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9 2024年2月28日 星期三

美国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摸索应对地缘政治和跨国挑战


资料照片:拜登总统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后在他的推特上发布的照片。(2022年7月28)
资料照片:拜登总统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后在他的推特上发布的照片。(2022年7月28)

美国本星期发布了长达48页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文件。该文件列出了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所认为的美国面临的最严重挑战,以及他的政府计划如何在国内外应对这些挑战的措施。

这份国会要求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展示了拜登总统既含意识形态而又务实的准则:在他所称的“专制和民主政体之间的斗争”的世界观中,中国和俄罗斯被列为美国的地缘政治对手;而同时愿意与任何类型的国家合作,以应对大流行病、气候变化、通货膨胀和其它全球威胁。

该战略认为,在拜登所说的“决定性的十年”开始之际,存在一个狭窄的机会窗口,可以应对共同的跨国挑战;即使在当前的大国竞争中,也要促进美国的利益,并使世界走上通往更光明未来的道路。

拜登在前言中说:“美国将以我们的价值观为主导,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以及所有与我们有共同利益的人步调一致。在世界继续应对大流行病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挥之不去影响的时候,没有哪个国家比美利坚合众国更有能力以实力和目标去发挥领导作用。”

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为拜登行政当局制定了一个三管齐下的计划:向国内产业、创新、教育、医疗保健和民主方面进行投资;动员同盟关系,以增强集体影响力和制定道路规则;加强美国军队的现代化。

后冷战时代的战略挑战

拜登政府确定了两个主要的战略挑战。首先是大国之间在塑造未来全球秩序方面的竞争,因为世界正在从美国是唯一霸主的后冷战时代开始过渡。第二是如何与盟友和对手合作,共同应对跨国问题,包括气候变化、粮食安全、传染病、恐怖主义、能源短缺和通货膨胀。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说:“我们已经到达了这样的关口,我们能够、而且只需要在平等的层面上解决这样两个问题:地缘政治竞争和共同的跨国挑战。所以我们将制定一个适合目标的战略,既有我们不能忽视的竞争,也有全球合作的战略,否则我们就无法获得成功。”

沙利文周三(10月12日)在由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和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共同主办的一次活动中阐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

在这份文件中,莫斯科和北京被认定为“修正主义威权大国”,是非民主的行为体,其目标是改变全球秩序,并通过“发动或准备发动侵略战争”对国际和平与稳定构成威胁,这里指涉的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增加军力及其对台湾的威胁。中国认为台湾是一个有待统一的省份,并且不排除武力攻台的可能性。

中俄两国还被认为“积极破坏其它国家的民主政治进程,利用技术和供应链进行胁迫和压制,并输出不自由的国际秩序模式”。

在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教授全球大国政治的斯塔西·戈达德(Stacie E. Goddard)说,在指出这些行为的同时,国家安全战略也强调民主政体和专制政体可以合作。

“这份国家安全战略认为,问题不在于中国和俄罗斯不是民主政体,”戈达德告诉美国之音。“问题在于,它们正在削弱一些国际政治秩序中的一些基本规则。”

沙利文说,这些规则包括主权原则。

“许多没有民主制度的国家站在捍卫和维护《联合国宪章》的条款和原则的一边,”沙利文说。他指涉的是本周联合国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决议,反对俄罗斯吞并乌克兰。

批评人士指出,拜登政府领导全球斗争以维护对主权、领土完整和禁止通过战争攫取领土的言论,与其在当地推行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异,尤其是在与以色列有关的政策方面。

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哈立德·埃尔金迪(Khaled Elgindy)说,拜登政府尚未逆转甚至都没有批评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2019年承认以色列吞并戈兰高地的决定。戈兰高地是叙利亚领土的一部分,于1967年被以色列占领,并于1981年被吞并。

“拜登政府也没有像前几任总统那样,呼吁结束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占领,”埃尔金迪告诉美国之音。

批评人士还指出,尽管拜登政府进行了密集的游说,但是包括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成员国在内的“欧佩克加”(OPEC+)国家仍然决定减产以提高全球石油价格,从而资助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的战争。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中东项目杰出研究员丹尼尔·夏皮罗(Daniel B. Shapiro)说,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提供了合理的原则来指导美国的中东政策,从推进区域一体化,到确保伙伴和盟友的安全免受地区和外部威胁,再到支持改善人权状况,所有这些都没有过度地占用美国的资源,或者将目光从全球优先事项上移开。

夏皮罗说:“但该地区情况瞬息万变,而就在国家安全战略发布的同时,世界上发生的事件也挑战了实施这一战略的能力。”他还补充说,中东地区“使得战略文件变得碎片化,迫使政策制定者做出选择,必须在一个关键优先事项与另一个同样关键的优先事项之间,进行最痛苦的权衡。”

中国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挑战

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原定于2022年2月发布的日期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推迟,但是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关注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国家安全战略文件强调,北京是美国“后果最为重大的挑战的地缘政治挑战”。

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指出,俄罗斯是“全球破坏和不稳定的根源”,并构成“对欧洲地区安全秩序的直接和持续威胁”。它指出了其它较小的“侵略性和破坏稳定”的专制强权,即伊朗和朝鲜。但它认为,除了中国之外,其它的国家不具有“跨频谱的能力”,也就是跨越各个领域的广泛能力。

“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是一个挑战,但很明显,本届行政当局仍然认为中国是美国影响力的长期问题,”戈达德说。

拜登政府表示,北京利用其“技术能力和对国际机构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为自己的威权主义模式,创造更宽松的条件,并试图塑造全球技术使用规范,使其有利于自身的利益和价值观。”

拜登政府还说,北京利用其经济实力胁迫其它国家,并且正在迅速地实现军事现代化,同时试图侵蚀美国在印太地区和世界各地的联盟关系。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承认中国“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对美中共同的挑战,特别是气候变化和全球公共卫生具有重大影响”,并且有可能与其“和平共处,共同分享和促进人类进步”。

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周四(10月13日)发表声明,对发布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表示欢迎。

他说:“在我们正视战略竞争者以及威胁性和胁迫性的行为之际,这项战略将中华人民共和国重点列为对我们来说后果最为重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同时也挺身面对越来越具侵略性的俄罗斯。”

奥斯汀说,国防部将很快公布解密版的国防战略。

另一方面,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克·罗杰斯(Mike Rogers)周四发表声明,批评拜登的国家安全战略脱离现实。罗杰斯说,这部国家安全战略是基于一个他所说的“幻想世界”,觉得包括对手在内的所有国家会为了共同福祉而合作共事,但是,“悲哀的是,我们不是生活在这样的乌托邦中。”

罗杰斯众议员说:“美国有失去世界超级大国地位的真正危险。我们不能让自己再受同样那种天真的引导,那种天真几十年来让中国利用了我们国家。”

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发布的时机,正值中国共产党为本周末开幕的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之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预计将在继2018年宪法修正后,获得其第三个任期。中共20大的召开,被认为是为了迎接到2049年时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这个所谓复兴,以及中国整体发展的各个方面,将会受到拜登政府行动的阻碍,”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Wilson Center's 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所长戴博(Robert Daly)说。

戴利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政府向中国人民发出的信息是,虽然美国不会去主动地伤害他们,但华盛顿将不再在中国技术发展的关键方面提供帮助,因为中国政府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构成了威胁。

然而,这份国家安全战略刻意地将北京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PRC,而不是像以前的战略文件那样,将其称为中国。

沙利文说,美国政府打算将美中竞争的关注焦点发生中国政府的政策和战略上。他说:“对我们来说,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造成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的对立。”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