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2 2021年12月1日 星期三

军事专家:尽管中国核打击能力锐增 但美中爆发军事冲突可能极低


美军斯泰雷特号导弹驱逐舰2017年6月12日抵达中国湛江港时女舰长接过鲜花(美国海军照片)

美国五角大楼发表的最新中国军力年度报告说,中国军队正在加快核武器的扩张,引发舆论和华盛顿政圈的高度关注。熟悉美中军事事务的专家说,尽管中国核力量发生重大变化,但不足以令华盛顿政圈对此感到震惊;与此同时,美中之间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美国国防部上星期三(11月3)发表2021年度《中国军事与安全态势发展报告》,大幅度调整了对中国核弹头数量的预测,称到 2027 年,中国将拥有多达 700 枚核弹头;而到 2030 年,中国很可能至少拥有 1,000 枚核弹头。

报告认为,中国可能已经具备了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以及战略轰炸机三种打击的,所谓“三位一体”的核力量。而华盛顿和莫斯科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核打击能力。

中国军力变化引发美国警觉

美国五角大楼的这份2021年度中国军力报告发表后,引发舆论和观察家的广泛关注。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11月7日的一则报道说,中国的军力集结及其发展核导弹的努力,致使美国国会和美国国防部官员都感到一丝不安。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日前在谈到中国最近的军事发展时表示:“我们正在目睹和经历全球地缘战略力量发生的最大变化之一。”

分析咨询机构“地缘战略分析”(Geostrategic Analysis)的总裁、空军协会(AFA)高级防务顾问彼得·休西(Peter Huessy)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军力的主要变化包括:毫不掩饰的情况下建设了350多个导弹发射井,显然是核力量的大规模集结。

在休西看来,中国军方的努力还包括,大幅增加部署的核武器,包括增加潜艇和数百个导弹发射井;中国还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包括具有深海武力投射能力;中国还拥有太平洋地区最强大的弹道导弹、巡航和中程导弹能力,以及导弹的超音速能力。

休西说:“华盛顿及其盟友对此非常关注 。正如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理查德(Charles Anthony "Chas" Richard)所言,这种核集结使得中国拥有真正的胁迫性军事能力,能够以此支持针对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利益的侵略行动,特别是针对台湾的行动。”

美国知名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军事防务专家何天睦(Timothy R. Heath)博士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五角大楼刚刚发表的2021年报告对于中国核武器力量的讨论,标志着美国加大了对中国潜在核武库急剧增加的评估,“而中国核武库增长的这种可能性,很可能会在华盛顿政圈敲响警钟”。

不过,也有熟悉美中军事力量的分析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美国今年关于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报告强调了中国核力量的重大变化,但是这些一直是在美国的观察之下发生的,华盛顿政圈不应该对此感到震惊。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唐安竹(Drew Thompson)曾经担任美国国防部负责美中军事交流的官员。

唐安竹认为,今年对中国核弹头计划扩张的估计,实际上在6年内翻了一番,到这个十年的末期将增加了两倍多;这标志着中国看待本国核力量的方式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中国核力量扩大了库存,提高了质量,并通过发展以前不存在的“三位一体”能力,显著改变了其姿态。

“过去的几十年来,美国军方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的军事现代化,美国国会自2000年以来发布的这份年度报告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华盛顿政圈的任何人都不应会对这些事态发展感到震惊,”他说。

对中国采取阻绝战略能否奏效?

面对北京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和态势,华盛顿政圈和军界普遍认为,美国需要构建一种切实有效的军事战略,以应对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来咄咄逼人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崛起。

曾经担任美国国防部负责战略与部队发展副助理部长的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2021年9月份出版了新书《阻绝战略:大国竞争时代的美国国防》(The Strategy of Denial: American Defense in an Age of Great Power Conflict)。科尔比认为,华盛顿应该建立一种注重区域力量平衡、联合区域盟友的阻绝军事战略,应对来自北京的地缘政治挑战。

军事分析家们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的确需要一种切实有效的阻绝军事战略,而且正在与其盟国和伙伴合作,制定出一种更强有力的多边威慑战略。

兰德公司的何天睦博士说:“美国还要注重提高美军的联合作战以及远程作战的能力,因为军队的生存能力对威慑战略至关重要;因此美国强调基于韧性和作战的不可预测性,以增强其威慑力量。”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唐安竹则表示,美国军方首先需要吓阻中国使用武力解决争端。这需要包括军事、外交和经济等领域在内的整体方法。 “一个没有协调的外交和经济战略的军事战略,可能不足以吓阻中国。”

