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4 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

推翻塔利班,又见塔利班, 美国究竟该不该撤出阿富汗?


8月16日,拜登总统在白宫就阿富汗局势发表讲话。

星期四(8月26日)在喀布尔机场发生致命袭击,导致至少13名美国军人丧生后,美国总统拜登坚决表示,美国将继续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变天以后,拜登的撤军行动遭到美国国内反对派的猛烈抨击。许多人也在反思:美国究竟该不该撤出阿富汗?

拜登:20年的阿富汗战争早该结束

白宫星期四下午就阿富汗机场袭击举行记者会。在记者会临结束时,拜登留下了一段话:“女士们、先生们,是该结束一场长达20年的战争的时候了。”

拜登是在被问到星期四的爆炸是否会改变美国的撤军努力时做出上述表示的。他说,如果他当初不决定撤军,他只有一个选择:“我只能向阿富汗再投入几千军人去打一场我们已经赢了的战争。相关的问题是我们当初为什么去发动这场战争。”

他重申,美国去打阿富汗的原因第一是击毙本·拉登,清除阿富汗的基地组织,防止那些事情(恐怖袭击)重新出现。

他问到:“如果奥萨马·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在离开沙特阿拉伯之后,选择从也门发动袭击,我们会去阿富汗吗?虽然当时塔利班完全控制了阿富汗,我们还会去吗?”

2001年9月11日,美国本土第一次遭到恐怖袭击。纽约和首都华盛顿遭受有组织的恐怖袭击,其中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两座大楼被恐怖分子劫持的飞机撞毁,造成近3000人丧生。

911恐怖袭击中的纽约世贸中心大楼。
911恐怖袭击中的纽约世贸中心大楼。

伊斯兰激进组织“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被认为是911恐怖袭击的幕后指使,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则为本·拉登提供了保护。

当年的10月7日,在塔利班政权拒绝交出本·拉登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以搜捕 本·拉登为名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也即反恐战争。反恐战争当时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同年11月13日,美国支持的反塔利班武装攻入首都喀布尔,推翻了塔利班政权。2004年,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上台。

但溃败后的塔利班并没有从此消失,而是在阿富汗各地,特别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的地区重新集结,逐渐恢复势力,并对美国及其领导的国际部队以及阿富汗政府军发动不断袭击。自那以后,美国及其盟军一直想方设法维持阿富汗政权,同时努力阻止塔利班发起袭击。

反恐战争20年来,美国在阿富汗消耗了1万多亿美元(也有资料说2.26万亿),2448人死亡,2万722人受伤。

拜登星期四说,他从来都不赞成牺牲美国人的性命去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尤其是当这个国家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统一过,而且不同的部落之间从来也不能相安无事。

拜登还说,恐怖主义在世界各地蔓延,但是美国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更大的和更为迫切的威胁。拜登没有具体指哪些国家,但是,他四月在宣布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时说,美国结束阿富汗战争,以便腾出更多的资源和精力用来应对“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中国”,维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新冠疫情以及气候变化等。

拜登早在2019年竞选期间,就表示要“结束在阿富汗和中东无休无止的战争”。他认为,阿富汗战争不仅无法打赢,而且也不可能有理想的撤军条件。

在塔利班迅速占领阿富汗、阿富汗的加尼政府迅速瓦解后,拜登也为撤军进行了辩护。拜登8月16日说:“过去一周的发展进一步说明,此刻结束美军参与阿富汗战事是正确的决定。”

他当时还表示,美军从阿富汗撤离时的混乱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些人担心,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特别是撤离时的混乱会影响到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对美国的信誉和能力的信任。

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国际冲突和谈判中心主任艾伦·韦纳(Allen Weiner)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拜登政府其实是在履行美国的承诺,履行前总统特朗普与塔利班签署的协议。韦纳的研究还包括战争法以及如何应对来自国际恐怖主义的安全威胁等。

在被问到美国是否应该从阿富汗撤军时,韦纳认为,这应该取决于美国当初的目标是什么。

他说:“美国最初部署军队进入阿富汗,因为我们想确保阿富汗不再是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在全球范围内针对美国开展活动或是发动重大袭击的地方。根据我们在过去20年所看到的情况,我们不再需要在阿富汗部署军队来实现这一目标。如果那是你的目标,那么从阿富汗撤军应该没问题。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有潜在的恐怖组织,你不能在世界各地部署力量来阻止这种可能性,你必须制定其他反恐战略。”

