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不能信任中国承诺” 美驻华大使被提名人伯恩斯强硬表态


拜登总统提名的新任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伯恩斯(Nicolas Burns)2021年10月20日出席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有关他的人事提名确认听证会。

美国总统拜登提名的新任驻中国大使人选伯恩斯(Nicolas Burns)对中国近来在印太地区各种咄咄逼人的行动作出强硬表态,称美中关系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他说,如果人事案获得确认,他有信心美国能证明中国宣称的“东升西降”说法是错误的。这位职业外交官还说,在台湾问题上,“不能相信中国作出的任何承诺”。

现年65岁的伯恩斯星期三(10月20日)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出席有关他的人事提名确认听证会时说,“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将是21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我们将在需要的时候与之竞争,激烈地竞争。”

美中关系目前持续处于低谷状态,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将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人事提名视为华盛顿处理对外关系最重要的职务之一,两党议员对于北京近来一系列作为提出担忧。

“毫无疑问,战略竞争是我们思考当今与中国关系的正确基本框架,”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在听证会上说,“并不是因为这是我们想要的,而是因为这是北京方面所做出的选择。”

呼应了议员的说法,伯恩斯认为,美中关系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他说,“我认为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比起10年前或20年前已经有了根本性的不同。我和大部分历任美国大使针对这问题有过谈话,我们都认为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完全崭新的时代。”

伯恩斯在包括人权等多项议题上也向国会展现了在与北京打交道时的强硬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在西藏的侵权、对香港自治与自由的窒息和对台湾的霸凌是不公正的,必须停止,”伯恩斯说。

伯恩斯强调,在这场与中国的全面竞争中,他对美国有充分信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奥林匹斯大神般强大的力量,他们是个有非凡实力的国家,但同时他们在人口、经济和政治上也存在巨大的弱点和挑战,”伯恩斯说。

“美国必须以实力的位置出发,在所有问题上展开密集外交工作,”伯恩斯接着说,“北京宣称现在是东方在上升,西方在衰落。我对我们的国家很有信心,我相信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一道可以证明北京是错误的。”

不过,伯恩斯也提到,尽管美中之间在诸多领域是竞争关系,但在必要的情况华盛顿将寻求与北京合作。

伯恩斯说,“我们将在符合我们利益之处与中国合作,包括气候变迁的议题。”

“维持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也符合我们的利益,”伯恩斯说。他还指出只要在不危害美国国家利益情况下,美国欢迎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学者、外交人员和记者。

“不能相信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承诺”

星期三的听证会上,议员们最广泛和频繁提及的问题就是台湾。多位两党成员先后围绕近来大量中国军机侵扰台湾空域和对台湾的种种威胁提出深切担忧。

“我认为台湾比香港更令中国敏感,幸运的是台湾与中国之间隔着大海,但我很担心我们在台湾看到同样的那种挑战极限并导致危机的行为,”参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里施参议员(Sen. Jim Risch, R-ID)首轮提问就将香港和台湾的情况进行类比。

伯恩斯回应表示认同议员的担忧。他回忆道,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时,他是时任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的国务院发言人,并随同出访英国出席香港政权移交仪式。他说,他不仅见证了历史性时刻,也亲耳听到中国当时所做出的承诺。

伯恩斯说,“我们所有人都记得,我特别记得那天我们与中国领导层的会面,他们向香港人民以及全世界的人作出承诺。现在,中国违背了他们做出的每一个承诺。”

“因此,如果我们将此与台湾联系起来,我们显然不能信任中国会遵守在台湾问题上的承诺,”伯恩斯说。

伯恩斯强调,美国历届政府都遵循一中政策,国会也通过台湾关系法,“美国的假设是台湾与中国的海峡两岸关系是和平的,但目前的状况没有多少和平,而是强势和咄咄逼人。所以我不认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能信任中国。”

“我们的责任是让台湾难以攻克,通过台湾关系法帮助台湾增加其不对称防务能力,”伯恩斯说。

他还指出,美国会关注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言辞,尤其最近中国领导人和其他中国高层官员的讲话都显示他们有意图要夺取台湾。

包括委员会主席梅嫩德斯和共和党人哈格蒂(Sen. Bill Hagery, R-TN)在内的两党议员也针对美国是否该改变现有的对台战略模糊政策提出询问,伯恩斯回答表示,他不认同改变这项路线。

