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 2024年7月21日 星期日

美台在华盛顿举行国际组织工作组会议,助台参与世卫大会是近程目标之一


总部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资料照)
总部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资料照)

美国和台湾官员星期一(4月10日)在华盛顿针对如何支持台湾扩大参与联合国体系与其他非联合国体系的国际组织举行了工作组会议,双方聚焦的近程目标包括5月将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WHA)。

美国国务院星期二在一个声明中说,在美国在台协会(AIT)与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的召集下,美国国务院、台湾外交部及其他部门的代表星期一在华盛顿针对如何扩大台湾参与联合国体系及其他国际论坛的议题进行了谘商,双方的讨论聚焦于支持台湾扩大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以及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同时也包括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非联合国体系的国际、地区及多边组织。

声明说,与会者针对如何应对全球挑战交换了看法,包括全球公共卫生、航空安全、气候变化与环境,以及共同加强技术标准与经济合作等议题。美方与会者强调了台湾在许多全球关注领域带来的世界级专长,包括卫生、食品安全、绿色航空燃料和强化女性经济及政治赋权等,并重申美国对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与国际民航组织的承诺。

“所有与会者都体认到与理念相近伙伴紧密合作的重要性,这些伙伴对于那些欲将台湾排除在国际社会外的企图有着共同的关切,”声明说。

2021年10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系统。布林肯在那项声明中说:“在国际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全球性问题之时,让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能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极其重要。这包括生活在台湾的2400万人民在内。台湾在联合国系统内的有意义的参与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一个务实的问题。”

美台官员定期举行国际组织工作组会议,上一次会议是在去年10月举行的。

自1971年联合国通过2758号决议后,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即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从那以后台湾失去了参与联合国体系的资格。

北京当局称,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该决议彻底解决了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但台湾政府说,2758号决议只处理联合国体系内中国代表权的问题,该决议完全没有提及台湾,更没有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宣称台湾是其领土一部分的主张。

在公元2000年与中国友好的国民党籍总统马英九的政府上台后,台湾曾获邀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组织每年一度的世界卫生大会,也曾接到国际民航组织总干事的邀请以贵宾身份出席该组织每三年一次的大会。

2016年5月,被认为立场倾向台湾独立的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的政府上台后,世卫大会当年在北京主张的一个中国原则前提下仍然对台湾发出邀请出席大会,但从2017年开始,台湾就未曾再接到世卫组织的邀请出席世卫大会,也未能参加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国际民航组织大会。

世界银行华盛顿总部外张贴的春季会议图案。(2023年4月10日,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世界银行华盛顿总部外张贴的春季会议图案。(2023年4月10日,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这个星期,联合国体系下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在华盛顿举行春季会议。中国高级官员将亲自出席,这是因 COVID-19防疫限制措施只能视频参与会议三年来中国官员首次来华盛顿与会。

但是台湾却已多年无法参与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此,台湾对外关系协会秘书长及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教授黄奎博(Kwei-Bo Huang)有所感概。

星期一,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西格尔亚洲研究中心一场关于台湾国际空间的演讲中,黄奎博说,他在演讲前经过这两个联合国专门机构的大楼,见到的景象让他非常感概,因为台湾不但无法参与联合国体系,要参与其他国际组织也是困难重重。

同时也是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黄奎博指出,台湾在追求国际空间时面对三个窘境,首先是名称与身份问题。由于涉及与中国之间的主权争议,因此台湾要参与国际组织只能在台海两岸关系的现实下做弹性或有创意的考虑,这也是为何在一些国际组织,例如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台湾使用的是“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称。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外交系副教授及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奎博在位于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西格尔亚洲研究中心发表演讲。(2023年4月10日,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外交系副教授及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奎博在位于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西格尔亚洲研究中心发表演讲。(2023年4月10日,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其次,黄奎博说,虽然台湾需要理念相近国家与邦交国在国际组织为台湾的参与发声,但在实务上只有邦交国能在国际组织中采取具体的法律行动,例如根据组织章程提出法律文件为台湾争取参与资格。最后便是台湾有限资源的分配问题。他举例说,如果台湾要争取欧洲无邦交国家的支持就可能必须运用一些资源,但对台湾有邦交国家的协助便会发生排挤作用,导致能提供的资金或资源受到限制。

曾在马英九政府时期担任外交部研究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黄奎博表示,在民进党政府下台湾邦交国至今只剩13个,就算国民党重返执政,这种外交情势也是不可逆转的,因此他认为台湾要争取更多国际空间,就必须在台北、北京和华盛顿三方寻求最大共识,那就是台北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北京的“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以及华盛顿在“一个中国政策”下支持台湾参与不需主权身份的国际组织。

这场对学生的演讲原本是在“查塔姆守则”(chatham House rule)下进行,也就是与会者身份不得公开,但是美国之音在取得黄奎博的同意下得以报道其讲话内容。

评论区

XS
SM
MD
LG