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1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美中谍战新时代 007身影何处寻?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的航拍照片

对美中两国的情报界来说,传感设备和信息技术普及带来的庞大数据量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两国都力图将最新的人工智能(AI)技术纳入情报系统,增强谍报能力。分析认为,中国军民融合的科技路线、通过网络入侵窃取大量数据对美国的情报工作带来压力,美国政府必须更密切地与私营科技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合作。

必须驾驭海量数据波涛 否则就被淹没

美国情报界认为,公开可用信息的生成速度正以指数方式增长,很久以前就超出了情报系统的理解和应对能力。数据量猛增的原因有很多,它们来自商业传感器、军政部门的秘密传感器、网络机器人(bots)、开源(open-source)情报、无人机,太空小型卫星等,情报机构的人力早已不能应对这样的海量数据。

时任美国国家情报副总监苏珊·戈登(Susan Gordon)2019年曾表示:“为了实现确保情报优势的愿望,美国情报体系必须适应全球在传感、通信、计算和数据机器分析方面的迅速流行普及。这些趋势有可能侵蚀美国情报体系以前独特的能力和优势;今后,我们必须提高分析能力,并从情报体系大规模的数据收集中总结经验。”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的前首席技术官、副总监安东尼·芬奇(Anthony Vinci)今年8月在《外交事务》网站发表文章说,人工智能将给全球情报事务带来“新革命”。他说,在这个情报革命中,机器将不仅仅是信息收集和分析的工具,机器还将直接成为情报的使用者、决策者,甚至成为对手机器情报工作的目标。

美国情报系统包括17个部门,其中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在2017年就获取了1200万份图像资料,标注了5000万个索引点。

时任局长罗伯特·卡尔迪罗(Robert Cardillo)预计,NGA未来20年需要处理的图像资料数量将增加一百万倍,在传统人工手段下,政府要雇用8百万个图像分析员才能应对这样的天文数字。

卡尔迪罗在一次讲话中说,美军在一个战场的一台传感器每天获得的数据量相当于国家美式橄榄球联盟(NFL)三个赛季所有比赛产生的高清画面。

他说,在这样的海量数据中,“情报机构不是驾驭它……就是被它淹没。”

美国情报系统的“三个A”战略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下属的转型与创新办公室2020年10月22日向私营部门和非政府组织发出信息邀请书(RFI),征求技术、研究等方面的建议,以支持美国情报系统的战略举措。 这是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情报、科学和技术合作计划(In-STeP)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使情报系统更深入地了解私营部门正在开发的技术和商业做法。

邀请书特别提到,欢迎美国私营部门对如何使用人工智能增强政府情报能力献计献策。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2019年1月公布“利用机器增强情报”(Augmenting Intelligence using Machines,简称AIM)倡议,明确了情报系统的“三个A”战略——通过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流程自动化(Automation)和情报界官员强化技术(Augmentation technologies)维持美国的情报优势。

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前信息安全官马特·康纳(Matt Connor)说,NGA一直在使用人工智能标记语言(AIML)用于网络中异常行为的检测,人工智能的优点是可以在众多繁杂信息中清楚地排查出网络中的可疑问题。

“我们发现,要侦测出系统中的反常行为,只有当你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大数据集进行趋势分析时,才能发现一些需要探索的东西,”康纳在一次采访中对联邦新闻网(Federal News Network)表示:“所以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在)网络清理和监测恶意内容方面的价值。”

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NSCAI)指出,随着人工智能领域主导地位的国际竞争加速,战场优势将“转向那些拥有优越的数据、连接性、计算能力、算法的国家,随着人工智能和相关技术渗透到情报行动中,这个战场将超越军事领域,扩展到情报领域。

网络安全专家警告:中国黑客所窃取数据将用于情报工作

网络安全专家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认为,中国针对美国目标进行的多起网络入侵行动获取大量人事数据,人工智能可以帮助中国情报机构有效整合信息,加强中国对美情报渗透能力。

美国政府指控为中国政府工作的黑客自2013年开始从美国人事管理局(OPM)窃取了2150万份高度敏感的军政部门的人事资料。美国还指称中国黑客侵入了美国多个私营部门的用户数据库。

