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拜登提高接收难民上限 重新安置仍需时日


资料照片:拜登总统在白宫签署他就任后的第一个行政命令。(2021年1月20日)

拜登总统上任后的第一个月签署了一系列的行政命令,重塑美国移民政策,包括重启和扩大美国的难民项目。

但是专家和难民安置组织对美国之音说,要扭转特朗普政府削减难民安置的局面需要时间和资源。

从10月份开始,美国每年将接待最多达12.5万名难民,高于特朗普政府结束时的1.5万名的限额。这个宣布可能会改变像阿卜迪里日扎克·努尔·易卜拉欣(Abdirizak Noor Ibrahim)这样的人的生活。

来自索马里的易卜拉欣2004年逃离饱受战争摧残的摩加迪沙,在肯尼亚的内罗毕成为一位难民。他和他的家人是在2017年初被批准前往美国进行重新安置的,当时特朗普刚刚开始他的总统任期。他签署了限制几个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国家的人来美国旅行的公告,其中包括索马里。

“当我听说像我这样的人和其他穆斯林被禁止进入美国时,我感到很难过,很伤心。但我对此无能为力,”易卜拉欣对美国之音说。“这个决定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呆在这里。但现在,我满怀希望,因为政府换届了,我将被接受并被美国接纳。”

虽然一些支持特朗普限制性的移民政策的人对拜登宣布扩大难民安置表示了担心,但难民权利倡导者说,仅仅只提高准入上限无法达到他的目标。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的资深通讯官克里斯托弗·博安(Christopher Boian)表示,帮助难民的另一个巨大障碍是新冠病毒疫情。

“将会有很多挑战,包括资金方面、人员安排,以及让这些程序重新启动。但目前,要使该项目恢复到美国政府表示希望看到的强劲水平,可以说,最大的挑战或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他说。

重建的时候

对美国政府的难民安置项目提供帮助的宗教团体说,重建项目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路德教会移民和难民服务社(LIRS)的首席执行官克里什·奥马拉·维格纳拉贾(Krish O’mara Vignarajah)说,该机构已经开始在地方层面重建这个项目。

“也就是说,重新雇用过去四年因为解雇和无薪假而失去的员工。部分的工作是与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合作,为关闭的办公室重新认证,让他们重新开始工作,”她说。

难民上限是指每年可以在美国重新安置的难民的最大数量。

据国际难民组织(Refugee International)的美国高级代表雅埃尔·沙彻(Yael Schacher)介绍,截至2020年12月,已有3.5万多名难民获得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USCIS)的批准。

她补充说:“不过,做好离开的准备的人数要少得多,接近1000人。”

拜登总统在10月份财政年度开始前设定难民上限。他将这些计划提交国会审议。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在2020财年,约有11,814名难民抵达美国。

沙彻表示,在过去四年里,重新安置难民并不是唯一放缓的事情。

她说:“已经被安置在美国的人,那些以难民身份来美国的人,也能申请让他们的家庭成员以难民身份被安置。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这个过程非常缓慢。”

帮助在美国安置难民的九个非营利组织之一HIAS负责安置与融合事务的高级主管艾丽西亚·雷恩(Alicia wrn)说,她的机构再次建立了一个合作伙伴网络,帮助新抵达的难民。她提到,这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工作。

“他们有与客户合作的语言技能。他们有文化上的敏感性,对创伤的认识,这是难民服务所必需的,”她说。

审查

特朗普移民议程的支持者警告说,不要取消减少接收难民并对其余的人进行更严格的背景审查和安全审核的政策。他们认为,这些额外的步骤是为了确保美国的安全。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高级研究员劳拉·里斯(Lora Ries)表示,特朗普政府开始时曾对该审查项目进行过审议,历届政府都应该再次审议,而不是放弃。

她对美国之音说:“这份文件不应该仅仅因为上面有特朗普的名字就被抛弃。”

拜登的行政命令包括要求国土安全部长“考虑”如何“扩大对难民进行审查和裁决的能力”,包括“允许使用视频和音频电话会议对难民进行面谈,并为此建立必要的基础设施”。

维格纳拉贾说,她预计对难民的审查将继续是彻底的,并补充说,难民属于安全风险较低的一类。

“有一种实际上是不正确的说法,即难民是潜在的犯罪或恐怖分子。事实是,与美国本地出生的美国人相比,难民犯罪的可能性要小得多。然而,我们从特朗普政府那里看到的是额外的层层审查,其中一些审查的背后没有任何依据或理由,”她说。

本月早些时候,由“早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与《政治》(Politico)新闻网站对1986名注册选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五分之三的共和党人“强烈反对”将难民准入上限提高到12.5万人,而61%的民主党选民支持扩大难民上限,其中33%的人“强烈支持”这一做法。

在拜登政府重启美国的难民项目之际,易卜拉欣希望他这种一切都捉摸不定的日子将很快结束。

他说:“我很想去另一个国家定居,离开我在内罗毕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不确定的生活,过上更好的生活。”

  • 16x9 Image

    艾琳·巴罗斯

    艾琳·巴罗斯在美国之音华盛顿特区新闻中心从事移民方面的采访报道。艾琳·巴罗斯2016年加入美国之音前,曾在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的报刊和电视媒体工作。艾琳·巴罗斯为《华盛顿邮报》、《G1巴西门户新闻》和《福克斯拉美新闻》做过报道。 巴罗斯在马里兰大学获得广播新闻学的学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