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7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美对华芯片禁令下的管制豁免 给了中企喘息之机?


中国上海2021年3月举办一次半导体技术展。(路透社)
中国上海2021年3月举办一次半导体技术展。(路透社)

美国商务部本月初公布针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最新出口管制措施,被认为将对中国芯片业造成釜底抽薪式的打击。不过,已经有多家来自美国和亚洲的半导体科技公司取得管制豁免,可以继续向位于中国的芯片生产基地提供美国技术和产品。批评者敦促拜登政府严格执行出口限令,避免给中国芯片公司喘息之机。

出口管制影响深远 长江存储命运多舛

就在10月7日美国突然出台针对中国芯片产业的升级版出口管制后,中国存储芯片生产大厂长江存储成为制裁中的焦点。《金融时报》23日报道说,这家受中国政府集成电路基金支持的企业已经要求其负责关键技术职位的美国雇员离职。

美国商务部出台的管制规定禁止美国公民、绿卡持有人或实体支持中国先进芯片的发展。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半导体技术企业和包括长江存储在内的中国公司仍在疲于应对如何避免触犯美国对中国国芯片业的最新“锁喉”措施。

长江存储与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的合作关系也在美国新制裁措施公布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日本媒体10月17日报道说,苹果公司决定“冻结”与长江存储的芯片合作计划。此前,苹果公司将长江存储纳入了生产包括iPhone手机在内的移动设备的NAND闪存供应商名单,引发美国政界和批评人士的强烈不满。

除了在获取美国人才方面受限之外,长江存储成为国际芯片技术合作中烫手山芋的另一重要原因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将其纳入了出口管制的“未经核实名单”( 简称“UVL”)。金杜律师事务所的一篇分析说,这意味着美国政府无法核实物项的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的合法性和可靠性时,无法确认该实体是否具有“善意”。

更严重的是,美国政府不但对UVL名单上的企业在获取美国产品的便利方面增加了许可限制,还要求这些企业必须在60天之内证明产品的最终用途。这意味着,如果长江存储不能在60日内通过美国商务部的“用途核查”,将被列入BIS的实体清单(entity list),面临更严厉的管制。

同样被列入UVL名单的还有半导体设备生产商北方华创。据《南华早报》25日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北方华创上周与美国驻华大使馆的贸易事务官员在北京进行了会晤。报道说,这可能显示了中国芯片业者为了避免严格的贸易限制、从而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措施的意愿。

业界人士估计,围绕半导体产业链的格局重整才刚刚开始,中国芯片技术企业未来是要在美国出口管制的夹缝中苟延残喘、还是继续目前收效甚低的“自力更生”之路,还有待观察。

在遏制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同时,美国政府今年通过《芯片与科学法》,计划投资530亿美元带动半导体公司回流美国设厂,同时将一部分资金用于芯片技术的研发投入。

参与游说通过该法的美国科技企业英特尔(Intel)首席执行官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10月24日说,美国最近对半导体行业对华出口的限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美国希望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保持技术领先地位。他在《华尔街日报》举办的一场科技年会上说:“从地缘政治上来看,我把这看成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为什么重新平衡供应链如此关键。”

国际数据公司(IDC)负责半导体研究事务的副总裁马里奥·莫拉莱斯(Mario Morales)对美国之音说,美国芯片出口管制目前给行业带来最大的影响是国际业者都在试图重新评估,并尽可能降低与中国接触给收入带来的风险。

他说:“目前,(半导体产业)有一种恐慌感。我想大家都预计到美国会增加对中国的限制。但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公司还是在艰难应对,因为他们正试图弄清楚长期的收入风险。”

美政府发放豁免许可 鲁比奥参议员提警告

美国此轮新制裁强调了对中国实体获取用于人工智能、超级计算领域的高阶芯片的限制,同时限制芯片制造设备的对华出口。但分析认为,制裁范围不只限于高精尖科技领域,美国拥有对中国半导体产业、乃至整个科技行业的杀手锏,关键在于美国政府是否愿意将制裁力度执行到最高水平。

美国《华尔街日报》最近整理出的产业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在半导体产业的上游(芯片设计)和中游(晶圆设备制造)占据碾压式的支配地位,全球高达74%的芯片设计软件业者来自美国,逻辑芯片设计商中67%是美国公司,中国企业在这两方面分别占比只有3%和5%。

然而,美国商务部在祭出新一波出口管制措施后不久,正在为美国、亚洲企业发放越来越多的豁免许可,允许它们继续为中国厂商供货。批评人士说,这破坏了制裁的执行力度。

韩国英文报纸《韩国时报》(The Korea Times)10月12日报道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和SK海力士(SK Hynix)在中国的芯片制造厂获得了美国政府为期一年的豁免,可以在未申请美政府特别许可的情况下进口相关半导体设备。三星和SK海力士分别在西安和无锡设厂。

SK海力士是第一家公开宣布获得美国政府豁免的半导体企业。它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向SK海力士保证,(本)公司及其现有供应商和业务伙伴仍有权从事必要的活动,以维持目前在中国的集成电路的生产一年,无需进一步的许可证要求。”

该公司说:“我们与商务部的讨论促使批准在中国工厂提供开发和生产DRAM半导体所需的设备和物件,无需额外的许可要求。”