他又说,如果美国的目标是帮助阿富汗变成一个更为现代国家,在人权、教育等领域有相当的发展,那么,美国确实不应该撤军,因为塔利班掌权后,阿富汗人在这些方面的权益肯定会每况愈下的。

阿富汗可能再次沦为恐怖组织的庇护所是撤军的最大担忧

不过,对长期研究如何应对反恐威胁的韦纳来说,从阿富汗撤军,他最大的担忧是阿富汗会重新成为恐怖组织的庇护所。

他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担心,我认为我们有很多理由担心。第一,我们相信,也有信息表明,阿富汗仍然有基地组织的残余势力,虽然存在规模比 2001 年时要小而且也更分散。他们在阿富汗存在。我们也知道阿富汗还有伊斯兰国的参与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塔利班政权似乎将伊斯兰国视为对手,是自己的敌人。 ……是的,我很担心这个。”

星期四的袭击证实了这样的担忧。伊斯兰国组织的一个下属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lamic State Khorasan)已经宣称对喀布尔机场的袭击负责。除了12名美军阵亡外,袭击还造成至少170人死亡,200多名阿富汗人受伤。

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外自杀炸弹袭击引发的浓烟
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外自杀炸弹袭击引发的浓烟

袭击发生后,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斯·麦肯齐(Kenneth Franklin "Frank" McKenzie Jr.)星期四说,机场袭击并非意料之外。他预测,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袭击,方式包括向机场发射火箭弹或使用汽车炸弹混入机场。他誓言,美军将追剿那些与袭击有关联的人。

“伊斯兰国”在喀布尔机场发动的这场袭击也严重地挑战了塔利班的权威。袭击发生后,塔利班发言人

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强烈谴责在喀布尔机场针对平民的炸弹袭击,伊斯兰酋长国高度重视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将严厉阻止邪恶势力。”

斯坦福大学的韦纳认为,现在塔利班的态度非常关键。他说:“现在的问题是塔利班会吸取什么教训?他们会说‘好吧,基地组织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我们不允许你进行针对美国、911袭击、东非爆炸事件的同类跨国行动,因为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知道美国会打进来。我认为,塔利班不会以任何方式改变其意识形态,但我认为他们可能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算计,允许恐怖组织在阿富汗领土上开展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是否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

虽然如此,星期四的袭击令人担心塔利班是否有能力阻止恐怖组织策划类似的袭击。

韦纳认为, 相比从阿富汗全面撤军或者帮助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民主的现代国家,美国也许应该选择一种中间的道路。

他说:“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单纯地参与反恐和进行国家建设之间是有空间的。尽管阿富汗在我们所谓的国家建设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从GDP,从道路修建和其他基础设施方面来说。阿富汗不是德国或加拿大,在成为德国或加拿大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美国总统拜登以及美国官员表示,美军撤离后,美国依然有“反恐超视距能力(over-the-horizon capability)”,紧盯牢住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使他们无法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但是韦纳担心,美国和北约部队撤离后,美国收集情报的能力以及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会受损。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洛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美国不应该从阿富汗全面撤军。他认为美国应该在阿富汗留下一小部分军队,以极小的代价保护已经取得的成就。

他说:“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根本不应该再撤离。我们应该留在那里。我们本可以无限期的留在那里,用2,500 名士兵帮助训练和协助阿富汗军队,为他们提供情报和空中掩护,诸如此类的事情。如果有正确的领导,我们本可以无限期地做到这一点。”

在塔利班迅速推进,阿富汗政府军放弃抵抗之后,有分析也指出,美国和北约部队的撤出彻底地摧毁了阿富汗军队抵抗的信心。也许这才是华盛顿在20年战争中犯下的最大错误。

在拜登总统4月宣布撤离前,美国驻扎在阿富汗的士兵大约2500至3000名,北约将近7000名军事人员。为配合拜登5月1日开始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北约在4月同意从阿富汗撤出他们的人员。

传统基金会的洛曼还担心,中期看来,美国可能会面临另一场反恐战争,因为阿富汗有可能再度沦为恐怖主义的温床。他说:“塔利班在阿富汗的重大胜利也让其他地方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感到欢欣鼓舞。大大鼓舞了他们的士气。”

