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4 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美国总统参选人社交媒体拉选票


美国总统参选人社交媒体拉选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20 0:00

美国总统参选人社交媒体拉选票

从脸书、推特到照片墙(Instagram)和“阅后即焚(Snapchat),各种各样的社交媒体让总统候选人比以往更容易与选民进行个人交流。那么社交媒体正在如何改变竞选的交流方式呢?

在泰德·克鲁斯的竞选总部,这是与选民交流的新方式。

这款名为CruzCrew的应用给予发推、脸书加关注和分享电邮的支持者积点奖励。

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社交媒体打破了参选者与选民之间的传统界线。

克鲁斯竞选团队调研与分析组组长克里斯·威尔逊说,“CruzCrew应用让任何人都能参与。我们能把讯息原封不动地直接传递给选民,这着实令人激动。”

在这款应用让支持者参与进来的同时,克鲁斯的竞选团队也希望在推特上赢得选民支持。

克鲁斯竞选团队社交媒体组组长乔什·佩里说,“发现潜在的支持者,或者是能够被说服的持中立立场的人,非常有趣。”

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克鲁斯竞选网站的访问量在共和党阵营中遥遥领先。

随着选民越来越多地通过手机来阅读政治新闻和关注选情,社交媒体成为竞选策略中的关键部分。年轻选民尤其看重与政治人士的个人交流。

总统参选人了解这种交流的重要性,他们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寻求关注。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迈克·科尔菲尔德说,“川普深谙推特之道。卡森是脸书高手。克林顿和桑德斯等其他人则利用电邮。”

桑德斯的支持者本·斯皮尔伯格说,桑德斯的竞选班子关注一些平常的政治程序不涉及的议题,这与开放民主的互联网是绝佳搭配。

桑德斯支持者本·斯皮尔伯格说,“和传统媒体资源不同,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都可畅所欲言,他们可以发引起关注的推文;如果是热点话题,他们的声音就会得到聆听。”

斯皮尔伯格每天都会发推和写博客,帮助发起有关桑德斯的讨论。他说: “围绕他的推文会有很多活动。这些东西会进入主流媒体,我认为,它们之后变成全国关注的话题。”

这也许就是社交媒体在本次竞选中产生的持久影响——一批新的积极参与的选民。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