埃菲迪米亚德斯目前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任教,曾在美国国防部、国务院等多个联邦机构任职,并曾担任中央情报局(CIA)技术行动官(Technical Operations Officer)。他说:“他们(中国黑客)获取了所有达到一定安全级别的雇员的履历资料。这使他们能够通过检阅这些数据,查明哪些人获得了哪些机构的安全审核,通过对比外国外交官名单和其他不同职位的雇员名单,他们可以了解这些人有什么样的机会、获取什么样保密信息、以及他们在为什么样的组织工作。所以这对中国的反间谍工作和情报锁定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今年2月,美国司法部起诉四名中国军方黑客在2017年入侵了美国信用报告机构易速传真(Equifax),窃取近1.5亿人的资料。

2018年,美国连锁酒店万豪国际(Marriott International)宣布,黑客从四年前开始从其旗下的喜达屋(Starwood)预订系统窃取了将近5亿客户的个人资料。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今年2月证实这一网络入侵活动出自中国黑客之手。

2015年,两名中国黑客侵入美国安森(Anthem)医疗保险公司的计算机系统,窃取了至少7千8百万美国人的个人数据。这两名黑客在2019年被起诉。

雅虎新闻2018年曾报道,中国情报部门成功侵入曼谷太古机场的旅客生物特征数据。报道引述一名美国前情报官员的话:“中国人一直从世界上所有主要的交通枢纽提取数据。”

埃菲迪米亚德斯说:“我们发现了中国约6次入侵获取医疗数据的行为。一些统计显示,中国掌握了80%美国人口的个人可识别信息。”

“如果没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集将所有这些整合在一起,这些数据是毫无用处的,所以这就是中国前进的方向。”他对美国之音说。

中国军民融合是体制优势?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负责国际安全与跨国威胁问题的研究员布莱恩·卡兹(Brian Katz)最近发表研究简报说:在向“智能化”战争的演变过程中,中国、俄罗斯等竞争对手将享有结构性优势:在开发和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走军民融合路线。他说,这一资源优势将被用来加强对美国情报行动的防御,并实现更有针对性和侵略性的进攻行动。

该简报说:中国、俄罗斯和其他独裁国家能够综合民用和军用人工智能研发,并将商业部门的创新导向军事和情报应用,这使它们能够集中国家资源和专有技术,并有可能更快地适应不断变化的作战环境。中国的不断进步在5G和物联网领域,无论是防御还是进攻,都将能够更快地部署和使用AI支持的智能工具。

他还警告:人工智能技术下的网络攻击可以针对收集和通信平台,并利用智能恶意软件访问、利用或销毁关键数据和情报。一旦进入,外国情报机构可以利用“反人工智能”技术,在“训练集”中插入“病毒”或虚假数据,以迷惑美国情报机构的人工智能算法,并导致人工智能系统性能不佳,例如将朋友认作敌人。

此外,人工智能支持的造谣活动将使对手以前所未有的规模传播虚假信息,给试图理解信息并对其采取行动的分析者和决策者造成混乱。

埃菲迪米亚德斯表示:“尽管我们有人工智能委员会、国防部也领导人工智能的发展工作,但大多数人工智能的发展都是在政府之外完成的,是在公司和学术机构进行的。由于我们政企分开,我们没有像中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的全国性努力。”

中国不断强化人工智能的战略地位,并注重新兴科技在军事和情报领域的应用。例如2018年成立的南京摄星智能科技公司就与中国军方和情报部门紧密合作。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将先进算法模型与国防场景融合,为军方客户研发“知识、情报、策略和反深度伪造”领域的产品解决方案,还将推出情报、辅助决策等业务领域的智能产品与技术解决方案。

科技界主流分析认为,美国的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功底深厚,掌握核心技术,中国的优势在于应用和商业化布局。但CIA的前技术行动官埃菲迪米亚德斯认为,与中国相比,美国AI领域的“军民融合”还不够。

“虽然我们在一些层面指导人工智能的发展用于政府用途,从医疗保健到军事、到情报,但我们没有全国性的努力。我们才刚刚从国家层面将各种因素整合起来,对发展人工智能提出要求。”他说:“人工智能的变革就在眼前,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要重新聚焦,全力以赴,把政府和产业结合起来。

埃菲迪米亚德斯说:“美国一直在摸索,就在过去的一年左右,我们才开始把这些元素组合起来。但我们还是落后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