美国空军协会高级防务顾问休西表示,关键是吓阻中国,令其不敢实施针对美国盟友的军事选项。“如果中国占领了台湾,美国也许无法将中国逐出台湾;鉴于后勤补给线过长,美国将难以维持旷日持久的常规战斗;因此威慑是华盛顿唯一的最好选项,”他说。

休西解释说,这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的能力,必须是机动的、可持续性和可生存的;包括远程打击、区域阻绝、导弹和防空、强大的核能力,以及增强的常规能力。

“我们还必须明白,如果将核武器引入冲突,任何亲美国的选项或威慑措施,都不会对美国有利。 中国似乎也采取了俄罗斯的加速取得胜利的战略,即威胁在区域内有限地使用核武器,以迫使美国退出危机或常规冲突,”休西说。

拜登:不担心美中爆发军事冲突

美国总统拜登11月2日在英国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期间,接受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他并不担心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

拜登说,他已经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表示,美中之间的关系是“竞争”,而不是“冲突”。拜登同时表示,美中两国没有理由需要发生冲突;但是他也向习近平明确表示,希望他能够遵守“交通规则”(rules of the road)。

兰德公司军事专家何天睦表示,他同意拜登总统的说法,认为美国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仍然极其的低。何天睦同时也表示,北京可能会对与台湾和平统一前景的黯淡感到恼火,但与美国就台湾问题爆发战争,可能会破坏中国经济、造成广泛的破坏和大规模人员死亡。

“甚至也不能排除相互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潜在的成本和风险,远远超过了征服台湾的潜在好处。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正在认真准备很快地对台湾发动战争,”何天睦说。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唐安竹则认为,美国及其亚洲盟友仍必须对北京可能对台北动武的可能性密切关注。因为在过去的20年间,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使得中国领导人可以选择使用武力解决争端;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北京已经明确表示,它打算在适合他们的时候和地点维护其使用武力的权利。

“北京拥有这种能力和意图,都创造了这种可能性;因此,任何美国或亚洲国家领导人,都应该为此进行规划和关注,”他说。

对台战略模糊政策是否应继续

自从华盛顿与北京在40多年前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在处理台湾问题时一直采取的是战略模糊的战略。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国会一些议员不断对美国行政当局施加压力,要求华盛顿改变长期以来的对台模糊战略。

有批评人士认为,拜登总统的做法比模糊战略更加含糊不清。在不久前一次由CNN主办的市民会议上,拜登被问及在台湾受到中国的武力攻击时,美国是否会保卫台湾,拜登回答说美国是承诺这样做的。不过,白宫随后表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变,重申了华盛顿的对台战略模糊政策。

美国空军协会高级防务顾问休西对美国之音表示,华盛顿一直认为,如果台湾成为武装侵略的受害者,美国将遵守其民主和宪法程序,出面保护台湾。休西说,华盛顿长期以来实行的对台战略模糊政策,旨在不会对中国的霸权势力造成太大的冲击或挑战。

“但我认为,我们的国家应该毫不含糊地宣布,美国致力于保卫台湾,而这样做符合我们的宪法要求。而中国目前的侵略行为、不必要的训练小把戏,以及军事集结行为,不符合规范的国际行为准则,理应受到美国及其盟国进行国际制裁,”休西说。

而另外两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军事分析家则表示,当前的情况下华盛顿对台采取战略模糊政策是必须的,而且有利于美国对中国实施战略阻绝政策。

熟悉美中军事交流事务前国防部官员唐安竹认为,战略模糊性是为了确保台湾能够在自身防御方面充分地投资,而不仅是让台湾搭乘美国承诺的便车,是一种有效战略。这种模糊战略同时让北京有足够的担心,一旦对台湾使用武力或胁迫行为,很可能会招致华盛顿的吓阻和干涉。

“战略上的模糊性使华盛顿能够灵活地吓阻北京,并适当地向台北保证,华盛顿不支持北京或台北单方面寻求改变现状,”唐安竹说。

兰德公司何天睦的观点与唐安竹一致。何天睦认为,战略模糊政策当前对美国仍然有用;因为,对来自中国的潜在攻击的最大威慑,是美国可能进行军事干预的不确定性。只要这种可能性仍然很大,北京将不得不犹豫是否发动进攻。

“战略模糊政策保持了这种不确定性。这一政策还有助于遏制由于美国是否会支持的不确定性,所可能导致的‘台独情绪’,并让中国放心,美国是仍然愿意接受和平解决台湾地位的可能性的,”何天睦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