹益庭认为,总统提取权的运用可能代表着为台湾建立强大战争储备的第一步,并且可能增加不受军售积压影响的新能力,有助于对抗中国的灰色地带战争和全面入侵。

但是,与曾任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国安事务顾问的亚历克斯·韦勒兹-葛林(Alex Velez-Green)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必须将台湾推到总统提取权和外国军售的最前线,获取台湾防御最需要的不对称防御能力。

“美国的安全援助可以通过总统提取权、对外军售和其他方面(如培训)来加速台湾获得不对称防御能力。但美国的援助不应该是一张空白支票。相反,它应该严格以台湾大幅增加国防开支和采取不对称防御战略为条件。如果台湾不能表现出认真对待自己的防御,那么要说服美国人民派自己的儿女为台湾作战就困难多了。”他说。

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台商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告诉美国之音,外国军事融资和总统提取权本身并不是根本解决方案。“它们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只是所有拼图中的一块。”

他指出,对台军售、军援等手段都是为了尽快地显著改善台湾的防御,以确保能够阻止中国的进攻,威慑并强迫中国使用考虑其他方式与台湾接触,并最终迫使其和平解决北京和台北之间的政治分歧。

“外国军事融资可以通过总统提取权来获得美国弹药库存,加快采购过程。如果美国退后一步,扩大台湾可以购买和美国能够提供的东西,外国军事融资可以用于美国的优先事项,并给予台湾更大的灵活性来采购它想要的东西。”韩儒伯说。

拜登政府对台军售有何短板?

南华早报22日报道,台湾的 F-16V 战斗机已配备来自美国的 AIM-9X 响尾蛇导弹, 以响应中国解放军的侵扰。今年2月份美国曾用该导弹击落中国的间谍气球。

台湾在 2016 年与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作升级其 141 架 F-16A/B 型战斗机,并从美国购买了 140 枚 AIM-9X Block II 导弹,预计今年年底完成所有改装。目前位于花莲的F-16中队已接收40多架升级后的战机。

不过,美国积压的未交付的对台订单已经高达190亿美元。拜登政府的对台军售呈现出相对克制、以防御为主、注重小型机动的不对称作战武器等特点。美台双方对于“不对称”的定义似乎还未达成统一的共识。

非政府组织武器贸易论坛(The Forum on the Arms Trade)收集的来自美国国防安全合作署(DSCA)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政府自2017年6月到2020年12月一共向国会通报了11次对台军售,金额高达182.7亿美元,拜登政府自2021年8月到今年3月的相关统计分别为9次和35.06亿美元。

韩儒伯认为,尽管拜登政府也一直在提供稳定的安全援助,但局限性大,去年因不符合非对称作战要求而取消出售台湾求购的MH-60R 反潜直升机、E-2D早期预警机和M109自走炮。

“如果台湾的安全需求不仅仅是应对诺曼底登陆式攻击,美国的安全援助应该解决这个问题。美台商会认为拜登政府政策的不足之处,就是安全援助没有广泛地关注而是单一地针对某一种情况,排除了封锁、隔离、灰色地带活动等多重情形,这些都需要台湾获得美国政府不愿出售台湾的平台和系统。”韩儒伯说。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的萧良其指出,尽管美台对于台湾投资更多不对称能力的共识日益加深(即具有成本效益、机动、弹性、分散和防御性的能力), 但如果没有联合规划和战略(joint planning and strategy),仅获得不对称能力本身是不够的,前者可以有效地利用合作伙伴的能力来瞄准对手弱点,并实现不对称防御战略。

此外,他建议加强台湾扩大军事训练和在岛内外预先部署库存,“美国提供给台湾的任何防御物品,只有配备台湾的士兵才能发挥作用。”

在军事空间之外,萧良其呼吁美国、台湾以及盟友和伙伴应探索恢复多边出口管制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Multilateral Export Controls)或类似机构,开始认真讨论和计划协调对中国侵台后实施的经济制裁。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