奥巴马、特朗普都曾打算撤出阿富汗

但是, 打算从阿富汗撤军不只是拜登总统的愿望,其实,自小布什总统之后的美国历届总统都一直寻求从阿富汗撤军。现在距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首次提出从阿富汗撤军已经超过10年。

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就寻求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虽然他后来不得不向阿富汗增派部队。2011年6月,奥巴马宣布分三阶段从阿富汗撤军:2011年年底前从阿富汗撤回1万名美军,2012年再撤回3.3万名,至2014年完成全部美军和北约部队撤出,并向阿富汗政府军方面移交所有防务。

2011年6月22日,奥巴马总统就从阿富汗撤军向全国发表讲话
2011年6月22日,奥巴马总统就从阿富汗撤军向全国发表讲话

然而,塔利班重新集结,向美国领导的盟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发动进攻。面对塔利班的攻势,奥巴马不得不决定向阿富汗增兵,2014年,驻阿富汗美军曾多达14万人。塔利班再次被击溃。

2014年底,奥巴马宣布,美国在阿富汗的重大作战任务结束,美军部队正式转换至培训与支援角色。

但是,2016年7月,奥巴马认为阿富汗局势依然紧张,宣布放缓美军在阿富汗的撤军计划,并表示,在2017年1月其总统任期结束前在阿保留大约8400名美军士兵。

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任。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就誓言一定要将美军带回家。2018年,美国和塔利班之间开始和平谈判,2020年2月,双方在卡塔尔多哈签署和平协议,以结束18年之久的阿富汗战争。协议为美国全面撤军奠定了基础。

根据协议,美国承诺在14个月内(也就是在2021年5月1日前)将在阿富汗的1万3,000名美军全部撤离,而塔利班则必须确保切断与“基地”或其他极端组织的联系并结束对美国部队的攻击。

在离任前几个月,特拉普决定开始撤军,只保留2500名驻军,并将完成这项任务的最后期限设定为拜登宣布就职之日。

民调:美国民众厌倦了阿富汗战争

不仅是美国总统,美国民众也不希望继续留在阿富汗了。虽然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混乱画面在传统媒体和社交网络出现,虽然成千上万支持美国的阿富汗人被留在塔利班控制的国度,最近的系列民调显示,美国大部分民众仍然支持从阿富汗撤军,虽然不少人认为撤军行动处理不当。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民调机构YouGov在8月18日到20日的一项调查显示,63%的美国人支持从阿富汗撤军,虽然44%的人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进展非常糟糕。

即便是在反对撤军的少数人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表示,他们认为撤军行动应该处理的更好,而并非撤军根本不应该发生。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人不赞成撤军,认为美国应该留下一些美军。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8月14日至17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1%的美国人认为继续阿富汗战争不值得,与2014年美军宣布结束在阿富汗的重大战斗任务时的民调结果几乎相同。

美联社与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在8月12日到16日展开的调查则发现,62%的美国人认为发动阿富汗战争不值得。

在撤军前的民调中,美国人对撤军的支持率更高。美国芝加哥调查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Survey)7月26日的民调显示,70%的美国人支持拜登从阿富汗撤出所有美军,其中77%的民主党人, 73%的独立人士和56%的共和党人希望撤离。

根据盖勒普调查,在阿富汗战争初年,高达93%美国人曾经表示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人对阿富汗战争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到2011年阿富汗战争十周年时,美国的民意已经发生扭转,特别是在本·拉登于当年的5月被美军击毙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美军已经没有理由留在阿富汗。事实上,本·拉登死后的一个月,《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ABC)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54%的美国人认为阿富汗战争不值得。一年后,这个数字变为66%。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研究员、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丹尼尔·弗里德(Daniel Fried)告诉美国之音,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方式的确“混乱”、“没有计划好”,这是不可否认的。 但是,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有很多合理的理由。与1975年美国从越南撤军一样,民众的厌战情绪也应该是其中之一。

他说:“在这两种情况下,美国社会都厌倦了战争,不愿支持战争的继续。当时的总统尼克松和越南。在某种情况下奥巴马、特朗普和拜登都正确地解读了美国的情绪。拜登终于做到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