韩国海力士半导体公司2009年资料照
韩国海力士半导体公司2009年资料照

美国公司英特尔(Intel)也在10月12日表示,获得了一年豁免权,可以继续其大连工厂的NAND闪存芯片生产业务。随后,台积电也在10月13日宣布,位于南京的16及28纳米半导体工厂获得了美国政府一年的豁免許可,能持续购买所需要的设备。

据彭博社21日报道,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壁仞科技(Biren Technology)最近也表示,称可以继续从台积电获取芯片。

美国国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批评说,美国政府发布的一系列豁免与促使关键芯片和半导体制造设备远离中共的目标背道而驰。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政府的新出口限制在纸面上可能看起来不错,但只有在这些规定得到执行的情况下,这些规定才是值得的。现在,几天后,白宫已经向许多国际芯片制造商巨头发放了豁免——这一名单越来越长,这将允许中国共产党以美国利益为代价继续生产(芯片)。”

咨询公司Flint Consulting主席、美国律师查尔斯·弗林特(Charles Flint)批评说,过多地发放豁免,给了中国芯片企业一条生命,同时在美国公司之间制造了一个不公平的竞争环境。

弗林特对美国之音说:“随着每一项新的豁免的发布,(出口管制)只会变得越来越像表面装饰,而不具备实质。如果你说了你要这样做,你就必须去执行。”

他说:“豁免的另一个不公平的部分在于,它促使了国内的反竞争,因为你给了一些人、一些公司的豁免,而不给其他人。这就是为什么出口管制的可执行性必须以一贯的方式实现。”

“这就有点像(由政府)来决定赢家和输家,还帮助了在这里拥有制造设施的外国公司。”他补充说道。

分析:豁免旨在暂时稳定供应链

不过,许多贸易法律界专业人士指出,美国政府目前给予美国和外国芯片技术公司继续与中国境内实体做生意的豁免,意在维持供应链的暂时稳定,但这一窗口期不会太长。

美国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Morgan, Lewis & Bockius LLP)合伙人、国际贸易与国家安全法律事务专家肯尼斯·努内坎普(Kenneth Nunnenkamp)说,美国商业部对相关出口限令的豁免是为了让美国和相关盟国有足够的时间适应新规则。

他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集成电路供应链过于复杂,无法在没有通知和时间适应新环境的情况下实施这些类型的变化……监管机构很可能已经对允许这些活动继续进行的决定进行了慎重考虑,并已确定这些活动不会损害规定的长期有效性。”

努内坎普说,宽限期一过,外国企业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需要停止相关出口,要么向BIS证明它们为什么应该获得豁免延期。他说:“许可将会在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情况下被授予。”

熟悉中国商业环境的美国哈里斯—布里肯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丹·哈里斯 (Dan Harris)表示,国际企业为规避美国的出口管制措施,申请豁免和特许并不罕见。

哈里斯同时指出:“但与中国芯片公司合作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目前的法律还不够明确,而且无法保证未来不会有更大的限制。此外,与中国芯片公司合作看上去也不光彩。”

专家:美国扩大对中国芯片业约束势在必行

分析普遍认为,美国对华芯片技术出口限制范围相较此前范围更为辽阔,几乎代表美国政府可以将打击对象覆盖到中国的所有芯片行业。

IDC副总裁马里奥·莫拉莱斯说:“如果你看看过去几年的美国,设置限制和制裁的领域非常有针对性,其中很多都是围绕着与中国政府紧密合作的公司。现在我们开始看到,(10月7日的新规)真的包括了更多的市场领域,无论是高性能计算(HPC),还是军事应用或太空应用,我认为这将在限制方面变得更加广泛。”

他说:“归根结底,美国真的希望监管这一领域,确保所有在中国开展业务、将技术引入中国的公司都必须获得批准。我认为审批过程可能需要三到六个月的时间。但我预计,大多数审批可能会被拒绝,尤其是如果技术不符合规定,那么很容易就会被拒绝。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市场走向。”

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努内坎普则表示,预计美国商务部针对违反出口管制的执法将以非常主动的方式进行。他说:“希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的主要选择仍然是确保有健全的合规程序”,否则就不应该去销售“那些包括受限制的美国技术和物件的零部件”。

此外,曾任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Sen. Marsha Blackburn, R-TN)幕僚长的弗林特还指出,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后,如果共和党夺下国会众议院多数席位——甚至同时主导参议院——拜登政府执对华半导体技术出口禁令的执行将得到更严格的监督。

他说:“我认为政策会出现变化,原因很简单:国会将对目前的情况进行更多的监督,特别是如果共和党人拿下参议院的话。我相信他们会拿下众议院,所以众议院会(对行政当局)监督。但如果参众两院都来监督,政府将面临很大的压力,就必须继续执行这些规定。”

“相信我,他们不会想被传唤到国会作证去解释为什么会批准豁免,或者为什么他们会在对我们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某些政策上寻求回旋余地。如果拜登总统说他要发布这些出口管制……那么这些管制就必须以一贯、公平的方式实施。”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6 【时事大家谈】中央巡视根本是为“两个维护”,习近平反腐真情流露?人为制造“V字形”反弹,中国股市能挺多久?嘉宾: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台湾逢甲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林展晖;香港时政评论作家、金融专家潘东凯;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