“我们维持延续了过去40年的一中政策比较明智,也比较有效,”伯恩斯解释说,“我们在台湾关系法下,我们有能力,事实上,至关重要的是帮助台湾自卫。”

伯恩斯说,“美国继续一中政策是正确的做法,但同样正确的是我们支持和平解决这一地区的争端,我们反对改变现状和损害区域稳定的单方行动。本届政府和国会应当在两党基础上一道帮助台湾维持自我防卫能力,这是1979年台湾关系法的内容。”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在听证会上透露,他将在近期推出名为“台湾武器法”(Taiwan Arms Act)的新法案,内容将进一步深化美国对台湾的军事支持。

“我计划推出‘台湾武器法’,提升台湾的军售状态为我们最紧密的盟友和伙伴程度,”克鲁兹说,“这很重要,我期待和这个委员会和其它委员会的同仁合作,加速通过法案使之落实成法。”

北京当局的军事恫吓不但没有驱使美国改变对台湾的政策,反而唤起国会对台湾的高度重视和不减反增的支持,即使平时鲜少在台湾议题上发声的国会成员现在也纷纷加入关注台湾议题的行列。

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沙欣(Sen. Jeanne Shaheen, D-NH)提到了中国近来打压决定与台湾发展关系的立陶宛。

“我认为立陶宛作为一个小国愿意以这样(和台湾发展关系)的方式挺身而出应该要获得很大的赞赏,”沙欣说。

伯恩斯也强调,“每个国家都应该享有权利决定他们想做什么,且不应该受到中国领导层的猛烈抨击和霸凌。”

“中国没朋友”

在谈到美国如何有效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伯恩斯在听证会反复提出美国最大的资产就是坚实的盟友阵容和对价值的追求。他说,反观中国,尽管中国有强大的力量,但他们没什么朋友。

“中国的咄咄逼人和过度声索激怒了他边境上的几乎所有邻国。看看南中国海,看看中国政府肆无忌惮践踏《海洋法公约》,以及中国忽视该有的法律义务;再看看东中国海,看看他们恐吓但没有得逞的企图,看看日本,看看台湾,我认为中国的咄咄逼人激起了很多反对他们的声音,”伯恩斯说。

他继续补充谈到,“我认为我们不该夸大他们的实力,或是低估美国的实力。我们需要的是自信,相信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我确实认为我们的价值是我们对中国战略中最强大的部分。”

不过,伯恩斯补充说,如果他正式成为驻中国大使,他的关键任务之一就是确保美国不会成为与中国发生冲突的“梦游者”。“我们希望减低意外冲突的危险,我们希望维护和平,”伯恩斯说。

在北京,中国官员反驳伯恩斯针对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的言论,称有关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国势力的干涉。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星期四的例行记者会上“奉劝”伯恩斯“理性看待”中国的发展,用建设性的言论和行动促进中美关系的发展。

伯恩斯目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外交和国际关系教授。在此之前,他在美国外交部门服务长达27年,横跨从里根到小布什四任政府,一度是国务院三号人物,具有丰富的职业外交经验。

从伯恩斯的履历来看,他在欧洲、俄罗斯、南亚和中东事务上都有丰富的实操经验。同时,他在担任国务院政务次卿时也直接参与了对国务院东亚局以及其他与中国有关事务的管理。

具备丰富外交事务经验的伯恩斯与多位国会两党成员也相当熟悉。星期三听证会上,委员会成员大多对于伯恩斯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这一重要职务表示肯定。预计,伯恩斯的人事提名案之后将获得两党广泛的支持。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里施在星期三的听证会上赞扬伯恩斯是适合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人选。理施说,这个职位需要国会跨党派的支持,因为“这将是美中关系这场竞争关系的前线”。委员会另一位共和党人、来自印第安纳州的联邦参议员扬(Sen. Todd Young, R-IN)也表示,希望伯恩斯的人事提名顺利获得通过。来自德拉瓦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库恩斯(Sen. Chris Coons, D-DE)称赞伯恩斯是能胜任这职位的正确人选。

如果伯恩斯的提名顺利获得参议院的确认,将打破延续了四任、由擅长“零售政治”的民选官员担任驻华大使的惯例,转而由富有外交技巧的职业外交官来担任这一要职。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