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5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美日澳专家:三边合作维护亚太现有秩序


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举行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安全合作讨论会,左起,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李维亚、迈克德维特、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洛伊·梅德考夫、日本东京防卫大学教授山口升(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三国专家在纽约表示,面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尤其是与周边国家在南中国海主权申索上的竞争,三国对包括航海自由、公海法治,以及美国在该地区扮演角色等问题高度关注,同时认为,这种状况也给了三国在该地区加强合作、维护地区既有秩序的机遇。

奥巴马政府时期在航海自由问题上作出的明确政策立场声明是“美国将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区飞行、航行及活动”。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资深研究员、布什政府国防部东亚政策办公室主任麦克·迈克德维特说,“这不仅是明确的政策声明,也是明确的意向声明,意味着我们要做、要继续做,这是美国如何处理海洋问题的非常强硬的声明。这是因南中国海问题而起,但是适用用于全球。”

海事合作的首要任务是恪守《海洋法》

迈克德维特说,国际海事合作的首要任务就是严格恪守《海洋法》。他说,美国虽然还未批准这一国际法,“但里根总统说了,我们没有批准,但我们会遵守。随着时间推移,这已经成为习惯国际法,美国的政治家认为,美国遵守习惯国际法。”

迈克德维特指出,必须了解国际法高于国内法。“但中国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国内法高于国际法。中国可以通过有关海洋的国内法,然后让海岸执法当局实行,不顾其是否与《海洋法》一致。”

他指责中国是《海洋法》的严重违反者。“去年7月海牙就菲律宾控告中国案作出裁决,中国说,这是废纸一张,只配扔进字纸篓。”

他呼吁美日澳三国的公共外交必须继续强调对中国有约束力的国际法的支持。他说, “如果美日澳三国都发表类似声明,就能为三国提供进行海事合作的基础框架。”

澳大利亚反对中国的填海重建行动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星期四表示,澳大利亚反对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的填海和重建活动。她说:“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是始终一贯的,我们不是申索国,但我们认为,申索国必须通过国际法来解决分歧。”

毕晓普认为,海牙仲裁庭对菲律宾控告中国对南中国海九段线申诉的裁决,是解决海洋争端的明确见解。她表示,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有深刻利益,将继续行使在那里的航海和飞行自由。

澳大利亚不仅是美国在亚洲的主要盟国之一,同时也与中国有着越来越密切的经贸关系。纽约时报说,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市场,吸纳澳大利亚30%以上的出口,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销售额是对美国的5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洛伊·梅德考夫认为,澳大利亚在海事争端上遵循三大原则:国际法、不使用武力解决分歧、大小国权利平等;在强调平衡中国崛起的同时,也重视管理美国介入该地区的不确定性。

澳大利亚呼吁将中国纳入区域秩序中

他强调在美日澳对稳定区域秩序作出的努力中,也包括了呼吁将中国纳入区域秩序中来,“这不是要对中国进行围堵,和对中国在区域中日益增长作用予以否认,而是确实要把中国纳入到我们已经建立起来的区域秩序中来。”

据报道川普总统上台后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通电话,就奥巴马任内达成的美澳难民协议发生争执。虽然之后川普政府已经承诺要履行前任达成的协议。

美国有舆论担心,澳大利亚跟中国紧密的经贸关系是否会影响其与美国在军事领域更紧密合作的能力。梅德考夫说,对美澳关系的担忧某种程度上有些夸张。

他说:“与美国、日本及其它国家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以及将中国纳入地区执秩序的策略,最终是个政治决定。我不认为与中国密切的经济关系会影响澳大利亚对地区安全的立场。”

他同时认为,“虽然川普政府眼下对该地区的政策有不确定性,但从长远看,澳大利亚与美国对地区的立场还是非常接近的。因此对两国关系的担忧某种程度上有些夸张。”

据报道,美国副总统彭斯计划下月访问日本、印尼和澳大利亚。很多亚洲国家对川普政府从奥巴马重返亚洲政策上后退表示关切,彭斯的亚洲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

日本派最大军舰巡航南中国海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资深研究员迈克德维特说,当谈论美日澳在军事领域安全合作时,现在已不再是抽象概念而是实际行动了,“美日澳三国实际上都遵循相同路径图,三国对海域稳定都有广泛利益,都认同航行自由,并对航行自由有着相同的解释。”

他说,在军事领域的安全合作方面,因日本的和平宪法美国无法依靠日本的情况已经改变,“2014年他们作出决定,日本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了。决定说,日本可以使用武力保卫一个受到攻击、会使日本受到威胁的国家。这意味着日本可以同澳大利亚、美国,或其它国家建立起某种军事上的谅解。”

据报道,日本计划派遣型似航空母舰的直升机护卫舰“出云号”,从5月开始在南中国海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巡航。据报道,出云号还将与印度和美国一起在印度洋进行海军联合军事演习。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李维亚认为,日本此举将展示其对航行自由和维护其在南中国海利益的决心。北京方面还未对此作出正式反应。

李维亚认为,这一行动有可能会对日中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并猜测日本在南中国海活动的增加可能是为了改变东中国海的态势,即对中国在东中国海有争议的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骚扰活动的一种报复。

但日本自卫队退役中将、现任日本东京防卫大学教授的山口升对这种猜测加以否认,他认为日本在南中国海活动的增加是为了增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进行能力建设。日本同东南亚海岸国家合作,像印尼、菲律宾、越南,我们为他们提供了海岸船舰和政策研究方面的教育。”

山口升表示,日本是个海洋岛屿国家,7000多岛屿中4000多有人居住;南中国海在经济上对日本极为重要,因为日本在能源等其它资源方面对进口的依赖越来越重。

美国希望中国按照现有规则行事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填海重建行动是其海上丝绸之路大战略的组成部分。打上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记的“一带一路”中的“一路”,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意在通过越南、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印度、南非、希腊、意大利,打造一条同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及欧洲各国的经济合作海上通道。

迈克德维特说,中国的计划引起了澳大利亚、印度对安全问题的担忧,但他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基本是个经济项目。

梅德考夫不表同意。他认为,中国正加强在印度洋的存在,几个星期前中国海军在印度洋进行军事演习, “我确实认为有必要看到中国在印度洋的存在超越了经济。我们必须趁还有时间维持印度洋周边国家信任的时候,找到一个多边接触的方式。”

但据海峡时报报道,其实中国更感兴趣的可能不是经过东南亚的海路,而是通过西部陆路通道来保护自己的战略利益,也就是习近平“一带一路”的“一带”部分的政策项目。“因为在控制东南亚上加倍发力仍使中国处于该地区混乱和国际竞争中的弱势地位。”

迈克德维特表示,美国与中国经济上互相交织的关系使得美国对中国实行围堵在政治上已经变得不可能。“美国一方面告诉其亚洲盟友,我们不会离开亚洲;另一方面美国一直告诉中国,我们希望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但我们不希望你来建立自己的规则,我们希望你根据我们的规则行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